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三章 毁容

  “潇潇,你想吃什么?”景萧然把菜单递到潇潇跟前。
  “哥哥~”潇潇眨巴着眼睛,“那个……我想吃甜筒,行吗?”
  景萧然无奈地放下菜单:“潇潇,可是马上要吃饭了。”
  “哥哥~”潇潇嘟着小嘴,“我真的很想吃甜筒嘛~”
  “……”
  一分钟后,景萧然在潇潇的欢呼声中走出餐馆。
  太阳正挂在头顶,一股股热浪在街道上肆虐,路上的男女老少穿得格外清凉,但依旧抵挡不了这夏日的热情。
  景萧然手中拿着甜筒,刚走出冷饮店的大门,他就感觉手中的甜筒有融化的迹象,这让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距离餐馆还有几十米,景萧然远远地就看到餐馆外围了一圈人,吵闹声和尖叫声从餐馆内传出。
  景萧然面色一变,立刻向餐馆冲去。
  此刻,餐馆内人头攒动。众人都没有在座位上,全部站起身,视线纷纷投向餐馆一侧的角落里。
  “哥哥!我们在这儿!”景萧然刚走进餐馆大门,就听到可潇潇的声音。
  寻声看去,他发现潇潇和父母正在餐馆前台站着,并没有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凑热闹。
  “爸妈,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景萧然将甜筒递给了潇潇,转头看向父母,“我怎么好像还听到了哭声?”
  景母望了眼人群聚集的地方,心有余悸道:“萧然,你刚走出餐馆没多久,我们就听见一个女人的惨叫。”
  “刚开始我们还没在意。”景母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脸色略有苍白,“后来回头一看,发现是餐馆上菜的服务员不小心将锅里的热油,泼在了一位女顾客的身上……”
  从母亲的描述中,景萧然能够想到当时情况的惨烈。
  “怕潇潇吓着,我们就没凑过去看。”景母迟疑道,“萧然要不你过去看看,我怎么感觉……”
  “妈,怎么了?”景萧然心中微颤,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心头,“难道是那位女顾客是凌希?”
  虽然他和凌希刚认识,但总归算得上朋友,而且景萧然还知道凌希前世自杀的缘由,无形中,对她的遭遇多了几分同情。
  景萧然快速地扒开人群,朝着事故地点挪去。
  “唉,这女人,真不幸运啊!”
  “恐怕得毁容了,挺漂亮一女孩子,可惜了。”
  “你们有没有谁看到了刚才那个泼油的服务员?”
  景萧然听着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心里愈发沉重。
  “呜呜呜……”靠近事故地点,一阵熟悉的哭泣声传出。
  景萧然记得这声音,这分明和那天在肯德基的哭声一模一样。
  “难道真的是凌希……”景萧然心跳加速,手心不觉渗出细汗。
  终于从包围圈中钻了出来,景萧然抬头就看见凌希泪流满脸地跪坐在地面上,但是看样子她并没有受伤。
  在她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子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嘴里发出极为痛苦的呻吟。
  “还好不是她。”景萧然松了口气,但随即,他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尽管景萧然见惯了烧伤、烫伤,但还是被眼前这女人的惨状惊呆了,她的头部、脸、胸部,一直到腹部,甚至大腿,都被一层黄油覆盖。
  因为这个女子的着装极为清凉,她的皮肤直接暴露于高温的黄油下。
  与热油接触的皮肤,已经变红、起泡,甚至变得溃烂,隐约可见皮肤下的脂肪组织。
  “冰水拿来了!”这时候,一个男子突然跑进餐馆,手中还提着一个水桶。
  众人见状,便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男子正想将桶里的冰水泼向被烫伤的女子,景萧然立刻横跨在他面前,阻止道:“现在千万不能用水淋,她的皮肤已经破溃,用水可能会导致感染,后期治疗更难。而且冰水容易导致冻伤,绝对不行!”
  男子见被阻拦,有些恼怒道:“你是谁?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一边儿去!”
  “萧然,你来了!”凌希猛然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小宝哥,你听他的,他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
  “凌希姐,怎么回事儿?”景萧然跑到凌希身旁,抓住她的胳膊,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女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都是我的错。”凌希伸手掉脸上的泪水,眼中带着希冀,问道:“萧然,你可以救救她吗?”
  说着,凌希想靠近地上的女子,但是这女子依旧疯狂的扭动身子,拒绝了一切想靠近的人。
  景萧然扶着跪坐在地上的凌希,眼神看向在地上翻滚的女子,却久久没有动作。
  “怎么了?萧然?”凌希的泪水又从眼眶中流出。
  “凌希姐,她最多只是中度烧伤,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景萧然摇头道,“但是……”
  凌希焦急的询问道:“但是什么?”
  景萧然默默看了眼凌希,又看了眼地上的女子,小声道:“毁容了……”
  容貌对于很多女人来说,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她们宁可往脸上打满不知名的化学药水,也不愿容颜老去,她们宁愿承受脸上千刀万剐的痛苦,也要整成千篇一律的双眼皮、瓜子脸。
  地上的这女子身材高挑,曲线优美,打扮也相当时尚,此时虽已经分辨不出她的模样,但能想象出,她一定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
  “毁容?”凌希傻傻的看着地上的女子,道:“严重吗?能恢复吗?”
  景萧然点点头:“看她样子,脸部受伤面积超过百分之七十。不过你放心,现在医学美容发达,移植和植皮技术已经相当成熟……”
  还没说完,旁边的男子就猛得推开了景萧然,骂骂咧咧道:“别瞎说!”
  凌希惊呆了,她对景萧然的丝毫没有怀疑。她静静看着躺在地上的闺蜜,心中无限凄凉。
  “都是我的错……”凌希的泪早就布满脸庞,“要不是和我想换个位置,她也不会坐到那里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都怪我,怪我……”
  景萧然站在凌希的身旁,没有说话,这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凌希和那位男子跟随着救护车走了。
  因为此番变故,这家餐馆也无心营业,退还顾客大部分费用后,便关门了。
  景萧然只好寻了另一家饭店,不过经历了刚才一幕,一家人都唏嘘不已,吃饭的心思都淡去不少。
  一家人吃完饭便回家了。
  事后,凌希没有联系景萧然,他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过问。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景父景母前脚刚出门,金缈就来了。
  因为刘老师说李梦的父亲可能会来采访,所以景萧然就把金缈约到了自己家中。
  “萧然早啊。”金缈手里拿着一个甜筒,“你妹妹呢?我给她带了甜筒。”
  “潇潇还没起床呢。”景萧然道,“金子,哪有这么早就吃甜筒的,你自己吃了吧,潇潇不吃。”
  “哥哥,你说什么?哪里有甜筒呀?”潇潇穿着卡通睡衣,迷迷糊糊推开房门,手里还抱着小白,显然是刚醒不久。
  她半眯着眼睛在房间四处搜寻,看见金缈手中的甜筒后,眼睛立马睁得大大的。
  “金子哥哥你来啦。”潇潇的睡意全然消散,声音甜甜的道,“你真好,还给我带了甜筒~”
  “潇潇,不许吃!你最近甜筒吃得有些多了。”景萧然板着脸道。
  “哥哥~”潇潇可不怕自己哥哥,她跑到景萧然怀里,抱着他使劲儿撒娇,“哥哥~你就让我吃嘛。”
  景萧然拧着潇潇的小脸蛋,一脸正色:“不行,吃多了会闹肚子的。”
  “哥哥,那你就让我吃一个,我最近都不吃啦。”潇潇举起一根小指头。
  景萧然对自己这个妹妹也是没办法,看着她讨好自己的可爱模样,只能叹气道:“行吧,最后一个。”
  “噢耶!”潇潇赶紧跑到金缈身旁,接过甜筒,“谢谢金子哥哥,你又变帅了哦。”
  说完,潇潇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萧然我终于理解你了。”金缈坐在沙发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怎么突然这么说?”景萧然正在看金缈带来的材料。
  “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那我不得也拼了命的赚钱。”金缈羡慕的说道。
  “不要嫉妒。”景萧然笑道。
  “哎,萧然,我问你,”金缈突然又问道,“潇潇手中的那个猫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啊?”
  “你说小白?”景萧然道。
  “小白?”金缈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景萧然,“你管这么一只黑猫叫小白?”
  景萧然不以为意:“它额头有一搓白毛,叫小白有问题?”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金缈恍然大悟,“这不是我们学校后山凉亭旁的那只猫吗?我还喂过它呢!”
  “嗯,见它有些可怜,就带回家了。”景萧然道,“刚好潇潇能有个伴儿。”
  “你这是又去凉亭见了夏珊?”金缈小心翼翼问道。
  “很早之前的事了,你别八卦。”景萧然看金缈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彻底分手了,你别问了。”
  金缈双手一摊,耸耸肩:“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