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六章 主治医生李秋雨

  光头男子的话糙理不糙。
  黄牛票贩子如此肆无忌惮,其背后的势力肯定错综复杂。
  “除了专家的号,其他心脏外科医生的号呢?”景萧然道。
  “主任级别的两千块,副主任的一千!”光头男子道。
  “没有了吗?”
  光头男子惊讶的看着景萧然,道:“没了啊,你该不会要挂主治医生的号吧?”
  景萧然笑了笑,没有出声。
  他肯定不会去挂黄小斌的号,甚至主任的号都不会去挂。
  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挂号费有多贵,而是前世作为一位专业的医生,他知道临床上真正技术娴熟的人是哪些人,尤其是外科这个领域。
  真正主刀的往往是那些主治医生或者副主任医师,他们才是一线医生,每天都要在手术台上度过大半时间。
  而那些专家,或者主任级别的医生,他们或许年轻的时候的确很厉害。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随着职位的上升,他们的临床技能其实没有进步,或者可以说在退步,他们慢慢朝着学术理论的方向发展,抑或是开发新的术式。
  毕竟一个外科医生不可能做一辈子手术,都会慢慢远离手术台,转而追求权利或者学术地位。
  “主治医生的号,这个……”光头男子道,“我们都不会抢这种号,不过你如果想要的话,我可让朋友帮你弄个。”
  “多少钱?”
  “八百。”光头男子摸了把自己发亮的光头,“这个是给你的友情价。”
  “八百?算了!”
  景萧然可不是傻子,虽然他也不缺这八百块钱,可是他不会发这个冤枉钱。
  正常主治的挂号费只要三块,他这居然要八百块。
  “价钱好说,你要是真心想要,我们可以谈谈。”
  景萧然摆摆手:“我还是排队吧,自己试试。”
  光头男子见景萧然状态决绝,便道:“那行吧,拿张老哥的名片,万一挂不到号,欢迎随时来找我。”
  景萧然接过光头男子的名片,说是名片其实就是一张简单的纸片,上面写着一段简单的文字和一个电话。
  “承担各大医院业务,挂号、排床、复查……电话:152####。”
  原来还是一条龙服务……
  景萧然收下了名片,继续等待着挂号窗口的开放。
  早上七点五十,挂号窗口正式开放。
  轰……
  原来安静的挂号大厅瞬间变得如同菜市场般喧闹,这些人操着不同地域的口音,衣着打扮也不尽相同,那个人的方向都是挂号窗口。
  不少人想插队,都旁边的保安给赶走。
  “不要插队!”
  “发现插队的直接轰出挂号厅!”
  景萧然的身后也早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队伍都快出了挂号厅。
  大概过了半小时,终于快轮到了景萧然了。
  “小兄弟,我先去挂号了,希望你能挂上号吧。”光头笑道,说着便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大把资料表。
  “这是……”景萧然还是头一次见这么挂号的。
  “心外的专家号,或者主任、副主任号还有吗?”光头男子问道窗口那边的工作人员。
  “不好意思,没有了。”工作人员回道,他甚至都没看电脑。
  “心内的还有吗?”
  “也没有了?”工作人员不耐烦了,心外和心内是最火爆的两个科室,早就没了。
  “风湿免疫呢?”
  “没有。”
  “小儿康复科呢?”
  “等下,我看下。”窗口工作人员查看了电脑,“还有一个主任号。”
  “挂一个这个主任号,谢谢。”
  光头男子从自己的挎包中找了半天,“对了,是这个。”
  他掏出一个户口本的复印件,“这个小孩,挂一个小儿康复科的主任号。”
  儿童没有身份证,只能用户口本挂号。而光头男子的挎包里全部都是各种户口本的复印件。
  景萧然开了眼界,原来黄牛是这样挂号的。
  窗口工作人员很快便开出了挂号票。
  “好了,小兄弟,我好了,有缘再见!记得打电话哦。”光头男子拿起挂号票就走了。
  看他满脸兴奋的样子,或许又能大赚一笔了。
  轮到景萧然了。
  “请问心外科李秋雨医生的号还有吗?”
  “等下……李秋雨,还有。”工作人员道。
  “我挂个李秋雨医生的号。”景萧然一脸惊喜,没想到李秋雨的号还有。
  “李秋雨,主治医生,挂号费3块,加上就诊卡的工本费,一共六块九。”
  “好的,谢谢。”
  景萧然拿到挂号票,满脸兴奋,这可是李秋雨的号啊。
  前世,景萧然刚出来工作,李秋雨的名声就已经响彻国内外了。
  作为华夏心血管外科的领军人物,李秋雨在Nature、Science等国际顶尖杂志发表数十篇医学论文,开创了心脏外科微创手术的旅程碑,改善并发明了一系列先进的术式,将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手术成功率整整提高了十个百分点!
  这样的一个牛逼的人物,现在刚刚从国外留学回国,还只是一个主治医师,在国内没有任何名气。
  这不代表李秋雨现在的水平不行,反而因为他的出色,在主治医师期间就能主刀一台心脏外科手术,这在心脏外科领域极为不易。
  要知道,心脏手术和普通手术完全不同。在国外,一个外科医生只有经过4-6年的普通手术,才有资格接受心脏手术的培训。
  真正能主刀心脏手术的医生至少是副主任医师及以上。
  在未来的十年,李秋雨在小儿心脏外科领域的天赋显露无疑,甚至超越了黄小斌,成为当时华夏小儿心脏外科史上最闪亮的一颗星。
  “主治医生……”光头男子去而复返,“你真的挂了个主治医生的号啊?”
  “你怎么回来了?”景萧然疑惑道。
  “哈哈,刚才那单已经搞定了,这些天的生活费有了!”光头男子摸着标志性的光头,随着他的笑声绽放,他耳旁的刀疤显得不是那么狰狞。
  “你这谁的号?”
  景萧然道:“李秋雨!”
  “没听过啊!说真的,你要不要黄小斌的号,我可以帮你搞到。”光头男子把景萧然拉到医院的一个角落,“这可是供不应求的号啊!”
  “不用,我觉得李秋雨的号就很好!”景萧然淡淡一笑,跟光头男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光头男子站在原地,太阳照在他的光头上,微微有些反光,他若有所思。
  “李秋雨?看来我得做做功课,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医生。”
  景萧然马上给父亲打了电话,让他带着潇潇来医院,他自己马上前往了心脏外科的候诊室。
  心脏外科所有级别的诊室都在一起,无论是专家级别,还是主治医生级别。
  “第三十二号。”景萧然看着手中的挂号票,“上午能看到三十二号吗?”
  “现在是九点,一个患者看五分钟也要二个半小时,也就是到十一点半。”
  “有点儿难啊。”
  二十多分钟后,景父就带着潇潇来了。
  “哥哥,这里好多人啊!”
  候诊室外面已经坐满了人,全是家长带着小孩。
  潇潇是个好奇宝宝,穿着粉红套裙,一双大眼睛四处转溜。
  “爸,我们是第三十二号,可能要等几个小时。”景萧然道。
  景父点点头:“嗯,等等吧。还以为你挂不上号呢,我听旅馆老板说,心脏外科的号很不好挂,很多人都是从黄牛那里买的号。”
  “来得早,运气好。”景萧然笑道。
  潇潇可是个闲不下来的小丫头,周围大多是四到八岁的同龄人,天性活泼的她不一会儿就和几个新朋友聊上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砰……”
  突然,诊室里传出了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
  一个男生的声音从诊室中咆哮而出!
  “我花了四千块买了个号,医生说了不到五分钟就让我去别的医院?”
  “他妈的,医生的良心都被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