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一章 相思亦毒药

  李梦半睁眼睛,似乎听到了金缈的问话,她缓缓抬起右手,抓住自己脖颈间的吊坠。
  金缈疑惑地看向吊坠,这个吊坠是DIY的,中间镂空处好像缺了一个东西。
  景萧然也注意到了这点,“这里吊坠中间应该是放了什么东西,现在丢失了。”
  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男生走了出来,他模样秀气,面色略显苍白,声音颤抖道:“这个吊坠是我送给她的,我之前在吊坠里面放了一颗相思红豆,现在看不见了,可能是被李梦弄丢了吧。”
  “嗯?”景萧然眉头一挑,“红豆?你怎么会有红豆?”
  “我……”秀气的男生顿了顿,“我爷爷是开中医馆的,他的药材铺里有红豆。”
  “那你知道这种红豆有毒吗?”景萧然盯着男生的眼睛道,“而且是剧毒!”
  “啊?”男生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红豆有剧毒?我……我不知道!”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心里不约而同想到一种可能——李梦恐怕是吃了这颗红豆!
  景萧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应该是一起红豆中毒事件!
  男生所说的红豆,应该指的是相思豆,其别名是相思豆、爱情豆,其种子含有剧毒,摄入很小的剂量就可能导致死亡。我们平时生活所食用的是赤豆,亦称红小豆,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诗人王维曾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里讲的红豆正是相思豆,含有剧毒的相思豆。李梦并不知道红豆有毒,她只知道红豆代表着相思,代表着爱情。
  于是当她和男朋友吵架时,一气之下便吞了男朋友送给她的,这代表爱情的相思豆。
  相思亦是一种毒药啊!
  “这种红豆一旦误食,若是整颗吞下毒性很小,但若是嚼碎吞下,毒性物质释放,轻者会恶心、呕吐、腹痛,重者则出现溶血、消化道出血、呼吸困难,最后甚至因为循环衰竭、肾功能衰竭而亡。”
  刘刚见景萧然说得有板有眼,不像是开玩笑,转头看向医务室的秃头医生:“是这样的吗?红豆有毒?”
  “这……”秃头医生吞吞吐吐,神色犹豫,“这,可能,也许吧……”
  刘刚面色凝重,不再理会医务室的秃头医生。
  “有牛奶吗?”景萧然向医务室的众人问道,“现在只能想办法催吐,然后喝些牛奶阻止毒物继续吸收,这样或许能缓解李梦的病情。”
  刘刚听后立即向一旁吩咐道:“快去隔壁小卖部买牛奶!”
  身材臃肿的男老师立刻跑出了医务室。
  景萧然的出现让惊魂不定的众人有了主心骨,众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的身份和年龄。
  “那个……”刘刚看向景萧然,低声询问道:“萧然,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景萧然一笑,他早就想好了说辞:“因为妹妹的缘故,我平时很留意医学方面的知识,恰好在一个医学论坛上看过关于这种红豆的科普。”
  刘刚微微颔首,道:“那催吐对李梦有用吗?”
  景萧然苦笑:“对于身体已经吸收的毒素,催吐肯定是没用。催吐只对那些还没消化吸收的毒素有一定作用。在救护车没来之前,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牛奶买到了!”身材臃肿的男老师提着一箱纯牛奶跑进医务室。
  刘刚追问道:“萧然,你会催吐吗?”
  “哎,刘主任!我会催吐啊!”秃头医生打断他们的对话,“我知道食物中毒的催吐方法,还尝试过很多例。”
  “刘老师,让医生来吧。”景萧然对刘刚说道,“他是医生,有执照,而且催吐并不难。”
  刘刚点点头,众人让开了床前的位置。
  秃头医生让人扶起李梦,戴上医用橡胶手套,开始按压她的舌根,并触碰她的扁桃体。
  这种动作就能够使机体产生反射,并发生呕吐反应。很多正常人都用这种催吐方法减肥,但如果长期使用,可能会发生返流性食管炎、胃炎,得不偿失。
  “这医生的发量……”景萧然看着秃头医生撇脚的动作,心道,“不应该啊,按道理来说,发量如此稀少,业务水平应该也不差啊!”
  “她怎么不吐啊?”秃头医生反复试了好几回。
  “手指再深一点儿!用力些!”景萧然在一旁小声道。
  “啊?”秃头医生闻言,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加重了几分。
  “唔唔唔……”李梦突然睁大眼睛,嘴里吐出一大滩乌黑色的食物残渣,将秃头医生的白大褂污染了大半。
  秃头医生赶紧拿来垃圾桶接住。
  “太好了,吐出来了!”刘刚凝重的面色稍微缓和,在场众人也松了口气。
  “让她缓一阵,然后给她喝牛奶。”景萧然道。
  ……
  救护车姗姗来迟,李梦被接走了。
  万幸的是,在救护车到来之前,她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
  医务室里一片狼藉,病床上和地上的血迹尚未干涸,刘刚、李梦的男朋友和秃头医生都上了救护车,医务室里只剩下景萧然、金缈和他们之前在办公室见到的那位年轻女老师。
  “唉,一颗不起眼的红豆差点儿造成这么大的悲剧。”年轻女老师道,“总的来说,年轻人太冲动,还是不要早恋比较好啊。”
  说完,年轻的女老师瞟了一眼金缈。
  金缈眼皮一抖,心道:“这女老师绝对话中有话!她不会真的怀疑我和萧然那个吧……”
  “老师,事情解决了,我们先走了啊。”金缈拉着景萧然往校外走。
  “景同学,还有金同学,我叫苏晴霏。”年轻女老师在他们身后喊道,“有空可以再来办公室玩呀~”
  “……”金缈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回家路上,金缈一直盯着景萧然。
  “金子,你是不是很崇拜我?”景萧然双手插在兜里,咧嘴一笑,“其实我刚才做的都是很基本的急救常识,而且不一定对李梦有用,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后续的治疗情况了。”
  金缈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景萧然回头看金缈,发现他神态扭捏,“你怎么了?”
  金缈道:“你说那个女老师,也就是苏老师,她真的认为我们两个搞基?”
  “啊?”景萧然一脸呆滞,“我当时开玩笑的啊!你别当真啊!”
  金缈一脸狐疑:“你开玩笑?可我觉得苏老师八成这么想……”
  “……”景萧然抚额轻叹,一阵无言。
  “萧然,我问你一个问题啊。”金缈又大大咧咧问道。
  “问吧,只要不是刚才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就行。”景萧然撇嘴。
  金缈沉吟片刻:“高考成绩出来了,你想过报哪个学校吗?”
  景萧然顿了顿:“我……可能不读了。”
  在自己死党面前,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什么意思?”金缈陡然停下脚步,质问道,“你不读大学了?”
  “嗯。”景萧然点头,依旧向前走。
  “为了给你妹妹赚手术费?”金缈又跟上景萧然的脚步,“可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要报医学院吗?这样你更能帮助自己的妹妹。”
  “可我妹妹现在最需要的是钱啊!”景萧然轻叹道,“我的书可以不读,但潇潇一定不能出事儿!”
  金缈沉默不语,他知道景萧然从初中就开始的兼职的往事,他更明白景萧然的决心。
  “你现在的目标是赚钱,那你有没有想过,等你攒够了钱,你妹妹的手术做完了,你今后要干什么?”金缈的语气平静,停下脚步看着景萧然。
  景萧然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向天空,耀眼的阳光让他眼睛微眯。
  “今后干什么,”景萧然的思绪翻涌,他想起前世急诊科忙碌的日子,“这些天我告诉自己要活在当下,珍惜现在,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可人不总得有个长远的目标吗?”金缈道,“就比如我,我的目标就是赚钱,尽一切可能去赚钱,当然不是用刑法里的赚钱方法。”
  景萧然轻轻一笑,又迈开脚步,金缈跟了上去。
  “我呀,”景萧然笑道,“如果非要有什么目标的话,那就是争取活到一百岁吧!”
  “嗯?”金缈睁大眼睛,“这是个不错的目标,若是如此,你还是适合当一个医生啊!”
  “那你就错了。”景萧然道,“俗话说,医者不自医,医生只能救别人,哪能自救?”
  “噢,说的也是,医生也不能自己给自己做手术。”金缈点头。
  “所以啊,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景萧然说出这句话,他突然就觉得世界很美好,空气很清新,甚至身旁的金缈也变帅了几分。
  ……
  两人在岔路口分别。
  金缈拿着高考成绩表回家,他首先要设置一个分数线,在之前已经报名的同学中初步筛选出合格的人,然后他要通过成绩表联系成绩优异的同学,询问他们是否有来当补习班老师的意愿。最后统计出第一批候选的补习班老师。
  景萧然回家继续制作宣传单,他准备在中小学生放假之前就开始投放这批宣传单。
  等确认好补习班的场地,金缈也统计了完整补习班老师的名单后,景萧然就决定组织一次补习班的试讲活动。
  一是为了提前宣传,二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评判每个人教学水平,以此挑选出最合适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