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七章 补习班大作战

  “金子,你就这么没出息?”景萧然笑道,“说你是金子,你居然就想着去发传单卖报纸?”
  金缈闻言嘿嘿一笑:“可不是我说的,你忘了你初中的时候,一放假就去发传单或者卖报纸?”
  “……”
  “您好,两位的珍珠奶茶。”奶茶店小妹甜甜的将两杯奶茶端上来。
  “谢谢。”景萧然喜欢喝最原始的珍珠奶茶,不太喜欢添加其余的佐料。
  “萧然你啥时候这么大方了?你不是守财奴葛朗台吗?今儿居然请我喝奶茶。”金缈美滋滋地喝了口奶茶。
  景萧然正色道:“金子,说真的,我有个想法,在大学开学前这三个月赚一大笔钱,你有没有兴趣?”
  金缈盯着景萧然,见他没丝毫异样,这才出声道:“萧然,你就直说吧,以我们的关系,你就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我就行。”
  景萧然搅动着杯中的吸管,笑着摇头道:“金子,这次跟以前发传单或者卖报纸不一样,我想办个暑假补习班。”
  “你是说家教?”金缈想了想问道。
  景萧然点点头,又摇头:“是,但也不全是,私人家教一般是一对一的,我这个补习班相当于小型教育机构,会招收一批小学至初中的学生,对各个科目进行培训。”
  金缈有些懂了,询问道:“可是这种补习班很难办起来吧?需要场地,需要老师,还需要营业执照,最重要的是启动资金和学生来源,还有你如何宣传?”
  景萧然赞赏的看着金缈:“金子,你不错嘛,一下子就能想到这么多问题,看来我没找错人。”
  奶茶喝完,两人走到县城的街道上,昨日雨水带来的凉爽让人格外舒服。
  “可是你没提出解决方案,idea谁都有,可是具体的实施起来可不简单,更何况我们都还没成年,很多事情办起来比较繁琐。”金缈把双手背在脑后,步伐悠闲。
  “所以我找到了你。”景萧然停下脚步。
  金缈有些诧异,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为什么是我?”
  “因为……因为你是金子啊,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说对吗?”景萧然对着金缈神秘一笑。
  他回忆起前世的金缈……
  金缈,绰号金子,座右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大学,却在大二就休学,美其名为休学创业,但实际上是在淘宝上卖茶叶。休学一年后金缈就回到大学上课,一边上学,一边在寝室卖茶叶,没想到这一卖还给他卖出了不少名堂,不仅在淘宝茶叶店中的销量遥遥领先,还在省城开创了多家连锁实体茶叶店。
  “你有资金吗?有钱我就干!”金缈咬牙道。
  其实没人知道,金缈的内心有一颗创业的种子,因为家庭原因,他渴望成功,就如同景萧然渴望凑齐潇潇的手术费那样。
  “我暂时只有两千。”景萧然道。
  金缈皱眉道:“两千不够吧,都不够租三个月的场地。”
  “不,我们不用租三个月的,先租一个月的,一个月后我们就会有后续的资金。”景萧然道。
  他们不知不觉间走进了高中校园,正好是下课时间,处处都是欢声笑语。
  金缈思索了片刻:“好,我干了,资金的问题我也想想办法。”
  景萧然笑着拍了拍金缈的肩膀:“好,不过先说好,亲兄弟明算帐,我们五五分。”
  “那不行!”金缈摇头,“我们三七分,我三,你七。你家的情况我了解,你妹妹需要大笔钱,而且别看我刚说了那么多困难,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好的想法。退一步讲,我们这还只是口头说说,能不能赚钱还是两码事儿,若是赔了,你亏得更多。”
  “好!”景萧然没有推脱,他也不是娇柔做作之人。不过金缈的态度也让他重新了认识了这个死党,前世两人是要好的朋友,但是大学毕业后,因为职业和生活圈子不同,两人的交集越来越少,虽然情谊仍在,但仿佛有一层距离感。
  景萧然继续道:“小学和中学还没放暑假,所以目前招生并不着急,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教学场地的选择、老师的人选,以及教育营业执照的办理。”
  金缈点头赞同:“不过尽早宣传也很重要,还要看我们有没有竞争对手,教育营业执照这个东西,我倒觉得并非必须,这个东西办起来麻烦,所需的资金还好说,可是程序太繁琐,拖上一两个月都是正常。现在教育局对补习班这些教育机构的监管不严格,我们可以一边开办补习班,一边办理营业执照。”
  不愧是创业人才啊,景萧然愈发觉得把金缈拉入伙是个明智的选择。
  两人缓步走到了高三教学楼楼下,这里和其他几个年级的教学楼不同,除了偶尔几个老师出没,很难看到学生的身影。
  景萧然道:“那我们分头行动,你比较熟悉我们这一届高三成绩好的同学,你联系他们,看看有多少人愿意来补习班当家教。”
  “嗯。”金缈点点头,“我列一个名单,统计一下他们的信息,其实如果等高考成绩出来那就更好,高考成绩宣传起来更具说服力。”
  “行,那我去找一下教学的场地,我爸在县城周边拉货,应该比较熟悉县城,然后我准备一下宣传单……”景萧然道。
  两人将各个细节敲定,一个暑假的“宏伟蓝图”在眼前慢慢呈现。
  “景萧然?”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迎面走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腋下夹着一个课本。
  景萧然抬头看去,这个男老师有些面熟,但是实在想不起来他是谁,看来他应该很熟悉自己,只和自己打了招呼,并没有和金缈打招呼。
  “刘主任好。”幸好金缈率先反应过来。
  景萧然见状赶紧附和道:“刘主任好。”
  刘主任?景萧然快速在脑海里搜索一片,难道是那个高三年级的教导主任,那可真是“仇人见面”啊!
  刘刚作为高三年级的教导主任,主抓学生纪律问题,尤其是早恋问题。
  景萧然和夏珊多次碰到了刘刚的枪口上,为此景萧然写了很多份检讨,还经常性被约谈。
  “景萧然,考得怎么样?”刘刚轻提鼻梁上的眼镜,柔声问道。
  这和记忆中严厉、不苟言笑的教导主任对不上号啊!难道是认错人了?
  “还行,应该能过二本线。”景萧然老实回答,他前世的高考成绩恰好超过二本线五分。
  刘刚满意地点头:“以你的水平应该算是正常发挥,还不错。”
  “谢谢老师的关心。”景萧然道。
  “嗯……”刘主任似乎有些犹豫,“那个……萧然啊,平时我让你们写检讨,监督你们不早恋,也是为了让你们学习不分心,你不要太记恨老师。”
  景萧然连忙摆手道:“怎么会呢,我们都挺理解老师的。”
  原来没认错人,他就是那个景萧然高中时代的“死敌”。
  “那就好。”刘刚点头微笑,只是这笑容和他常年形成的威严气质有些不搭,“你家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有什么困难可以来学校找我们,虽然你们都毕业了,但还是学校的学生,还是我的学生。”
  景萧然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感动,前世的自己在毕业后很少回到学校,就算是班级聚会也见不到这位年级主任,没想到记忆中“无情”的他如此的有情。
  “谢谢老师。”景萧然道,“我还真有件事想麻烦您……”
  刘刚脚步一滞,刚想离开的他就听见了景萧然这话。
  他耸了耸鼻梁上的眼镜:“这个……啥事儿你说吧,老师能帮你的,一定尽量……”
  “老师,高考的成绩学校应该有统计或者备案吧?”景萧然道。
  刘刚点头:“这个肯定有,学校每年不仅会统计分数,还会统计每个人考上的学校,为了来年招生做宣传嘛。”
  景萧然继续道:“老师,那等今年的成绩出来后,您看能不能给一份我们学校成绩列表给我。”
  “你要我们这一届的高考成绩单?”刘刚诧异道,“虽说不是什么机密,可这毕竟属于大家的隐私,恐怕不太好……”
  “嗯,老师我能理解。”景萧然笑道,“其实我们就是想找几个成绩好的同学,去给人当家教老师。”
  “这样啊。”刘刚皱眉道,“萧然,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就给你高考成绩比较出色的部分同学名单,反正这些名单会被公示出来,算不上什么秘密。”
  “太好了。”景萧然鞠躬致谢道,“谢谢您。”
  “举手之劳。”刘刚的老脸又扯开几分笑容,“那高考成绩出来后,你来学校找我就行。”
  “嗯。”
  刘刚正准备离开,突然又停下脚步。
  “老师,您还有什么事儿吗?”景萧然道。
  刘刚却看向金缈:“你叫金缈吧?”
  金缈一脸茫然:“主任您记得我?”
  “废话!”刘刚又化身成“无情”的教导主任,“金缈,你明明一个挺聪明的孩子,天天往网吧跑!你说每次我去网吧突袭,你哪次不在?”
  “啊……这个……主任……我……”金缈抓了抓脑袋,没想到主任对自己印象这么深,他们一起上网的狐朋狗友可不在少数啊,为什么偏偏就记住自己?
  “哼,我倒要看看你高考能考多少分!”说着刘刚愤愤然就离开了。
  金缈看着刘刚远去的背影,一脸不解:“萧然啊,我们同样是‘不良少年’,为什么待遇天差地别?”
  景萧然了然于胸:“你说你高考前一天还去上网,刘老师他能不生气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