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十八章 无情

  有人曾说,没有挂过科的大学生活是不完美的。
  不过对于这种“完美”,恐怕是所有大学生都不愿意拥有的。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复习模式。
  挑灯夜战,抓紧每分每秒背诵各种知识点。
  更令人崩溃的是,明天第一门考试的课程是系统解剖学,这是最折磨医学生的课程之一。
  在大部分的医学院,每年这门课程的挂科率排在所有课程的首位。在宁安医院每个班系统解剖学的挂科率甚至高达到10-20%。
  而且即便是没有挂科的同学,大部人都只能刚刚达到及格线的水平。
  整个602寝室的氛围也颇为紧张。
  到了往常应该睡觉的时间,除了景萧然准备上床睡觉,其他几个人都仍旧趴在桌子上复习,甚至连毛建都不例外。
  “我这里有一份很权威的解剖学考试重点,我打印了四份。”周宝林裹着厚厚的风衣,手里抱着一摞厚厚的资料回到寝室。
  “大家每人一份吧。”
  周宝林将这份重点分发给602寝室的每个人。
  景萧然坐在床上,好奇的接过这张权威的解剖学考试重点。
  “这,这不是我之前帮洪胜划的重点吗?”景萧然心中讶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宝林,你这权威的考试重点是哪儿来的啊?”景萧然问道。
  “我们班学习委员在群里发的。”周宝林笑了笑,“听说是她找解剖学的老师磨了半天,才弄过来的。”
  景萧然点了点头,没有做更多的解释。
  这时,廖一原在旁边道:“宝林,现在从各个地方流出的所谓重点太多了,光是在红房子就有很多种版本。
  “更何况明天就要考试,就算你知道这些考试重点又有什么用啊?你难道还有一晚上背完这些知识不成?”
  周宝林嘿嘿一笑:“这你就不懂了。”
  说着,周宝林从资料堆里又掏出出几张A4纸。
  “看看这是什么?”周宝林笑道。
  “我去,宝林你也太厉害了。”廖一原惊讶道,“你把这些重点全部做成了小抄?”
  周宝林挑眉笑了笑,深藏功与名。
  “宝林,你有没有多的一份,给我也来一份吧。”毛建突然说道。
  “有多的。”
  “不过这字儿也太小了吧。”廖一原皱眉道,“而且我听说学校有规定,一旦作弊被抓了,会给处分的,太严重的话直接劝退。”
  “哎呀,你放心吧。”周宝林道,“学校是雷声大,雨点小。学长学姐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别太嚣张,也没见他们之中有人被劝退啊。”
  廖一原听到周宝林的话,舔了舔嘴唇,显然是心动了,“那,那你还有多的小抄吗?给我来一份吧。”
  602寝室,除了景萧然,其他三人,人手一份小抄。
  他们三人挑灯夜战,景萧然早早入睡。
  第二天。
  景萧然睁开眼,发现只有廖一原的台灯还亮着,他则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来是奋战了一宿。
  洗漱完毕,景萧然照常外出晨跑。
  重生之后,每天早上的晨跑是景萧然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
  毕竟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本钱。
  往常晨跑的人不少,只不过今天的学校操场上,除了几个老大爷,只有景萧然一个学生模样的人。
  回到寝室,周宝林三人也都起床了。
  “萧然,你在哪个考场?”
  周宝林正在阳台上刷牙,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
  “4栋教学楼203教室。”景萧然稍微清洗了一番,然后将考试的纸笔备好。
  “咦,这么巧啊,我在202教室考试,等会儿一起去啊。”
  周宝林匆匆抹了一把脸,将桌子上的资料一股脑儿扔进了自己的书包。
  “你这么早就去教室?”景萧然不解,“不再复习一会儿?”
  周宝林嘿嘿一笑,“提前去做考试准备啊。”
  景萧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周宝林所说的做准备,大概就是在桌子上写“小抄”吧。
  ……
  每个班是以班级为单位考试的,按照学号的先后排位置。
  来到考场,景萧然发现班上将近四分之三的同学已经来了,此时距离考试还有四十多分钟的时间。
  景萧然环顾了教室一眼,大概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同学正低着头,用铅笔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的书写各种着考试重点。
  “班长,你来了。”
  很凑巧的是,洪胜的正好坐在景萧然的前方。
  “复习得怎么样?”景萧然笑道。
  这段时间,洪胜跟着景萧然天天泡在图书馆。
  “别的课程还好说,解剖学只能说是马马虎虎吧。”洪胜摇头道,“但是可是保证不挂科。”
  “恩,那就算不错了。”景萧然回道。
  在景萧然的记忆中,前世的洪胜并不是这么一个勤奋好学的人,大部分的时间应该都在寝室或者网吧打游戏。
  没办法,在宁安医学院这种二流的学校,大部分的大一学生是没有什么长远的学习打算,只能到了大四或者大五,才会有一批同学开始为考研做准备。
  而如今的洪胜,在景萧然的潜移默化下,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向学霸之路迈进。
  四十分钟很快便过去了,监考老师抱着试卷走进了教室。
  监考老师有两个,一个是瘦高的女老师,另一个是头发已经谢顶的男老师。
  “耽误一点儿时间,请大家把自己的桌子收拾干净,不要留有任何东西。”
  女老师手中一只手拿着瓶矿泉水,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块抹布。
  在桌子上写了小抄的同学看到这种情景,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只见女老师从第一排开始检查,如果她看到桌子上有字迹,就立刻在上面泼一点儿水,然后用抹布擦掉。
  女老师冷冷向教室众人说道:“如果考试开始后,还发现有同学桌子上有字迹,无论是不是你们写的,都算作弊!”
  “还有,桌子上只能留一张草稿纸和笔,抽屉里不能有任何东西,否则也按作弊处理!”
  众人面面相觑,这老师也太厉害了吧,都不给大家一点儿活路。
  “我去,我知道这个女老师是谁了!”
  突然,教室的角落里传出同学们的窃窃私语。
  “这老师谁啊?很有名吗?”
  “我听一个学长说过,咱们院的监考老师中有四大名捕,这女老师好像就是其中的号称‘无情’的朱燕老师!”
  “听说一旦被她抓到作弊,必定会挂科!”
  众人一听,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
  放在衣袖里的小抄,是拿出来,还是放回去呢?
  可是一想到,被抓到作弊,是挂科。
  不会做,还是挂科。
  于是,总有人铤而走险。
  他们正襟危坐,将“小抄”藏得更为隐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