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进驻实验室

  回到寝室,景萧然就从档案袋里摸出了一张实验室的门禁卡。
  这是一张白色的卡片,除了在卡片的一角有个编号806,其他的没有任何字样。
  景萧然将门禁卡套上卡套,然后塞进自己的钱包里。
  别看这么小小的一张卡,可对于在实验室的人来说极为珍贵,除了老师和一些研究生,其他人都不会有门禁卡。
  就比如实验室新招的这一批大一的学生,说得好听点儿他们是去学习的,说得难听点儿他们就是“打杂”的,就根本不会发放门禁卡。
  “萧然,我们下周上解剖课就要去解剖学馆了。”
  上完课,周宝林回到寝室就嚷嚷道,“那里可是有尸体的啊,心里怎么感觉有些渗得慌。”
  说到解剖尸体,景萧然突然想到前世的一个医学生的剽悍提问。
  于是他转头对周宝林笑道:“周宝林,你说这上解剖课的尸体是自己带还是学校发啊?”
  “你说啥?”周宝林瞪大眼睛。
  一直不苟言笑的毛建突然道:“自己带……”
  廖一原表示同意:“听说尸体很少,我们自己带吧。”
  于是,周宝林“卒”。
  ……
  第二天,景萧然就把实验室基础信息表交给了林奕田,并且在他那里买了几套白大褂和一些试管和最基本试剂。
  价格和外面卖的相差无几,景萧然也乐得卖他个人情。
  这第一批试剂是景萧然准备当作练手的,自从他前世工作后,就很少做过实验室了。
  实验室的这种精细活儿,一旦疏于练习,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景萧然可没打算一开始就做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实验,他准备从一些基础的实验出发,慢慢把前世做实验的感觉找回来。
  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所需的原材料,他已经从网上购买了一些,过些天应该就能到了。
  下午景萧然刚好没有课,林奕田就把他带到实验楼熟悉一下环境。
  实验楼是距离解剖馆不远,是一栋只有四层楼的建筑。从外面看,实验楼显得格外老旧,墙上的白皮都有些脱落。
  “我们来实验楼一定得穿白大褂,然后千万不要穿拖鞋进实验室。”林奕田道,“一方面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万一带有腐蚀性的试剂泼洒到皮肤上就很不好了。二则是保持实验室良好的精神风貌……”
  “嗯。”景萧然道。
  一进实验室的大门,他就能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林奕田说道:“实验楼一楼是不需要门禁卡的,这里通常是本科生做一些简单实验的地方,平时有门卫在这里值守。”
  “我们平常所在的地方在二楼到四楼,二楼和三楼是各个老师的实验室和办公室,四楼存放的是一些比较贵重的仪器和设备。”
  “虽然仪器和设备都是免费的,但是有时候人可能很多,你就得提前预定排队了。”
  景萧然点了点头,林奕田解释得很清楚,他差不多了解了实验楼的基本情况。
  林奕田将景萧然带上了二楼,目前在二楼的实验室里做实验的人很少。
  “景萧然,你平时就在二楼的实验室,”林奕田道,“平时不会有人打扰你。”
  “谢谢林老师。”
  林奕田讲完这些便直接回了办公楼。
  景萧然被安排在了一间实验室的角落位置,这里普通的实验设备倒是很齐全。而且这间实验室的人不多,只有一个男生正在进行实验。
  “先找一下手感吧。”景萧然掏出自己背包里的试剂,他准备先做一些实验室里简单的操作,比如提取、分离、萃取之类的。
  这些都是他以后做“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基本操作。
  独自在实验做了三个小时,景萧然慢慢找回了当初研究生阶段那种做实验的熟悉感。
  “嗨,哥们儿,你新来的?”王拓老早就看到了这个被林奕田亲自带来的学生。
  “嗯,刚来实验室报道。”景萧然道。
  这可就有些不简单,能让林主任亲自带过来的学生可还没几个,这难道又是某个领导的孩子?
  王拓走到景萧然身旁问道:“你是哪个老师的研究生啊?”
  宁安医学院的硕士生导师不超过十个,招的学生就那么一些,而且相互之间都很熟悉。
  可是王拓对眼前这个同学一点儿印象都没。
  “我是本科生。”景萧然放下了手中的试管。
  王拓惊讶道:“你居然是本科生?”
  这难道是提前加入了某个老师的实验组吗?要知道本科生可是没资格自己独立进行实验的,而且看这个男生的手法完全不像是个新手啊。
  “嗯。”景萧然笑了笑,他知道眼前这个男生心中所想,“我参加了一个老师的科研项目组,所以能进来,提前熟悉一下环境,以前从没来过呢。”
  “哦~”王拓点点头。
  他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景萧然肯定是做一些简单的实验,毕竟再大的实验也会分各个小部分,然后分给下面地学生做。
  “你好,我叫王拓,咱们学校校长的研究生,药理学专业的。”
  “校长的学生,那挺好的啊。”景萧然道,“我叫景萧然,临床专业的。”
  别看宁安医学院只是一个二本医学院,有时候选择一个老师可能比学校更重要。
  “唉,好个啥,我明年都要毕业了,我老师都不知道我叫啥,在路上碰到都不认识我。”王拓叹了口气,“只希望读博的时候,他能给我介绍个好老师。”
  景萧然笑了笑没说话,这种情况在华夏学术界太常见了,名气越大的老师可能就不会管学生,都是交给下面的医生代管,整整三年研究生过完,都不知道自己学生姓名的情况太常见了。
  “你在做什么实验啊?”王拓道,“看起来都是常规的一些东西。”
  “先随便做做。”景萧然道,“还不熟练。”
  “我看你还行啊。”王拓道,“不懂的可以问我。虽然我水平也不咋样,但是好歹在实验室待了两年多。”
  “谢谢。”景萧然笑道,这个男生看起来人不错。
  王拓摆摆手:“没关系,我先走了,等会儿会来一批新生,我还得给他们开会去。”
  说完,王拓就走出了实验室,偌大的实验室就只剩景萧然一人。
  景萧然继续在实验室熟悉各种仪器,像今天这种人少的情况可不多,毕竟国庆长假刚结束,很多人可能还没回到学习和工作的岗位上。
  等之后实验室的人多了,不仅环境杂乱,使用仪器可能都得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