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五十章 临近期末考

  天色已晚,实验室除了景萧然,其他人都已经走了。
  快到晚上十一点了,如果再不回寝室,寝室大门恐怕都要关了。
  “至于论文的事情只能等到明天再继续了。”
  景萧然刚到寝室楼前,宿管周阿姨正拿着挂锁,准备关寝室大门。
  “景萧然,怎么又是你,赶快点儿,我马上要关门了。”周阿姨对景萧然喊道。
  “好嘞。”景萧然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你又在实验室待到现在才回啊?”周阿姨道。
  “嗯。”景萧然笑道,“这段时间麻烦周阿姨了。”
  开学两个多月了,景萧然几乎每天晚上都很晚回寝室。
  有时候回寝室大门提前关了,少不了需要叫宿管周阿姨来开门。
  一来二去,宿管周阿姨对景萧然也颇为熟悉。
  “不麻烦。”周阿姨道,“你们平时少用点儿大功率的电器,就是不给我添麻烦。”
  景萧然连忙点头称是,随后就走上楼。
  回到寝室,景萧然发现周宝林还没睡觉,他正在摆弄新买的电脑,而廖一原则躺在床上玩手机。
  唯独毛建的床铺却是空无一人,卫生间也没有人,看来只有他还没有回寝室。
  “毛建还没回来吗?”景萧然询问道。
  “还没呢。”廖一原放下手机,抬起头道,“应该在网吧,最近一到周末他总是往那儿跑。”
  看来,毛建与前世的生活轨迹慢慢重合了,不过景萧然平时已经在有意无意的去引导毛建往好的方面发展,没想到他还是往这条路上靠近。
  “唉。”景萧然心中叹了口气。
  看了眼时间,这个点儿毛建还没回,今晚他大概率在网吧通宵了。
  这大概就是高中被压抑得太久,一到高中就触底反弹。
  别说宁安医学院这种二本的学校,就是一流名牌大学每年都会有荒废学业而被劝退的。
  这一夜景萧然睡得很不安稳。
  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去强行扭转别人的命运,只有尽力把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不受伤害。
  一夜无话。
  天刚朦朦亮,景萧然就被寝室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原来是毛建悄悄地回来了。
  毛建的面色有些暗黄,眼圈发黑,口唇干涩,手中还拿着一袋薯片和可乐。
  “回来了?”景萧然抬头小声道。
  “嗯,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毛建轻声道。
  说完,他都没有洗漱,就蹑手蹑脚地爬上了自己的床。
  这会儿大家都还没醒,景萧然也不便多问什么。
  景萧然每天本就起得早,被毛建这么一打扰,也没了睡意,直接起了床。
  准备接下来的时间,景萧然准备暂时不用去实验室,专心在图书馆写论文。
  不过在撰写论文之前,景萧然还得做另外的一项准备。
  那就是将申请所有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专利。
  这个可是关乎他切身利益的事情。药物专利的竞争很激烈,如果没有及时申请,很可能被别人抢先。
  按照前世的发展轨迹,这种药还要很多年才会上市。景萧然虽然不急,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要加快进程,保不准哪天现世的发展轨迹突然发生改变了呢?
  半个月后。
  景萧然成功申请了相关药品专利,但是整个流程走下来,直到拿专利书恐怕还得两三个月的时间。
  与此同时,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而且这次还有实验数据的支持,景萧然论文书写的速度很快。在此期间也完成了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的论文,论文主要包括药物机制、分子通路以及可能的适应症。
  这次景萧然选择了一个影响因子稍微低一点儿的SCI杂志。
  杂志名称为《DRUGDISCOVERYTODAY》,影响因子在5.6分左右。
  当然这只是与之前的《柳叶刀》相比差一些,其实一篇SCI影响因子超过5分的论文就足够一个医学博士毕业了。
  另外景萧然之所以选择这本杂志,主要因为它的收稿速度很快,最多两个月的时间便会有回复。
  从开始实验到论文投稿、专利申请,景萧然差不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接下来就是等待杂志社的回复了。
  转眼间两个月又就过去了。
  天气已经入秋。
  南方的秋季,来得总是静悄悄的,你察觉不到他的到来,空气是带着凉意的,夹杂着缕缕缠绵的桂花香气,然而又有些莫名的伤感,似是连天的阴雨带来的愁绪。
  景萧然这两个月除了日常上课,便是偶尔去趟是实验室。
  这两个月期间,罗昕参加实验组中的一个师姐发了篇论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文章居然还带上了她的名字。
  虽然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级别的杂志,也不知道是第几作者,但是这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罗昕在新生中的声望也水涨船高,不少学生甚至老师都知道了在临床二班出了个了不得的新生,大一刚过几个月就发了文章。
  每周班级例会,辅导员沈晓蓉在开会时也多次赞扬了罗昕。
  “大家都要向罗昕学习。”沈晓蓉道,“另外,马上快期末了,大家抓紧时间复习。挂科的同学,任何评优评先都没有资格。”
  一听到期末考,教室的众人就发出一阵哀嚎。
  对于医学生来说,期末考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课程多、书本厚,只要是临近考试,无论在图书馆还是教室,甚至校园的小树林,到处都可以看到医学生的身影。
  “沈老师,能给我们划考试的重点吗?”季莹站起身问道。
  沈晓蓉面色依旧冰冷,“划重点?病人都会按照考试的重点生病吗?”
  季莹无奈地道:“可是沈老师,局部解剖学真的好难学啊,书实在是太厚了,看得人头晕眼花,什么都记不住。”
  听到季莹的话,教师的同学们纷纷附和。
  坐在景萧然身旁的洪胜叹气道:“真的是太难了,我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就只记下了目录。”
  景萧然看了眼洪胜,“谁让你在书里面夹着个手机,你看一整天,恐怕也只能记下一个总论。”
  洪胜尴尬道:“就是看不懂才玩手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