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 无法拥有的一个人 下

  “这间酒吧的老板跟我说,只要我在这里帮他卖三年的酒,他必要的时候会给我帮助。”刘小美抽咽地说道,“你们放心,我可以为了钱来卖笑,但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身体,去做那些脏事儿。”
  听到这话,景萧然心里安心不少。
  之后,刘小美便讲述了她找到的这间酒吧的经过。
  她来到京都以后,便托付亲戚帮忙找薪水比较高的工作,最后寻到了这里。
  说起来,这间酒吧的老板和刘小美还算得上是很远房的那种亲戚。
  酒吧老板告诉刘小美,只要她在酒吧工作几年,在她母亲需要钱的时候,他一定会出手帮助。
  “这个月你妈妈住院治疗的费用还差多少?”景萧然道。
  “两万。”刘小美道,“不过只要我在这里干一两个月,肯定能存够。”
  景萧然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小美,这里是两万块,你先不要着急拒绝。”
  “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朋友,而不是仅仅是金缈的朋友,况且我这不是施舍,可没说你不用还。”
  刘小美抹掉了眼角的泪水,伸手接过了银行卡,“谢谢你,萧然。”
  “小美,虽然听起来你这老板的许诺很美好,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要再干这个了。”景萧然道。
  刘小美正想反驳,景萧然就出声打断了她,“小美,你相信我吗?”
  刘小美默默地点了点头。
  “一个月内,我会给你凑齐剩下的钱。”景萧然沉声说道。
  “啊?”刘小美不可置信地看着景萧然,“萧然,你……”
  一个月凑齐几十万?
  刘小美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知道景萧然的家庭条件也不太好,否则也不会为了妹妹的手术费苦恼这么久。
  但是看见景萧然笃定的眼神,她又动摇了,景萧然从来不是会讲大话的人,难道他真的可以一个月凑齐十几万?
  景萧然继续道:“如果我没凑齐,你大可继续回来上班,我相信你这个远方亲戚不会拒绝你。
  “但是如果我凑齐了,我希望你能好好上学,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上班。”
  如果是刚重生回来,景萧然或许没有把握赚这么多钱,但是他现在有机会进入实验室,只要将“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分子机制做完初步的实验,他手里还掌握着这种药物的分子式,医药公司肯定会联系上他。
  “至于你和金缈,那是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问题,我不会过问。我说过,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朋友,我是在帮你。”
  刘小美沉默了片刻,才出声道:“萧然,我答应你,这一个月先不来这里上班了。”
  “好!”景萧然笑了笑,“那我们来谈谈你妈妈的病情。”
  “嗯?”刘小美诧异地看着景萧然,“我不是说过了我妈妈是肿瘤晚期吗?”
  “我说的是治疗方法。”景萧然道,“你妈妈现在应该是靶向化疗和放疗同时进行吧?”
  “嗯,用的靶向药是最新上市的。”刘小美道,“现在这种药也只有京都几个医院才有。”
  景萧然点了点头:“药物的效果怎么样?”
  “用药的时间挺短的,还不知道效果。”刘小美情绪低落道,“但是主治医生说了,现在只能是尽量维持我妈妈的现状,延长生存期。”
  “肺癌的病理类型是什么?”景萧然道。
  刘小美紧皱眉头,“我记得是非小细胞肺癌。”
  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约75%的患者发现时已处于中晚期,5年生存率很低。
  但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最初的几个适应症之一就有非小细胞肺癌。
  “非小细胞肺癌?”景萧然道,“其实目前国外在研制一种新的治疗肿瘤药物,适应证就是非小细胞肺癌,据报道这种药物对晚期患者也很有效果。”
  “是吗?”刘小美一脸惊喜,随即又失落道,“可是在国外,那是不是很贵?”
  “还没上市呢。”景萧然道,“不过你别灰心,上市前,这种药物应该会做临床实验。”
  “萧然,你的意思是让我妈妈参加这种临床实验?”刘小美道,“那风险岂不会很高?”
  景萧然摇头苦笑道:“我说这话你别生气,其实你妈妈这种情况,很多时候都是死马当活马医,更何况这种药物已经做过动物实验证明有效的,才会进行人体实验,另外所有疗程都是免费供药的。”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参加这个实验可能很好。”刘小美道,“可要怎么才能参加呢?”
  景萧然道:“小美,这种临床实验一时半会儿开展不了,不过我们学校一个实验室的老师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有消息我会告诉你。”
  “谢谢你,萧然。”
  这个老师当然是景萧然虚构的,他说的是他自己。
  刘小美随后进了酒吧,和老板说明情况后就出来了。
  她卸掉了浓妆,披上了一件白色的外套。
  “你不和金缈打电话联系一下?”景萧然道。
  刘小美摇了摇头:“萧然,让我们两个都冷静一下吧,我暂时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
  景萧然把刘小美送回寝室后,立刻就给金缈打了个电话,但是电话通了,却迟迟没有人接。
  他回到住宿的旅店,发现金缈正在收拾行李。
  “萧然,我们走吧,我已经买好了回樊城的车票。”金缈道。
  景萧然道:“金子,小美的事已经解决了,她暂时不会去那个酒吧了。”
  金缈手中的动作稍稍一顿,随后继续收拾行李,“谢谢。”
  “你不给小美打个电话?”
  金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景萧然:“萧然,回到宾馆后我想了很久。”
  “别人常说爱情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可我们所面对的,往往是爱情出现的时候,没有面包。”
  “当确定无法拥有一个人的时候,或许再等一等,再加把劲儿,你就能拥有。”
  “萧然,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景萧然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这个死党,他能想通这些事儿,实在不容易。
  “那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