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七章 归途

  景萧然当然是选择视而不见了。
  厚着脸皮无视李秋雨灼灼的目光。
  “李医生,您还有事吗?”
  李秋雨无奈一笑,这少年还真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他只好将景萧然所说的“拜瑞妥”牢牢记住,事后再去求证。
  “没事儿了。”李秋雨心中微微一叹,“记得在术后3个月内注意休息,不要剧烈运动。”
  “那我们就祝景潇潇康复出院了。”
  掌声响起……
  虽然说病房里除了潇潇,一共才四个人,但这可是全华夏第一例使用外科介入治疗室间隔缺损的微创手术。
  大家都是历史的见证者。
  因为“洋洋”的事情在先,潇潇这个成功的案例并未做太多的宣传,仅有医院内部的人员知晓。
  景父买完火车票回来了,景萧然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踏上归途。
  走到病房出口的时候,潇潇停下脚步,朝着对面的护士站走去。
  “护士姐姐,我今天要出院啦。”
  潇潇趴在护士站的台面上,朝着正在忙碌的龚心兰挥手道。
  龚心兰抬起头,额头的那块瘀青已经消散,但是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一点瘢痕。
  “恭喜你,潇潇。”龚心兰停下手中的笔,站起身,笑道,“记得出院后按时吃药,刚做完手术要在家好好休息,可不能调皮哦。”
  “嗯,我可是最乖的。”潇潇眯起双眼笑道,然后从身后拿出一叠信纸,“这是哥哥让我给护士姐姐的。”
  “嗯,潇潇最乖。”轰心兰伸手摸了摸潇潇的小脸,然后接过信纸,“快走吧,等会赶不上火车了。”
  “拜拜,护士姐姐。”
  潇潇又朝龚心兰挥了挥,便随着景萧然和景父走上了电梯。
  景萧然一家走后。
  轰心兰地打开信封,入眼的第一句话就让她愣住了。
  “我多么希望在世人眼里,你们就是一群普通人。”
  她疑惑地继续往下看去。
  “我希望你们是父母的孩子,是孩子的家长。”
  “而不是被美化成白衣天使,去做无休止的奉献。”
  “哪会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
  拿着信封的手微微颤抖,好朋友被通知流产的那一刻,她忍住了没哭。
  自己在被打伤的那一刻,她也没哭。
  只是现在。
  眼角的泪水却哗哗的往外流淌,滴落在信纸上,浸湿了一行行工整的字迹。
  “心兰你怎么了?”
  护士站的另一个护士发现了龚心兰异常,连忙上前询问。
  “没什么,沙子进眼睛里了。”
  护士瞪大眼睛,嘴巴张得合不拢……
  哪个品种的沙子进入眼睛里会流这么多眼泪?
  龚心兰扑哧一笑,脸上的泪还未干,便将手中的信纸递了过去。
  ……
  “哥哥,洋洋他真的回家了吗?”
  火车上,潇潇依偎在景萧然的怀里,她看着火车外一晃而过的田野树木,又想起了62床的那个男孩。
  “嗯,他回家睡觉了。”
  景萧然轻声道。
  潇潇突然坐直了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摊在手心里。
  看这巧克力的形状,应该是经历了很多次融化又凝固的过程。
  “潇潇,这个是……”
  潇潇又把巧克力放回了口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洋洋给我的呀。”
  随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低下头:“可是……我和洋洋说好了,出院的时候请他吃甜筒的,但是他自己先走了。”
  景萧然把头撇向窗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潇潇,我们在漫长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即便有的人很好,我们也要学会遗忘。”
  不管潇潇能不能听懂,景萧然还是说出了这句同样适合于他自己的话。
  欺骗只是一时之计,潇潇总有一天会知道实情。
  “遗忘?”潇潇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可我们是好朋友啊,我不会忘记洋洋的。”
  景萧然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拥着潇潇,感受着她身体传来的温度。
  “真是个傻丫头,人一旦分开了,不联系了,无论多深的感情,都会变淡。”
  “就像是两条相交的直线,经过了交点的汇合,便会无限的远离,不会有第二个交点。”
  ……
  火车驶过一座座山,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土地。
  湛蓝的天空,沁人心脾的空气,路边不知名的野草野花,这些将景萧然的心情点缀得五彩斑斓。
  潇潇蹦蹦跳跳跑出火车站,景萧然赶紧上前拉住了她。
  术后三个月内要避免剧烈运动,看来这小丫头又忘了。
  回到家,景母已经做好了丰盛的大餐。
  见到潇潇出现的一刻,景母喜极而泣,她紧紧搂了潇潇,久久不愿松手。
  “好了,妈,我都饿了,咱们开饭吧。”景萧然在一旁笑道。
  多么温馨的一幕,让景萧然的心中一暖。
  “你这孩子,”景母松开了潇潇,怪嗔道,“我和你妹妹说说话,你可别打岔。”
  景萧然:“……”
  潇潇在一旁捂着嘴偷笑,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
  景母和潇潇聊完了话,一家人便开饭了。
  圆笼粉蒸肉,可乐鸡翅,麻婆豆腐,地三鲜……
  景母绞尽脑汁,使出了毕生所学。
  “潇潇,来多吃点儿肉。”
  景父和景母轮流给潇潇夹肉,景萧然则被冷落在一旁,打入了“冷宫。”
  “哥哥,不伤心呀,我给你夹菜。”
  “还是妹妹好……”
  话音刚落,潇潇就夹了一块大辣椒在景萧然的碗里。
  “妹妹好……个……”
  景萧然的笑容陡然僵在脸上。
  ……
  说完饭,景萧然被景父留在了客厅,景母则抱着潇潇回到卧室。
  “萧然,潇潇的事情解决了。我谈谈你的事儿。”
  景父坐在沙发上,习惯性地就点燃了一支烟。
  景萧然皱眉,他不喜欢父亲抽烟。
  科学研究表明,抽烟没有任何好处。
  长期吸烟者的肺癌风险是终生不吸烟人的10-30倍。大量、长期重度吸烟者的肺癌累积风险可高达30%,而从不吸烟者的终生肺癌的风险一般小于1%。
  “爸,您以后少抽烟吧。您也知道抽烟的危害,况且潇潇经常在家,二手烟的危害甚至比一手烟的还大。”景萧然道。
  景父乐呵呵地点头:“行,就是有时候烟瘾犯了,忍不住就抽一支。”
  “嗯,我也没有让您一支都不抽,您以后慢慢减少次数就行。”
  突然停止吸烟,是有可能导致戒断综合征。
  戒断综合征是指长期使用某种精神活性物质,成瘾以后由于突然的减量或者停止使用,出现的一种精神和神经症状,严重时可导致死亡。
  “萧然,我都听你的。”景父点头道,“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