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五十一章 景萧然的记忆方法

  只听台上的沈晓蓉继续道:“不过我们可以让班上成绩比较好的同学,来讲一讲他们的学习或者记忆的方法。”
  教室的众人都看向了罗昕。
  大家的眼里,如果要说成绩好,那就要数最近发了篇论文的罗昕,她可是大出风头。
  少数同学则是看向了景萧然,他们依稀记得景萧然在刚开学时在课堂上惊艳的表现,只不过自那以后他就悄无声息了。
  “老师,我先来说说吧。”罗昕主动起身道。
  沈晓蓉欣慰地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罗昕这个女生可不简单。
  刚开学初就有人来招呼,让自己多多照顾她,到如今在大一新学期,她就发表了篇论文。
  虽说只是国内核心期刊的第三作者,但这在新生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
  此时大部分新生可能还沉浸在大学休闲时光中,因为高中时光太过于压抑,现在正是释放这种压力的时候。
  在高中,大家都是被老师学生压迫着学习,大部分人的自学能力很差,一旦疏于管教,就如同脱缰野马。
  所以有人说,在大一的时候,可能是最好过英语四六级的时候,这个时候大家对高中的知识还有些印象,可是越到大三、大四,英语六级过的成功率就越来越低。
  沈晓蓉又看向座位上的景萧然,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
  自己选的这个班长,从刚开学在图书馆前救人的惊艳,到现在的低调、默默无闻,景萧然似乎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
  这让沈晓蓉感到了一丝意外,难道就只是昙花一现吗?
  这时候,罗昕走上了讲台,脸上带着一丝的微笑。
  “很高兴跟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学习局部解剖学的心得。”
  话音刚落,教室的众人发出一阵欢快的掌声。
  看来罗昕在群众中很受欢迎。
  “很重要的一点,我觉得解剖需要配合图谱,或者标本这些立体形象的东西来建立知识体系,这样会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模型在脑海浮现,再一点点地补充知识。”
  “我们可以经常去解剖学馆,在那儿我们可以通过3D模型更好的链接各个部位的解剖。”
  “其次,推荐大家可以买本图谱,配合图谱或者3D人体解剖软件学习解剖后,我感觉很多知识都串联在一起了,大家可以试一试。”
  “另外我有幸从师兄师姐那里得到一些3D人体解剖模拟软件,可以在电脑直接看,直接加深印象。现在很多手机也有类似的3D软件。”
  ……
  “如果有同学需要这种解剖模拟软件,可以来找我。”
  罗昕很快就讲完,同学们接受到的一条信息就是,买本解剖图谱吧,图谱很管用。
  她一坐回位置,就有不少同学开始询问罗昕这个3D人体解剖模拟软件。
  沈晓蓉皱了皱眉头,罗昕的这些话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儿,但是一琢磨就知道一点儿干货都没有。
  大家都知道有这个解剖图谱有用,但是关键性的问题没有解决,如何更好的去记忆解剖学的知识,或者说如何去运用这些工具呢?
  洪胜在座位上撇了撇嘴道:“真是一堆废话,大家都知道解剖图谱有用,可每年还不是有那么多人的解剖学不及格吗?我们寝室人手一本图谱,可是照样不会做题。”
  沈晓蓉看向了景萧然,身为班长的景萧然立刻会意,站起身走上了讲台。
  不要以为景萧然这些段日子在学校可不仅仅是做实验,论上课的效率,他算得上是所有学生最好的。
  又因为他有前世的经验,这要说起解剖课程的学习,景萧然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教室的同学们见景萧然上台,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罗昕却是毫不在意,据她这几个月的观察,景萧然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全部都用在了实验室,从来都没来教室上过自习。
  如今他是一篇论文都没发,更别说在学习上能有什么建树。
  景萧然环顾教室四周缓缓开口道。
  “我觉得罗昕说得很对,解剖的学习立体空间的思维,买一本好的图谱肯定是事半功倍。”
  罗昕嘴角上扬,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新鲜的东西。
  “不过我有其他的一些看法,是关于如何记忆解剖的知识。”
  话说完,教室里安静了几分。
  沈晓蓉也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景萧然。
  “首先,我觉得为什么要死记硬背呢?”
  “任何知识见解,都只有划入自己的元认识范畴内的才能真正算能用的。”
  “我自己有一套记忆方法:人体按中轴线走,记忆顺序由里到外、从头到脚,归于感官和神经系统支配的,所以这两大系统最后记忆。”
  “每一个系统分区域、功能结合三维空间想像去进行理解式记忆。值得欣慰的是,每个系统每一部分的命名都能有关联,这要感谢我们强大的母语。”
  “运动系统、脉管系统、内分泌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以及泌尿生殖系统,以上由感官系统和神经系统总支配。”
  “我们记忆的时候可以将人分为三面三轴,想象着将人横竖互相垂直均切两刀,分上下左右前后,冠状面分前后、矢状面分左右、水平面分上下。冠状轴、矢状轴、垂直轴,三轴互相垂直。”
  景萧然的话完全都没有任何的停顿,教室的众人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在他们的眼里,讲台上的哪是个学生在分享学习的经验啊!
  这不是个老师在给他们上课吗?而且老师讲课还会看着书本,可景萧然却是脱稿在给大家讲啊!
  只听景萧然继续讲道。
  “举个例子,离颅顶近为上,离足底近为下;离腹部近为前,离腰背部近为后;离正中中轴线近为近端,反之为远端;离腔隙空间近为内,反之为远;近体表为浅,远体表为深。
  “骨绕冠状轴运动,两关节间角度变小为屈、增大为伸;骨沿矢状轴向中轴线靠近为内收、离远为外展;骨沿垂直轴运动,向内侧旋转为旋内、向外侧旋转为旋外。”
  “从骨的形状来看有扁骨、不规则骨、长骨。骨性标记有切迹、棘突、横突、面、凹、突、齿突、孔、前弓、后弓、裂孔、角、沟、头、结节、管/道、支、窦。”
  “脊柱四个生理弯曲:颈曲(突前)+胸曲(突后)+腰曲(突前)+骶曲(突后)。”
  ……
  讲得好厉害啊!
  教室的众人不由得感叹道,这些知识好像稍微能听懂一点儿吧,但是一过脑袋又全忘了。
  不过对于景萧然所讲的记忆顺序,他们慢慢在脑海形成了这种立体观感。
  辅导员沈晓蓉却是一脸讶然的看着景萧然,学生们没听出这其中的道道,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番话,可是刷新了沈晓蓉对于景萧然的又一次认知。
  如果没有对解剖知识足够了解,绝对不会这等理解,这超越了一般学生对于课本知识的认知程度。
  “真是不简单。”沈晓蓉看着台上的景萧然,想到他开学时在图书天救人的那一幕,“或许对自己班的这个班长还是有些看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