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录取通知书

  罗素曾经说,人为什么而活着?
  他说,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他的一生。
  对于景萧然重生回来的这一世来说,他想把这句话中的爱情替换成亲情。
  对亲情的渴望,是他情感的归宿。
  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则是他职业的渴望。
  暑假最后这段时间,景萧然除了每天前往补习班,剩下的时间都在了解目前医学界最新的研究进展,同时对比自己脑海中的医学知识,罗列出未来医学界的重大进展和关键性的事件。
  未来诸多的医学研究,无论是新型药品还是理论,景萧然都详细记录在册。
  “等一下,我是不是忘了一个事……”
  “对了!樊城!”
  想到这儿,景萧然突然惊起了一身冷汗。
  因为在十多年后,就是在这个城市里……
  景萧然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他的心肝儿全在颤动啊!
  “呼……”
  景萧然闭上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随即睁开,眼中多了一抹清明和坚定。
  想要避免这场灾难,未来会困难重重,但是他一往无前。
  ……
  如果不是金缈打电话给景萧然,他差点儿都忘了回学校拿录取通知书这事儿。
  “萧然,你最终还是报了医学院。”
  “之前跟我说医者不自医,现在准备给自己把脉了?”
  金缈看起来气色不错,考上了重点大学,又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一边而去。你报的是樊城理工大学,那小美呢?”景萧然瞥了眼得瑟的金缈,作为死党,这个时候是应该给他泼一瓢冷水了。
  据景萧然所知,刘小美报考的是首都一所大学,这就意味着两人上了大学以后就得异地恋了。
  金缈摸了摸自己刚做的发型,感觉天地尽在掌握之中,“放心吧,我们情比金坚,而且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我坐高铁去首都找她,那也很快啊。”
  “呵呵……”景萧然干笑一声,说实话他不太看好金缈和刘小美。
  异地恋四年,黄花闺女都熬成了老太婆。
  “咱们等着瞧吧。”金缈嘿嘿一笑,看起来信心十足的样子。
  景萧然不再理会金缈,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
  两人来到学校,来拿录取同意书的人很多。据说领取的地方是学校的收发室,景萧然两人赶过去之后,又被告知在年级主任办公室领取。
  “又要去刘主任那儿?”金缈看起来满脸的不情愿。
  “怎么了?”景萧然好奇道,“你是去拿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也不乐意啊?”
  “萧然,不是这个原因。”金缈叹气道,“我是怕看到那个苏老师,我总感觉她看见我俩就想笑,而她的笑容有问题。”
  “哪个苏老师?”景萧然在脑海中搜寻对应的老师。
  “就是我们两次在刘刚主任办公室遇到的那个苏老师啊!”金缈瞪大眼睛道,“我觉得她长得挺好看,没想到思想出了问题。”
  “嘘……”景萧然看了眼近在咫尺的主任办公室,“金子,可别乱说了。”
  金缈点了点头,赶紧闭上了嘴巴。
  两人走到主任办公室门口,有几个同学正在里面领取录取通知书。
  “要领录取通知书的同学拿出学生证,没带学生证的用身份证也行!”刘刚在办公室里喊道,“都没有带的,回去拿了再来领!”
  “老师,我都没有带,家离学校有点儿远……”一个瘦弱的戴着眼镜的小男生道。
  “不行!”刘刚很严肃地道,“一定要有身份证明!以防有人误领或者冒领!”
  “而且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学校已经通知了大家这个问题,领录取通知书一定要拿学生证!”
  金缈用手碰了碰景萧然,低声道:“萧然,我不知道居然还要拿证件,你知道这事儿吗?”
  景萧然摇摇头。
  “那走吧……”金缈转身准备离开。
  “金子,你去哪儿?”景萧然一把拉住了金缈,有些不解地看着金缈。
  金缈义正言辞的说道:“回家拿证件啊!”
  景萧然无语了,“你是不是傻?”
  说着,景萧然就走进了办公室。
  “刘老师好!”
  刘刚抬头一看,见是景萧然,便笑道:“哎,萧然你来了!”
  “嗯,来拿录取通知书的。”景萧然笑着点点头。
  “我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刘刚从抽屉里拿出两份EMS的邮件,“咦?只有你来啊,金缈那小子呢?”
  “他啊……”景萧然故意拉长了声音,“他说要回去拿证件,您把我的邮件给我就行了。”
  景萧然接过其中的一份邮件。
  “这样啊……”刘刚点点头,准备收回另一封邮件。
  “哎哎哎!”金缈赶紧跑进教室,“刘主任,我在这儿啊!”
  ……
  “萧然,你有没有发现苏老师今天不在啊?”
  回家的路上,金缈突然蹦出了一句话。
  “没发现。”
  景萧然拆开邮件,一个简洁朴素而不失庄重,其实就是很low的录取通知书出现在眼前。
  录取通知书的封面是宁安医学院的航拍图。
  “亲爱的景萧然同学,你已被录取入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学习,请持本录取通知书按时来校报道!”
  熟悉的学校,熟悉的专业,未来可期呢。
  “萧然,今晚毕业聚会记得别迟到啊!”
  “不是已经吃过一次吗?我记得是高考完那天晚上吧!”景萧然疑惑道。
  那一天正是景萧然重生回来的日子。
  “今天大部分同学都拿了录取通知书,想最后再聚一次,以后见面的机会了就不多了,咱们的班主任,还有刘刚老师都会来。”金缈道。
  “嗯,那好,我会准时到的。”
  景萧然朝金缈挥了挥手,两人便分开了。
  金缈却站在原地,嘴巴张了老半天,有一句话实在是没说出口。
  “今晚夏珊也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