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章 敲门砖

  “李医生,这件事我回去和爸妈商量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景萧然道。
  “那真是太好了。”李秋雨推了推鼻梁的金丝眼镜,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叠文件,“这个是临床研究的知情同意书,你先拿回去给父母看一下。”
  “嗯。”景萧然将临床研究的知情同意书收好。
  李秋雨转头笑着对潇潇说道:“记得按时吃药,再坚持几个月,以后就彻底不用吃药了。”
  “嗯嗯。”听到这话,潇潇的小脑袋点得如同捣蒜一般。
  “现在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家过个愉快的国庆节了。”李秋雨道。
  景萧然没有起身的意思,反而很认真地说道:“李医生,我有个事儿想麻烦您。”
  李秋雨正低头整理病例,这时抬起头疑惑道:“什么事儿?”
  “李医生,您知道我也是一个医学生。”景萧然缓声道。
  “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李秋雨道,“在宁安医学院,大一。”
  “您有自己的实验室吗?”景萧然问道。
  说完,景萧然便知道自己思维有些混乱了,他一直想着李秋雨是个大咖级别的人物,忽视了他现在还只是个主治医生呢,怎么会有自己独立的实验室?
  “当然没有。”李秋雨轻轻一笑,“不过我在樊城医科大学的实验室是几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那太好了。其实我想去您所在的实验室做一些实验。”景萧然坦白道,“我自己有些想法,但是因为没有实验条件,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实现。”
  李秋雨不解:“你们宁安医学院也有实验室啊,虽然说比不上樊城医科大学,但是应该足够你们学生用了。”
  景萧然当然知道宁安医学院有实验室,但是越是小的学校,想要出点儿什么,越是会受到各方面的限制。
  而且他是想独立的开始做实验,并不是去“打杂”。但这对于一个大学本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医生,我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景萧然道,“不是去帮实验室的老师们打下手,尽干一些喂养小白鼠呢事情。”
  李秋雨诧异的看了景萧然一眼,大学本科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他在景萧然这个年龄,还在教室里埋头苦学,连实验室的烧瓶都不会洗啊!
  不过转眼间,他又想到了景萧然曾说过的“新型口服抗凝药”,他内心倒是有些期待。
  李秋雨已经确定这个“新型口服抗凝药”在国内外没有上市。不过他出于某种好奇,去询问了国外药理实验室的同门,别人透露出有类似的药物在研发,但是目前尚未公布任何信息。
  “你想来我们实验,倒不是不行,而且我可以免费让你使用各种仪器设备。”李秋雨想了想便道,“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您说。”景萧然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进入外校的实验室,如果不是团队的,一般是要缴费的。
  前世,景萧然便有同学去外校的实验室做实验,门槛费就是一万元。然后就是各种场地、仪器设备的使用费,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药品和实验动物还得自己掏钱。
  “第一,我需要知道你在做什么实验,当然我不会过问具体的细节,我只是好奇你想做些什么。”
  “第二,虽然免费给你使用仪器,但是其他的一切费用自理,包括实验的药品和动物。免费的时限是三个月,超过三个月后,你如果还想继续留在实验室,你就要交钱了。”
  “以上这两个条件怎么样?”李秋雨道。
  景萧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第一个条件,只是告知李秋雨实验的目的,并不会泄露内容,其次通过潇潇在李秋雨手上就诊的经历来看,他也绝对不是剽窃学生结果的人。
  第二个条件更不用说了,他原本就打算自费的,恰好手里还有一部分钱。而且三个月,对于他的这个实验,时间应该够了。
  “行,那国庆放假之后,你有时间来找我,我帮你办一个实验室的门卡,其他的注意事项到时候在说吧。”李秋雨道。
  “真是太谢谢您了。”
  景萧然站起身,给李秋雨深深鞠了个躬。
  这可是一份巨大的恩情,而且能和李秋雨尽早搭上关系,倒是个很好的选择。
  “先不用谢我。”李秋雨道,“能提前透露一下你你准备做什么吗?”
  景萧然笑了笑,“其实我之前跟您说过了,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
  景萧然并没有选择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因为这种药物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研制出来。
  那需要的是一整个团队,即便他再怎么明白其中的机理,那也不是他一个人能搞定,其中涉及到多种的靶点以及药物相互间的反应。
  相反,新型口服抗凝药是一个很简单的药物,以对硝基苯胺为起始原料,这种原料很容易获取,通过开环后环合、还原制得4-(4-氨基苯基)-3-吗啉酮,再经加成、环合、脱保护、缩合4步反应生成最终产物——新型口服抗凝药。
  当然,景萧然肯定不会愚蠢到把药物的分子式直接公布出来。
  他只需要利用实验室的数据,写出药物的理论依据和可能作用的耙点就行。
  李秋雨听到景萧然的话,先是一惊,随后便陷入沉思。
  片刻后,他才说道:“其实你如果的研究方向是药物,而且还是心血管方面的药物,我建议你留在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
  “你不要忘了,你们的学长,美国医学科学院的院士吴启明,他可是心血管药理方面的顶级的专家。你们学校有专门为他准备的实验室,虽然他不常在,但是也有不少正在进行的项目。”
  “所以在药学方面,宁安医学院的仪器设备甚至比我们实验室还好,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学校的校长也是药理学出身的吧?”
  景萧然紧皱眉头,他没想过这么多,只是觉得若是直接去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如果没有任何人脉关系,他肯定就是个打杂的。
  “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李秋雨笑道,“既然我这么建议你,那肯定会帮去宁安医学院打招呼的,你别忘了我和吴启明可是师兄弟。”
  景萧然眼神一亮,如果真的可以在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独立做实验,那他也不用往返于两个学校,这也方便许多。
  “这样吧。”李秋雨道,“国庆节以后,我去联系一下宁安医学院实验室的负责人,如果能行,你就在宁安吧。如果不行,到时候你再来我们实验室,你看怎么样?”
  “好的,谢谢您了。”景萧然激动道。
  没想到这件事可以如此完美的解决,如果能独立完成“新型抗凝药口服药”的实验,以这个药物当作学术圈的敲门砖,那他以后的路就会顺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