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一章 猝死和重生

  “萧然,留观室3床的老太太状态不太对,你赶紧去看看!”
  护士一脸急迫地跑进值班室,将手中的化验单递给眼前的医生。
  景萧然闻言,瞥了一眼化验单,顺手抄起听诊器,拔起腿便向留观室跑去。
  “妈,你怎么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刚踏进门,景萧然便看见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3床患者的床前,不停呼喊着患者的名字。
  3床患者是个八十一岁高龄的老太太,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众多,同时还有冠心病、肺气肿、肾功不全等多脏器衰竭。
  此时老太太半睁着眼情,意识朦胧,双手在不自主的摆动。
  景萧然快步跑到老太太床前,快速的进行体格检查,同时有条不紊的向护士发布一条条医嘱。
  “紧急气管插管,建立中心静脉通路,推一支速尿,半支吗啡。”
  “收到!”护士已经推来了抢救车,将气管插管的器材递给了景萧然。
  “医生,救救我妈,求你们了,一定救救我妈!”中年男子一把拉扯住景萧然白大褂衣角,半跪在床前,声音凄厉无比。
  景萧然没有理会家属,全身贯注的进行气管插管。
  护士连忙将中年男子拉开,大声喝道:“家属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现在请家属在抢救室外等候,不要妨碍医生抢救!”
  ……
  “呼……”
  景萧然深深呼出一口气,瘫软坐在椅子上,甩了甩因为心肺复苏按压而酸痛的双手。
  护士笑着走进值班室。
  “萧然,给,我请你喝的。”
  这是一杯奶茶,珍珠豆在杯中无目的地晃动着,一股热气从吸管中缓缓上升。
  “谢谢,这么大半夜了居然还有外卖小哥送外卖,可真够敬业的。”景萧然不客气地拿起奶茶大口喝起来,他的确有些渴了。
  每一场抢救,无异于跑一场马拉松,会耗费大量的精力。
  “萧然,你可真厉害,今晚要是其他医生值班,我看这3床的老太太怕是救不活了。”护士坐在景萧然旁边,一边闲聊,一边较对刚才的抢救医嘱。
  景萧然又喝了一口奶茶,摇头道:“别抬举我了,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要不是你发现的及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这老太太。”
  “嘻嘻。”护士轻轻一笑,“萧然,幸好我们抢救回了这老太太,否则他家属不得找我们拼命。”
  “嗯?”景萧然疑惑看向护士,“老太太这身体状况,说白了多活一天算赚一天,家属不理解?”
  “哎!”护士叹气道,“你白天出诊了,不了解情况,这老太太今天上午收进来的。听说这老太太之前在一个很有名的外企工作,退休后拿的退休金可有这个数。”
  护士伸出两根手指,夸张道。
  “这么多?!”景萧然道,“这可比我们高多了。”
  “是啊。”护士继续说道:“所以说家属可不希望老太太死。今天上午家属因为病情都和主管医生发生了好几次矛盾,就是刚刚那个男的,听说他们一家都没工作,都指望着老太太的退休金活着呢。”
  景萧然点点头,这种情况在临床上可不少见,虽说他工作没几年,但也深知世间的人情冷暖。
  “萧然,先不聊了,我再去看看老太太的状态,写一下护理记录,你都已经上了两个白连夜了,赶紧靠在桌子上休息会儿吧,不然病人救活了,你自己的身体垮了就不值当。”
  护士走出了值班室,景萧然也觉得倦意袭来,毕竟连续工作了48小时,就算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景萧然靠在值班室的桌子上慢慢入睡了。
  睡梦中,景萧然感觉有人拍打他的肩膀。
  他强忍着睡意,抬起头发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他身旁。
  是那个3床老太太的家属。
  “请问有事儿吗?”景萧然打起精神问道。
  中年男人没有立刻回到,反而是诡异地笑了笑,嘴角扯出一个瘆人的弧度。
  “你……你有什么事儿吗?”他再次问道。
  中年男人盯着景萧然,森然道:“医生,我妈的病情为什么突然加重了?”
  景萧然见中年男人只是询问病情,便松了口气:“老太太的病情并不是突然加重,这是疾病进展的过程,我们目前所能做的只有是延缓病情进展。”
  “可是她白天来医院的时候可没现在这么重,白天她还认识我,现在她都没意识了。”
  “我已经说了,这是疾病进展的过程,如果您家白天不来医院,疾病可能进展的更为迅速。”
  中年男人又笑出了声:“哦?是吗?”
  “嗯。”景萧然点点头。
  突然中年男人露出一副凶猛的模样……
  “啊……”景萧然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梦……”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从恐怖的梦中渐渐回归现实。
  “怎么胸口突然这么疼?”景萧然刚恢复状态,便只觉得心口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感,像是被一把刀割裂,四肢柔软无力,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水。
  一股濒死感涌上了心头,景萧然想到了一个词——心源性猝死。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强烈的痛感让他无法呼吸,无法呼救。
  景萧然回忆起年过半百的父母,体弱多病的妹妹,还有那个另自己痛彻心扉的女人。
  意识在一片黑暗中倘佯,像个孤魂野鬼寻不到终点。
  “我这是死了吗?”
  景萧然缓缓睁开眼,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他环顾四周,熟悉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
  “这是我的家?小时候的家?可这房子后来不是被卖了吗?”景萧然忍着身体的不适感爬起身,走到书桌旁,看清了镜子里的自己。
  景萧然愣住了,那是一张稚嫩而普通的脸。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拧了下,脸上传来的痛感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我这是重生了?”
  “重生到哪个年代了?”
  砰砰砰!
  还没等他理清头绪,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哥,你醒了吗?”
  听见这声清脆的孩童声,景萧然的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流下。
  他颤颤巍巍走到门前,缓缓打开门,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生出现在眼前。
  她约莫七八岁,穿着碎步花裙,笑起来脸上绽放出两个小酒窝。
  见到她的一刻,景萧然走上前,不顾一切的将她搂在怀里。
  “潇潇,哥在这儿,你别怕,你别怕。”景萧然抱紧了妹妹,泪雨如注。
  “哥……”
  景潇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没问,只是将小脑袋贴在哥哥的胸前,双手拥住他。
  过了半晌,景萧然松开了自己的妹妹,静静看着她。
  “哥,你别哭。”
  景潇潇伸出小手替他抹掉眼泪。
  “嗯,我不哭,我这是高兴的。潇潇,今天是几号?”景萧然问道。
  “哥,你不是还没醒酒吧?今天是六月九号,你昨天刚高考完,昨晚还和同学吃了散伙饭,喝了好多好多酒。”景潇潇皱着小鼻子道,“哥,你身上现在还有一股酒味儿呢”
  “高考?2011年!也就是说我今年17岁,潇潇你才7岁!”
  景潇潇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另萧然:“哥,你今天好奇怪,你失忆啦?”
  没有理会妹妹,景萧然又抱起她在脸上亲了一口:“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景萧然的亲妹妹,景潇潇,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种先天性心脏病很常见,但是想要根治需要做手术,做手术的费用对于景萧然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
  这种手术最好在2岁到8岁之间完成,越早完成对患者的预后就越好,超过这个年龄段,即便是做了手术效果也不好。
  前世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即便父母同时都打了几份工,即便是卖了房子,景潇潇的手术一直拖到了她10岁才做,但是当时手术的效果已经很差,而且因为手术后遗症的影响,景潇潇的身体状态很差,长年体弱多病,从未上过学校。
  随着年龄的增长,景潇潇的心脏越来越承受不了身体的负担,生活质量变得极差,更是成为医院的常客。
  这是全家的遗憾,更是景萧然的遗憾。他大学选择学医,多半也是因为妹妹的缘故。
  现在他重生了,回到了17岁那年,妹妹景潇潇也只有7岁!只要尽快完成手术,那妹妹的悲剧也许可以避免。
  “学医……医生……病人……”想到这儿,景萧然沉默了。
  为了妹妹,前世的他选择学医,他想要帮助自己的妹妹摆脱困境。
  可即便如此,微薄的工资收入,让他只能看着妹妹躺在病床上痛苦,甚至自己也因为连续工作48小时而猝死。
  古人曰,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
  “还要当医生吗?”
  景萧然曾经深爱着这个职业,没人愿意去的急诊科,他愿意去,没人愿意接收的疑难患者,他愿意接收。
  可现在,重生的景萧然在心中呐喊道。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