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八章 再见宁安

  “我的事儿?”景萧然诧异道。
  他能有什么事儿啊,不过看景父的眼神,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儿。
  房间里慢慢弥散出一股呛鼻的烟草味道,景萧然轻咳一声,将客厅的窗台半掩开。
  景父将只抽了一半的烟熄灭在烟灰缸,“嗯,关于你的事儿。”
  “你大妈和我们沟通过了,这四十万她也不着急用,他们家现在不缺这点儿钱。我和你妈每年还一些,压力不像之前那么大了,有一些余钱。”
  景萧然眉头一挑,他猜到了景父想要讲什么。
  景父双手搭在膝盖上,神色庄重,声音低沉:“萧然,其实不管怎么样,这个大学,你一定得上!”
  “你不能和爸妈一样,现在不读书能有什么出息呢?”
  果然和自己猜得一样,景萧然知道老一辈的思想,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但是他并不赞成父亲的想法。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只是,读书或许是最快跳出自身阶级层次的方式,从底层百姓晋升为中产甚至精英阶级,只有读书才是最快的捷径。
  学而优则仕便是这个理。
  潇潇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欠陈艳芳的四十万并不急于一时。
  那重生回来一趟,除了潇潇之外,他的目标是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赚钱?用自己不太成熟的手段去赚钱?
  经历樊城寻医的一段旅程,景萧然知道自己脑里现在有很多医学知识,就比如随口道出的外科介入新术式、新型口服抗凝药,都是这个时代最前沿的科学知识,新型口服抗凝药甚至还没出现。
  自己拥有超越现代十年的医学知识,不说能改变世界,但至少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不是吗?
  哪怕就一点点……
  但是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景萧然脑中的知识都很杂乱,就像是在空中无数混乱的点,没有一根线将它们串联。
  比如他知道新型口服抗凝药的机制,但是仍旧不知道这药物的前体是什么,又通过什么方式制造出来。
  这种知识就像是凭空而出,没有任何说服力。
  而将这些知识串联在一起的那根线,便在医学、药理这些最基础的知识中。
  景萧然要去医学院,他需要将脑海中的知识变为真正能立足于现世的东西。
  “爸,我同意去上大学!”
  景父一怔,“你答应了?”
  他完全没想到景萧然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准备的一些说辞也没了用武之地。
  “嗯。”景萧然咧嘴一笑,“就像您说的,现在这个时代,不读书没出息。”
  “不过呢,前世我是猝死的,这一生要长命百岁!”景萧然心中暗道。
  长命百岁,当初和金缈聊天的戏语,如今第一次深入景萧然的脑海中。
  景父欣慰地点点头,蹲下身从茶几下的抽屉中拿出一个精装文件夹
  “萧然,高考志愿填报的时间已经截止了,就在前天。”
  “啥?”景萧然愣住了。
  他已经决定要去上大学了,居然还闹了这么一出。
  不过想想也是,高考志愿报名一般是在六月底到七月初,现在已经到了七月中旬。
  景父狐疑地看着景萧然:“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
  景萧然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刚重生的那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办补习班,这段时间则在忙着潇潇的手术的事儿。
  更何况他之前还没打算上大学呢,自然对这些事不上心。
  景父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儿子,道:“萧然,你难道不是故意忘的吗?”
  景萧然:“……”
  好吧,他当初确实有些方面的想法。
  可是现在志愿填报的截止时间过了,难道还要去复读?
  景萧然可不相信他学一年能比得上别人学三年,他前世又不是学霸级别的人物,一年能考得上本科就不错了。
  景父突然微微一笑,从精装的文件夹里掏出几本书。
  “这是……”
  景萧然扫了一眼这些书,都是高考志愿填报的咨询书,大部分都是中学发的。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景父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肯定故意不去填志愿,所以我帮你填好了。”
  景萧然这才想起来景父之前好像找他要过准考证号,原来早就有了打算。
  “爸,即便这次潇潇没有做手术,你也要单方面撕毁我们的赌约,让我去上大学?”景萧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老爸应该很早之前就有了这个替他填志愿的想法。
  “那可不是我单方面撕毁赌约!”景父连忙摇头,“难道你还真能在假期能赚三万块?你才高中毕业,你要是能赚三万块,让那些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人怎么想?”
  补习班在假期能赚这么多钱吗?
  绝对能!景萧然很有信心,但是现在也不用考虑这个赌约了。
  “来看看这个学校怎么样。”
  景父拿出其中一本咨询书,翻到了被折叠的一页。
  这一页被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笔记。
  “这是我给你填的第一志愿,你看看这个学校怎么样?我可是翻了很久才找到的。”
  景萧然回过神,好奇地看过去,五个熟悉的字映入眼帘。
  宁安医学院!
  居然是宁安医学院!
  “我去……”景萧然浑身一震,心中喃喃道,“这难道就是命中注定吗?”
  景父见景萧然半天没说话,眉头一皱,道:“不喜欢?你以前不是总是说想当一个医生吗?”
  “没……没有……”景萧然磕磕巴巴地说道,“喜欢!”
  “那就好,我可是问了很多人,你的分数报考宁安医学院最合适,只要刚过二本线,宁安医学院就99%会录取。”
  景父脸上的笑容更盛,显然是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景萧然没有在意景父所说的,这录取概率可不是99%,已经无限接近于100%了。
  “宁安医学院?”景萧然心中那段熟悉的记忆又浮上心头。
  在宁安医学院,景萧然度过了大学本科五年的学习。
  在那里,他有熟悉的同学和老师,景萧然甚至有些期待和他们再次相遇,到时候会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儿呢?
  “萧然,你听我说的了吗?”
  思绪万千,景父的一声呼喊将他拉回现实。
  “啊?爸,你说啥?”
  “我说要是你确认了,咱们就上这所大学了。”
  “嗯,好!”
  景萧然心中微微一动,似乎有种想和那些老同学再续前缘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