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一章 黄小斌的查房

  “这……这是VIP病房?”景父看见病房里的装修和家具后,同样震惊不已。
  这和普通病房的六床房差距太大了。
  经过景萧然的一番解释,他才安心下来。
  护工很快便将潇潇的床给铺好了,景萧然取出自家带的被单铺在病床上,然后才将潇潇抱到床上。
  此时,李秋雨也查完了房,来到了6号病房。
  “李医生,这VIP病房……”景萧然出声询问道,“是您……”
  李秋雨连忙摆手,“让你家住VIP病房,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没这个权利。”
  “其实大部分的科研项目,对于参加的患者来说都应该是全免费的,但是我们这个项目并不是免费。所以会从医院的其他地方给予你们一些福利。除了手术费正常缴纳之外,其他的费用比如检查费,医院都会给你适当的减免。”
  “原来如此。”景萧然点头,“但还是要谢谢您。”
  他知道,一般参与了科研项目的患者,是最受医生们重视的。每天都会详细询问病情,同时记录在案。这种患者一旦有什么异常症状,医生都会迅速处理。
  在华夏,主动参与科研项目的人并不多,大家都不想成为“小白鼠”。
  但是在国外,大家都热衷于参与医生的科研项目,因为这意味着最好的医疗资源和服务会向你倾斜。
  “等会儿护士会来给你妹妹采血。”李秋雨道,“而且还有一些需要完善的术前检查,护士约好检查后会告诉你时间地方,你带着她去就做就行。”
  “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下面的住院医生,他们不能处理会及时告诉我,我要下楼做手术了”
  李秋雨询问过潇潇的身体情况后便离开了,他今天还有两台手术,心脏的手术时间一般比较长,可能得晚上才能下手术台。
  “小妹妹,姐姐要给你采血了。”龚心兰带戴着口罩,手中拿着治疗盘走进病房。
  潇潇一听,小身子一紧,缓缓点头:“好……好的,护士姐姐。”
  龚心兰给潇潇的手臂消毒,然后拿出采血针,“小妹妹叫潇潇是吧。”
  “嗯。”潇潇咬着下嘴唇,“姐姐你轻点儿。”
  “不疼的,我要进针了,不要躲哦。”龚心兰笑道。
  潇潇连忙闭上眼睛,把头埋进景萧然的怀里。
  “小姐姐,不要怕,我昨天也采过血,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一点儿都不疼的。”叫做洋洋的小男孩从自己的床上跳下来,走到潇潇的身旁。
  “嗯。”潇潇轻轻应了一声,但还是不敢睁开眼。
  针头刺入皮肤,潇潇小手一颤,睫毛微微颤抖。
  血液随着采血针流进了采血管中,一连采了三管,龚心兰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好了,采完了。”龚心兰道,“潇潇你可以睁开眼睛啦,真勇敢。”
  收拾好治疗盘,龚心兰笑着便离开了病房。
  潇潇慢慢睁开眼睛,从景萧然的怀里站起身,都不敢看自己被扎过的手臂。
  景父拿着棉签帮潇潇按压被扎过的手臂。
  景萧然则是全程额头黑线,潇潇这丫头以前看医生、打针都不害怕,这一次是怎么了?
  “姐姐,是不是一点儿都不疼的呀?”洋洋在一旁对潇潇道。
  “嗯,不疼。”
  潇潇紧张的情绪稍微恢复了些,转头看向小男孩。
  “姐姐,你早上吃饭了吗?”洋洋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潇潇,“姐姐,这个很好吃哟。”
  “我还没吃呢。”潇潇看着洋洋手中的巧克力,眼里充满渴望,却没有伸出手。
  潇潇从小的朋友就很少,除了隔壁王叔叔的儿子王强,童年的玩伴几乎没有。
  “潇潇,弟弟给你吃的,你可以拿着。”景萧然道。
  “嗯。”潇潇接过巧克力,“谢谢弟弟。”
  小男孩洋洋听了直挠头,圆脸上似乎有些羞红。
  “洋洋,别打扰姐姐,快回来!”
  病房里那个漂亮的女人喊了一声。
  “知道了,妈妈。”洋洋对着潇潇憨憨一笑,便跑回自己的床铺上。
  折腾了一大早上,潇潇还没吃饭,她的确是饿了,小肚子一直“咕咕”叫着。
  景萧然出门给潇潇买了份早点,回来时发现病房里的两个小孩子已经在七嘴八舌的讨论各种怪异的问题,从天上有几颗太阳到地上有几条龙。
  果然小孩子的世界,大人是无法理解的。
  入院的第一天,潇潇便在各种术前检查中度过了。
  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刘洋,小名洋洋,今天五岁。
  接下来的几天,潇潇和刘洋越来越熟络,看来两个小孩平时在家都被约束得厉害。
  同时景萧然从李秋雨那里了解到,这个62床的小男孩刘洋也是参与项目的患者之一。
  他是黄小斌院长的第一个新术式的患者,下周会和潇潇在同一天进行手术。
  小男孩刘洋也是室间隔缺损的病人,但是缺损面积比潇潇的小,症状轻,很少会有心脏方面的症状。
  他家人不同意开胸手术,但是内科介入的疗效一般,所以这次他们希望尝试一下外科介入的新术式。
  病房中那个极为漂亮的女人是刘洋的妈妈,叫孟可欣。
  景萧然还以为孟可欣很高冷,毕竟第一天见面就戴着帽子,而且人长得极为好看。经过几天相处,没想到她却是一个十分健谈风趣的女人。
  从孟可欣那里,景萧然得知她们最开始也是李秋雨的病人。后来决定参加新术式的项目,最终选择了黄小斌院长为他们手术。
  “萧然,你也什么要选李秋雨医生啊?”孟可欣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歉意,“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不是说李秋雨医生不好,而是他年轻了。但是黄院长不同,他临床经验丰富,而且在国内名气这么大。”
  “如此好的机会,你也什么要放弃呢?反而要选择李秋雨医生呢。”孟可欣一双美眸中满是不解,这是她这几天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据孟可欣了解到,这个项目现在一共有八名参与者,七名参与者选择了黄小斌院长,只有景萧然一家选择了李秋雨。
  景萧然想了想便笑道:“李秋雨医生是潇潇的首诊医生,而且据我所知,李秋雨医生在国外时已经完成了这项手术,有成功的先例,我们很信任他。”
  “这样啊。”孟可欣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
  按她的想法,如果一个主治医生都能完成的手术,那身为院长的黄小斌更不在话下了。
  手术的前一天,从未在病房出现过的黄小斌院长居然来查房了。
  一大早,景父还没从宾馆赶过来,病房里就来了几个医生。
  往常若是主任大查房,身后必定跟着一大群人,但是因为这个项目涉及保密,科里仅有主任医师和几个科研项目的参与人员前来查房。
  为首的便是黄小斌副院长,紧随其后的是病区主任周涛,而主治医生李秋雨站在众人的最后面。
  景萧然一眼便认出了黄小斌,那天在门诊他对黄小斌的印象很深刻。
  病区主任周涛开始汇报病史:“病人刘洋,今年5岁,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既往无其他病史……”
  黄小斌一边听周涛汇报,一边给刘洋查体。
  “目前病人的情况稳定,没有胸痛、胸闷等一系列的症状,术前检查都已经完善,符合入组要求,准备明天上午由您进行新型外科介入封堵术。”周涛道。
  “嗯。”黄小斌闻言点头道,“和家属交待清楚了手术内容吗?”
  “已经签署了手术知情同意书和参与科研项目的知情同意书。”周涛道。
  “嗯,不错。这样就行了,明天上午九点准时进行手术。”黄小斌将手中的病历夹递还给周涛。
  “家属不用太紧张。”黄小斌转头对孟可欣说道,“外科介入治疗室间隔缺损,在国外已经有很多成功案例,而且效果好、恢复快,伤口隐蔽,很适合你家孩子。”
  孟可欣连忙站起声,鞠躬致谢,道:“谢谢黄院长,真是麻烦您了。”
  “我们应该做的。”黄小斌微笑摇头道。
  “查完了,大家都回去忙吧。”
  “黄院长等一下。”周涛叫道,“这儿还有一个病人。”
  周涛指了指正坐在床上的潇潇,“也是我们新术式的参与者。”
  黄小斌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起来,一双眼睛不怒自威,“我记得明天只做一例吧?怎么会有两个病人?”
  周涛赶紧上前解释道:“我之前跟您汇报过,这是个李秋雨的患者。”
  黄小斌看了眼病床旁的景萧然,眼中带着一丝好奇,就是这一家人拒绝了自己?
  景萧然看见黄小斌注意到自己,便站起身笑着回应:“黄院长好。”
  黄小斌点了点头,瞥了眼身后的李秋雨。
  “秋雨的病人就让他自己查吧。”
  丢下这一句话,黄小斌便转身背着手离开了病房。
  “这……”病房的众医生面面相觑,黄小斌再说怎么也是这个科研项目的总负责人,都不看眼病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