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一章 三拳

  景萧然飞快的跑到隔壁教室。
  教室里,一个小男生摔倒在地,他的桌椅在躺在地上。
  “金子,怎么回事?”景萧然皱眉道。
  这个教室是金缈在负责,主要是管理教室秩序。
  要是第一天就出了安全事故,那对他们补习班就是毁灭性的。
  此时,一个中年大叔已经跑到小男孩身边,将小男孩扶起来,并检查其有没有受伤。
  “不知道。”金缈的脸上全是汗,他咽了口唾沫。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小男孩跟着桌椅一起倒在地上。
  “刚小美正准备讲课呢,这个小男生就毫无征兆的从自己座位上摔倒了。”
  虽然今天的人数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但是座位之间的空隙还是有不少,不至于会被挤倒吧?
  “叔叔,您孩子没事儿吧。”景萧然走上前问道,这位家长将孩子抱在怀里,他看不清孩子目前的状况如何。
  “没事儿。”中年大叔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他视力不太好,平时不注意就会摔倒。”
  “而且我刚检查过,他身上没什么伤。”
  “叔叔,还是去医院检查下吧,万一呢?。”
  “放心吧,不是你们的错。”
  中年大叔把桌椅摆正,小男生重新坐回椅子上,看样子是想继续听课。
  景萧然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小男生看起来约莫8岁,戴着一个厚厚的眼镜。
  “好了,没事了,耽误你们了。”中年大叔面带歉意,“你们开始吧。”
  景萧然不动声色,跟着中年大叔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刘小美见事情已经处理好,就开始了讲课。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讲作文的写法……”
  “金子,你去隔壁教室,我在这里看着。”景萧然小声对金缈道。
  金缈点点头离开了。
  试讲会开始,大部分家长选择在教室外候着,小部分家长则在教室后面摆个凳子,陪着孩子。
  “叔叔,您好。我叫景萧然,是这个补习班的负责人之一。”
  刚中年大叔正透过窗户看刘小美的讲课,闻言立刻转身。
  “你好,我姓曾,你叫我曾叔就好。”曾炎笑道。
  “刚才那小男孩是……”景萧然询问道。
  曾炎点头:“他是我儿子,今年10岁,读五年级了。”
  “曾叔想让他暑假来补习班学习?”景萧然随便找了个话题。
  “嗯,假期我和他妈妈都要上班,没人照顾他。”曾炎道,“如果他觉得这里老师挺好的,那我会考虑给他报几门课程。”
  曾炎觉得景萧然是来推销自己的补习班,并没有太在意。
  “到时候我一定给曾叔打个折。”景萧然笑道。
  “那就谢谢了。”
  突然,景萧然收起了笑容。
  “曾叔,问你个事儿。”
  “嗯?”曾炎不解的看向景萧然,“你说。”
  “您儿子从小就这样吗?”
  曾炎沉吟片刻道:“嗯,他小时候学会走路比较晚,会走路以后,他经常无缘无故的摔倒。”
  “没去医院看过?”
  “看了,去县医院全面检查了,说孩子是先天高度近视,看不清路,所以经常性摔倒。”
  “可我看他今天带了眼镜,还是摔了啊。”
  曾炎一笑:“那可比之前少多了,现在偶尔一两次摔倒,我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了。”
  “嗯。”景萧然点头,“孩子没有其他的什么症状吗?”
  曾炎一脸狐疑:“你……你是医生?不对,医学生?”
  景萧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点头。
  “有个亲戚的孩子也这样,有类似的症状,所以我问问。”
  “你亲戚的孩子什么病?”曾炎询问道。
  “脑……肿……瘤。”
  景萧然看着曾炎,一字一顿说出这三个字。
  “啊?”曾炎一惊,“脑肿瘤?不可能,我儿子他不可能是,他之前检查过。”
  “那你儿子是不是很易疲劳,而且喜欢睡觉?”
  “注意力不能集中……”
  “更重要的是,他的发育跟不上同龄的孩子。”
  曾炎愣住了,他看了眼在教室里时常左顾右盼的儿子。
  他的脸色异常难看,因为景萧然说的每一个症状都是对的。
  “曾叔,我建议你有时间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看。”
  “可以去市里看看,查一查脑部的核磁。”
  景萧然言尽于此,剩下的他也管不了。
  “谢谢。”曾炎脸上的笑容早就完全消失,他紧紧抓着窗台的护栏。
  两人沉默了片刻。
  “能帮我写下来吗?做什么检查或者有推荐的医院吗。”曾炎道。
  景萧然拿出纸笔,写下来脑部肿瘤需要做的检查。
  “你有推荐的医生吗?你一眼就觉得我儿子有问题,你应该了解不少吧。”
  景萧然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好意思。”
  “还是谢谢你。”
  ……
  刘小美的第一场试讲会结束了。
  “爸爸,这位老师讲的作文写法很有意思。”
  曾炎点头笑道:“那我们下次再来看看。”
  “今天不继续上课了吗?”
  “爸爸要去办点儿事,我们有机会再来。”
  “好的。”
  第一场试讲会结束,曾炎就带着儿子匆匆走了。
  每场中间的有十分钟休息时间。
  “小美,你讲得挺不错的。”金缈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家长的反响都很好。”
  “嗯。”刘小美一双眸子弯成了月牙,“我应该能被选进最后的人选吧。”
  “我觉得能行。”金缈肯定道。
  “谢谢。”刘小美巧笑嫣然。
  “这两个人……”景萧然笑着摇头,“看样子,真的有事儿啊!”
  第一天的试讲结束全部结束。
  除了低估了家长数量,每一场试讲会都顺利完成了。
  此外每个家长还会填写问卷,选出自己最喜欢的老师。
  “金子,告诉大家,明天试讲会结束后一起吃个饭,我请客。”景萧然道。
  “嗯。那个周翠蛾阿姨又来问了,我把你跟我说的对她说的,她同意了。”金缈道。
  “嗯。可以发展两三个这种下线代理人。”景萧然道,“但是不能多了,否则得不偿失。”
  到了正式报名,具体能招多少人,景萧然也不敢肯定。
  ……
  吃完晚饭,景萧然来到了县医院。
  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还有熟悉的白大褂。
  身处其间,景萧然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悸动,这种悸动又带着一丝抗拒。
  妇产科在外科楼13楼。
  来到护士站。
  “您好,我妹妹在妇产科住院,她叫景慧,我想问下她在哪床。”
  “等下,我查看一下。”
  年轻的小护士抬起头又低下,翻起手中的住院列表。
  “不好意思,我们科没有这个病人,你是不是走错了?”小护士道。
  “你们这不是妇产科吗?”景萧然看了眼门牌,并且指了指。
  “可我看你年龄也不大吧,你确定你妹妹在我们妇产科?”小护士反问道。
  “就是昨晚急诊送过来的那个女生。”景萧然解释道。
  小护士抬起头,仔细端详景萧然。
  “你是那个女孩的哥哥?”小护士道。
  “嗯,昨晚我带他急诊的。”景萧然道。
  “她今天上午转到ICU了。”
  景萧然愕然:“这个手术不是很难吧。”
  小护士翻了个白眼:“不难,你怎么不自己去做啊?”
  “我……”景萧然一时无语。
  好吧,他的确不会做。
  “那她具体的情况您清楚吗?”景萧然尽量保持微笑。
  “不知道,不清楚。”小护士面无表情道。
  “你……”景萧然有些无奈,“护士姐姐,您就告诉我她转去了哪个ICU就行,A还是B?”
  “我看起来比你老?”小护士一声冷哼,“ICUA区!”
  “谢谢。”
  这还是景萧然第一次以家属的身份和护士沟通,他越来越能理解作为一个家属的感受。
  走到电梯口。
  电梯上到13楼,电梯门开启,一个熟悉的人走了出来。
  “萧然?”陈艳芳有些意外,“来看小慧的?”
  景萧然点点头:“大妈,听说小慧转到ICU了?手术出了问题?”
  “唉,手术没问题。”陈艳芳叹道,“就中间耽误的时间太长,出血量多,术后并发感染。”
  “挺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景萧然安慰道,“等身体营养跟上,恢复得会更快。”
  “谢谢。”陈艳芳道,“你稍微等会儿,我去拿着留下来的生活用品,等会儿一起去ICU。”
  “好。”景萧然没有拒绝,虽然可能见不到景慧,但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
  这时候,景萧然注意到陈艳芳身旁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陌生男生。
  他拉拢着耳朵,穿着一声黑色运动服,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跟在陈艳芳的身后。
  不到五分钟,陈艳芳拿着一些生活用品出来了,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生也紧随其后。
  “他是小慧的男朋友。”陈艳芳冷冷道,她甚至都没有看向穿着黑衣运动服的男生,“今天我让小慧她爸,把他找过来……”
  “砰……”
  陈艳芳还没说话,景萧然一拳就砸向黑衣运动服男生。
  黑衣男生来不及反应,脸部被直接击中。
  “这一拳,是替小慧打你的。”
  又一拳!
  “这一拳,是我打你的。”
  再一拳!
  “最后一拳,是打你这个渣男的!”
  景萧然的这三拳极为迅疾,黑衣男生的脸被打得一片清淤。
  不仅黑色运动服的男生没反应过来,陈艳芳都没反应。
  “萧然,别打了!”陈艳芳赶紧拦在两人之间,他也被景萧然凶恶的模样吓住了。
  这男生是该打,但是也不至于往死里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