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八章 小太阳饭馆

  景萧然记得,前世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一项研究,分析了全华夏近10年的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的卫生年鉴。
  10年中,一共有470万医学生毕业,医生总数只增加75万。
  医生都去哪儿了?
  进一步分析则发现,10年中25~34岁的医生比例从31.3%降至22.6%,而60岁以上的医生比例从2.5%增加至11.6%。
  景萧然并清楚这个报道的真实性,但是从602寝室的情况便可窥见一斑。
  部分医学生从这个职业“逃离”,其中的缘由牵扯很广,从外在制度、环境,到内在的职业道德,无不牵涉在内。
  宁安医学院的住宿条件还算不错,寝室是上床下桌,还有带一个小阳台和独立卫生间,卫生间有24小时热水供应。
  毛建的母亲帮他打扫完卫生后,并没有逗留,很快便离去了。
  景萧然也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好,把上一届学长们遗留的垃圾清扫出去,顺手清理了阳台的洗漱台以及卫生间。
  快要到正午饭点儿的时候,寝室的另外两个人陆续回来。
  “你们好,我叫周宝林,临床三班。”
  周宝林便是那个辍学去当淘宝电商的男生,寝室唯一一个樊城当地人。
  他身材较矮,和毛建差不多,但是整个人的精神气儿看起来比毛建好太多,谈吐幽默风趣。
  “我叫廖一原,临床三班。”
  另一个男生叫廖一原,是南河省人,也是寝室四人里最中规中矩的那个,毕业后直接回到了家乡县城的二甲医院工作。
  廖一原的身材高大,体型较胖,他是几个人中年纪最大的,也许是家庭条件较差,大部分总是吃着馒头和咸菜,偶尔会买一份蛋炒饭。
  他有句口头禅,景萧然至今记忆犹新,
  “其实馒头也营养丰富,否则我怎么不见瘦?”
  廖一原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这与不善言谈、不苟言笑的毛建刚好相反。
  寝室四个人互相介绍一番,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
  “中午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你们看怎么样?”景萧然提议道。
  “行啊。”周宝林率先赞同道,“我觉得挺合适。”
  廖一原没有拒绝,一般这种聚餐都是AA制。虽说他囊中羞涩,但是这种集体活动,他也不会缺席。
  毛建轻轻点头,他是一个极为没主见的男生,一直都是随大流。
  宁安医学院有三个大门,寝室楼群临近着南门,各种餐馆、烧烤店、网吧聚集在此。
  正值饭点儿,而且恰逢家乡领着孩子来报道,南门附近的餐馆都很火爆。
  寝室四人出了南门,景萧然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附近一家“小太阳”饭馆,饭馆内刚好剩下一桌空位。
  这家“小太阳”饭馆是前世景萧然经常光顾的一家,价格实惠,他家的炒肝儿味道最为正宗。
  餐馆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身体都有些残疾,男人是个瘸子,女人是个哑巴。
  据说女人的哑巴是后天疾病导致的,能听得懂大家说的,却不能言语。
  尽管夫妇两人如此模样,但是每天大清早,他们都风雨无阻的准时开门做生意。
  不少同学晚上通宵上网,早上回宿舍的时候,都会在“小太阳饭馆”买上一碗热乎乎的热干面。
  寝室四人一一落座。
  “景萧然,我看你对这里挺熟悉的啊,我是樊城本地人好像都没你熟悉啊。”周宝林道。
  “以前的时候来逛过,听说这里饭菜不错。”景萧然笑道,“早就想过来尝一尝了。”
  “这样啊。”周宝林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饭馆的女老板拿来了菜单,用手比划了几下。
  其他三人都是一愣,这老板娘什么意思,不会说话?
  景萧然笑着轻轻点头,知道她是让大家点菜的意思,便直接说道:“老板娘,我来个炒肝儿吧,听说味道一流,这次来试试。”
  女老板微微一笑,伸出了大拇指,然后拿笔记下了菜名。
  其他三人见景萧然和老板娘交流的情况,也明白了老板娘的“特殊”。
  “你们都点一个菜吧。”景萧然将菜谱递给了周宝林,“这顿我请大家吃。”
  “这哪能行啊!”周宝林连忙摇头道,“大家AA吧,都是学生,都没什么钱。”
  廖一原附和了一句,毛建点点头倒没说什么。
  “首先这顿饭是我提议的。”景萧然解释道,“再则,我可没说一直都是我请客啊,下次可就要大家轮流请了。”
  听景萧然这么说,众人一笑,便不再坚持,每人都点了一道菜。
  虽然饭馆人多,但是饭菜还是很快就上齐了。
  “你们有没有听说,今天咱们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
  周宝林突然开口道。
  廖一原呵呵一笑,眼睛眯着了一道缝,“这个我知道。”
  毛建疑惑看着大家,没有说话。
  “萧然,你知道吗?”周宝林问道。
  景萧然还沉浸在“炒肝儿”的味道中。
  这味道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汤汁油亮酱红,肝香肠肥,味浓不腻,稀而不澥。
  听见周宝林的询问,他下意识的回了句,“什么大事?”
  “嘿嘿。”周宝林和廖一原对视了一眼,便道,“今天在上午在图书馆前,有个老伯和一个学长吵架了,结果气得那老伯心脏病犯了,当场就心脏骤停了。”
  景萧然看些周宝林,脸色有些古怪。
  “然后呢?”毛建的兴趣也被勾了起来,难得地出声说了句话。
  周宝林神秘一笑,声音压低了几分,道:“然后一个男生跑过去给老伯进行了人工呼吸!”
  “咳咳……”景萧然轻咳了一声。
  周宝林一顿,“萧然,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继续说……”景萧然连忙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
  周宝林继续道:“听说当时那个老伯满嘴都是脏的东西……”
  “噗……”
  听到这话,景萧然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就忍不住喷了出来。
  其他三人纷纷惊讶地看着景萧然。
  “萧然,你怎么了?”廖一原道。
  景萧然连忙擦拭嘴角,“喝白开水呛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