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二十五章 意外的邀约

  可就在这时,下课铃声突然响起了。
  国字脸老师虽然课讲得不怎么样,但是为人很守时。
  他只是深深看了景萧然一眼,然后拿起自己的课本就离开了。
  剩下的那一个问题也没有问出口。
  国字脸老师一出门,同学们就松了口气,教室里瞬间就炸开了锅。
  和景萧然熟悉的同学纷纷围拢过来,一个劲儿的询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景萧然只能表示自己提前预习过了。
  这一天的课程,景萧然过很充实。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回炉重造的过程,从一个高屋建瓴的角度来看待所学习的知识,并将它们一一整合。
  景萧然的收获颇丰,他前世最多算一个专科医生,只熟知自己所在医学领域的内容,但是现在的他正准备朝着一个“全科”医生的方向努力发展。
  ……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景萧然意外的收到了一条短信。
  “学弟,我请你吃饭呀,晚上七点,地点thepaddyfield餐厅,不见不散。”
  发信人是翁惠瑾。
  这可真是个意外的邀约,景萧然差点儿都忘了她。
  “农药”事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景萧然和这个漂亮学姐从未联系过,没想到今天来了这么一出。
  景萧然想到今晚并没有什么安排,综述也已经写完,就立刻回了条短信。
  “好的,不见不散。”
  今天阳光明媚,是个约会,不对,是个吃饭的好时候。
  可惜天公好像并不作美。
  下午最后一节课还没结束,天色突然就变暗了。
  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笼罩在天空,景萧然心里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这夏天的雨水从来就没有“小气”的时候,只要落下便是瓢泼的大雨。
  果然,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教室外雷雨大作。
  转眼间雨声连成一片轰鸣,天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倾泻下来。
  靠在窗旁坐着的同学立马关上了窗户,可是雨水还是沿着环紧的窗户缝隙中渗进,溢出窗橼。
  直到最后一堂课结束,这雨没有停歇的意思。
  教学楼的一楼走廊里聚集了大量的同学,除了少数带了太阳伞的女生,其他的所有人都被这倾盆大雨给拦下了。
  若是雨势小一点儿,或许有人会铤而走险,淋着雨冲回学校,但是这雨实在太大了,让人看了望而生畏。
  “景萧然,我们先走了啊。”季莹和室友共用一把太阳伞,朝景萧然挥了挥手,便走出了教学楼。
  景萧然只能祈祷这场雨快点儿结束了。
  可是等了半晌,这雨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教学楼外的世界已经变成了雨的“狂欢”。
  景萧然看了眼表,五点钟就下课了,现在已经五点半了。
  距离约定吃饭的时间只剩一个半小时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是周宝林打来的。
  “萧然,你还在教学楼吗?”周宝林开口便道。
  “嗯,雨太大了。”景萧然道,“一时半会儿恐怕还走不了。”
  “我们下午后两节没课,看你还没回来,带伞来接你。”周宝林笑道,“你在哪栋教学楼?”
  “那真是太好了,我在4栋。”
  大概十分钟后,周宝林举着一把黑伞出现在暴雨之中。
  “宝林,太谢谢你了。”景萧然接过周宝林手中的另外一把伞。
  “一起去吃晚饭。”周宝林道,“去小太阳吃碗面?”
  “我就不去了。”景萧然打开伞,和周宝林一起走出教学楼,“今晚我还有事儿,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这么大的雨?你还有啥事儿?”周宝林诧异道,“就算你去图书馆,那也得吃个晚饭吧。”
  景萧然没有立刻回答,从兜里掏出手机,见仍旧没来新短信,她应该是不会取消这次饭局了,便出声道:“我等会儿要出门一趟。”
  “这么大的雨,你要出去吃饭?”
  “嗯。”
  “萧然,你这是有情况了啊!”周宝林脸上带着一丝暧昧的笑容,“谁啊?”
  “你见过,就是开学时,和季莹她们寝室聚餐后碰到的那个女生。”景萧然没有,“之前帮了她个忙,所以她说请我吃饭,你别想多了。”
  “我记得!”周宝林道,“那个漂亮的学姐是吧!我懂……你不用解释了!”
  景萧然:“……”
  他可是自知之明,即便他是重生者,但是他的魅力属性没有暴增。翁惠瑾请他吃饭,多半就是因为感谢。
  有那么一个词,叫秀色可餐,景萧然当然不会拒绝别人的邀约。
  回到寝室,景萧然虽然打了伞,但衣服仍旧被打湿了大半。
  景萧然洗了个澡,花了整整四块八毛钱。
  洗完澡,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十分。
  外面的雨仍旧没有停歇,翁惠瑾仍旧没有发来短信,看来今晚吃饭的安排照常进行。
  “萧然,你要出门了?”周宝林道。
  景萧然已经换好了衣服,还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一件雨衣。
  “嗯。”
  “记得早点儿回来。”周宝林猥琐笑道,“我们给你留门。”
  拿着雨伞,披好雨衣,景萧然就出了门。
  thepaddyfield餐厅,是一个连锁的西餐厅,距离宁安医学院大概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景萧然坐着地铁来到中山大道,步行了五百米左右,远远地就看到购物广场上有个广告牌,上面用艺术字体写着thepaddyfield。
  或许是因为暴雨的缘故,路上的行人不多,景萧然尽量躲避着街道上的水坑。
  来到了购物广场,景萧然一眼就看到了对面thepaddyfield餐厅的招牌。
  餐厅的门口放着一排翠绿的盆栽景观树,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这一片绿给人一种回到大自然感觉。
  “先生里边请,请问您有预约吗?”
  走进餐厅,迎面就走出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服务员,他伸手接过了景萧然的雨伞和雨衣。
  “噢,你等下,我打个电话。”景萧然正准备拿出手机给翁惠瑾打个电话。
  “萧然,你来啦。”
  这时候,翁惠瑾正好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快进来吧。”
  景萧然对着男服务员微微点头,便跟在翁惠瑾身后走进了西餐厅。
  thepaddyfield算是一个中档的西餐厅,桌椅都是木质的,华丽的水晶灯投下淡淡的光,使整个餐厅显得优雅而静谧。
  今天西餐厅的人不多,环境显得更加幽静雅致。
  翁惠瑾选的位置靠近窗户的一个卡座,透过玻璃能看见外面的风景,不过现在只能看到瓢泼的大雨。
  两人相对而坐。
  “不好意思,选日子的时候没有看天气预报。”翁惠瑾笑道,“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
  她今天穿着很简单,一身黑白相间的碎花连衣裙,脸上略施粉黛,整个人显得素雅而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