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三章 支气管哮喘

  一个身材魁梧的列车员伸出拦住了景萧然,他蓝色制服的上衣口袋旁挂着一个铭牌——列车长。
  “这里有旅客突发疾病,请您不要靠近!”
  列车长面容冷峻,声音厚实。
  “您好,列车长,我是医学院的学生。”景萧然开口道,“这孩子现在情况十分危急!我刚听广播说至少二十分钟才能紧急停靠临时站。”
  “可是如果现在不马上处理,我觉得这孩子撑不过二十分钟!”
  列车长眉头轻挑:“你也是医学生?”
  景萧然点点头:“嗯。”
  这个站在一旁的圆框眼镜男,就是之前列车员口中的另一个医学生。
  列车长没有继续阻拦,也没有询问景萧然的证件,直接就将他放行。同时他还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圆框眼镜的男生,然后看向景萧然,道:“同学,你是哪所大学的?”
  “宁安医学院的。”景萧然随口接了句。
  省城的医学院校并不多,只有四所,其中最出名的则是省城医科大学,在全国医科大学中排名前三,省儿童医院也是它的附属医院。
  宁安医学院是四所医学院之一,也是前世景萧然本科的学校,一所不入流的二本院校。
  “宁安医学院,那个二本的医学院?”圆框眼镜男提了提鼻梁的眼镜,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列车长看着眼前这一切,偷偷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型记录仪戴在脖子上,开始记录景萧然的所有行为。
  同时列车长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怎么一个真正的医生都没有,全都是不知到哪里冒出来的医学生!
  勇气可嘉,但是光有勇气也没有用啊!
  刚刚那个自称是省城医科大学的圆框眼镜男,他都没办法,更像是个来凑热闹的,这个二本医学院出身的男生难道会有办法?
  景萧然没有理会圆框眼镜男,快步走到小男孩旁边,半蹲下身子。
  大波浪卷发妇女看见来人是景萧然,立刻就认了出来。
  “你……你是医生?”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一双手紧紧抓住景萧然的衣角。
  “算是吧,不过还没毕业。”景萧然道。
  “刚才……对……对不起,你快帮我孩子看看吧,他几分钟前突然就这样了。”
  大波浪卷发妇女此时也管不了景萧然是医生,还是医学生,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景萧然开始查体。
  小男孩呼吸急促,喉头发出哮鸣音,口唇发绀、甲床青紫,四肢末梢微凉,反应极为迟钝。
  “车上有什么医疗设备吗?”景萧然回头问道。
  他眼神一瞥,突然就看了列车长胸前的微型记录仪。
  列车员明显注意到了景萧然的目光,面色略有尴尬。
  “正规程序。”列车长一笑。
  “我明白,快把医疗箱拿来吧。”景萧然也不想吐槽这些所谓的“正规程序”了。
  列车长惊讶的看了眼景萧然,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如此稚嫩的男生,这么懂“规矩”,或许他真的有两把刷子。
  随即列车长立刻从下属手中拿来一个白色的医疗箱。
  景萧然看了一眼,医疗箱里有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药物就只有藿香正气水、健胃消食片、退烧药之类的。
  “果然不能对火车上的医疗设备抱有太大希望。”景萧然心中暗道,“这些东西就应付小毛病,一旦处理急症,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就这么点儿东西,能干什么啊?”圆框眼镜男小声嘟囔着,“连最小的氧气瓶都没。”
  景萧然瞥了他一眼,从中拿出听诊器,开始听小男孩的肺部。
  简单而迅速的听完肺部,景萧然就摘下了听诊器,道:“肺部可以闻及大量哮鸣音,情况不算太差……”
  “你听完了?你听了有十秒钟吗?”圆框眼镜男瞪大眼睛,然后鄙视道,“真会装……你会用听诊器吗?”
  “知道什么叫‘沉默肺’吗?”景萧然反问道。
  圆框眼镜的的男生微微一愣,沉默肺?
  好像有点儿印象啊,但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一时间吞吞吐吐说不出半个字。
  景萧然不再理会圆框眼镜男,回头看向躺在座椅上的小男生。
  其实不太需要更多的检查了,喉头的哮鸣音以及肺部的哮鸣音已经让诊断昭然若揭!
  他这是支气管哮喘的急性发作!
  支气管哮喘,通常因为接触了过敏原产生,造成气道的高反应性,简单来说就是支气管痉挛,气道会变窄,甚至会完全闭塞,导致呼吸困难。
  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时,支气管处于持续痉挛的状态,肺部无法与外部通气,自然会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长时间不解除支气管痉挛会导致窒息、甚至死亡。
  景萧然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小男孩轻轻抱起,让他从平卧位变成半卧位,然后将他的衣领全部解开,这样更助于他的呼吸。
  “大姐,你就这样抱着他,让孩子半卧着。”景萧然道。
  大波浪卷发妇女点了点头,听从景萧然的指示。
  “什么病知道了吗?”一旁的列车长询问道。
  “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如果不能解除痉挛,孩子的情况会越来越差。”景萧然道。
  “支气管哮喘?”圆框眼镜男又出声道,“可支气管哮喘大部分会自行缓解的,他这……”
  景萧然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你自己都说了大部分会缓解,而且他这么明显的哮鸣音你没听出来?我隔着几米远都能听到。”
  圆框眼镜男不服气:“你凭什么说哮鸣音就是支气管哮喘?万一是气胸呢?或者是先天性心脏病,不是肺部的原因呢?”
  圆框眼镜男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离谱。
  “你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捣乱的?”景萧然看了圆框镜眼镜男一眼,随后说道,“列车长,麻烦将不相干的人请走,打扰到我了。”
  列车员点头,但是他并没有请走圆框眼镜男,只是稍稍警告一番。
  圆框眼镜男心中憋屈,满脸涨得通红,现在就算请他走,他也要赖在这里。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二本医学院的差等生如何治疗这个小男孩!
  他期待看着景萧然被打脸的样子。
  景萧然没有时间理会他,小男孩喉头传出的哮鸣音让人听着心里难受。
  “你是他什么人?”景萧然看向大波浪卷发妇女。
  “我是他妈妈啊。”大波浪卷发妇女道,“这和他的病有什么关系吗?”
  “那他以前有什么病,你知道吗?”景萧然反问道。
  这个小男孩看起来大概八岁,从病情上判断,他的支气管哮喘肯定不是第一次发作,应该有很长时间的病程了。
  “没……没有啊。”大波浪卷发妇女一愣,“我和他爸长年在外面打工,一直是他爷爷奶奶照顾他俩的,这次暑假说带他们去城里玩。”
  “以前没有类似发作过吗?他爷爷奶奶没有告诉过你?”
  “没有……啊!我想起来了!”大波浪卷发妇女突然尖声道,“我婆婆说他在冬天的时候容易感冒,一感冒就会呼吸困难。”
  “没去过医院?”
  “每次症状持续一会儿就好了,就没太在意!”
  看来大波浪卷发妇女的行李中,肯定也没有治疗支气管急性发作的药物,景萧然的希望落空了。
  不过他还是带着一丝希冀问道:“你身上或者行李中有药吗?”
  “药……”大波浪卷发妇女连忙从行李包里掏出一个瓶子,“只有这个,他奶奶经常让他喝这个。”
  景萧然定睛一看,小儿止咳糖浆……
  希望再次落空了。
  “我刚才问你,你怎么不说有这个药啊?”圆框眼镜男立刻拿起止咳糖浆,对列车长道:“我知道止咳糖浆能暂时缓解支气管痉挛,可以试试!”
  列车长没有说话,反而是看向景萧然:“可以吗?”
  景萧然摇头:“不行!现在他不能喝这个,列车长你快利用车厢广播,询问有没有乘客携带了治疗支气管哮喘的药物,要快!。”
  “好!”列车长向旁边的一位列车员低耳吩咐了几句,列车员就跑开了。
  “为什么不让喝这个止咳糖浆?”圆框眼镜男质问道,“你看这瓶子上的说明,可以缓解支气管痉挛!”
  说着,圆框眼镜男还把瓶子递给列车长:“你看,这里,真的有写解痉的作用。”
  景萧然淡淡道:“他都支气管痉挛了,气道很狭窄,你还让他喝这么黏稠的液体?你不怕窒息吗?”
  “现在我们急需喷雾剂,而不是这种口服的!”
  圆框眼镜男被问得一愣一愣的,捏紧了手中的那瓶止咳糖浆,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列车长虽然不懂医学,但他觉得景萧然说得很有道理。
  这时候车厢的广播也响了……
  “请问有哪位旅客携带了治疗支气管哮喘的药物,9号车厢一位突发支气管哮喘的孩子急需用药,麻烦携带该类药品的乘客送往9号车厢……”
  这条广播连续播放了三遍。
  看着小男孩的状态,景萧然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他又拿出听诊器,仔细停诊小男孩肺部呼吸音的变化。
  “哮鸣音变小了……”景萧然眉头紧锁。
  “变小了?这不是好事吗?病情缓解了?”列车长试探性的问道。
  景萧然摇头否认:“病情加重了!”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沉默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