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章 五窍流血

  “暂时把旧校区列入候选名单吧。”景萧然没有过多和负责人交涉,这人显然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意思。
  接下来的几天,景萧然每天除了照常寻找补习班的场所外,剩下的时间开始制作宣传单。前世他自己做过私人家教,在街头巷尾贴过自己制作的宣传单,所以对这方面颇有了解。
  时间终于到了高考成绩公布的这天。
  “萧然,考得怎么样?”成绩刚公布,金缈就打来了电话。
  “一般吧,刚过二本线。”景萧然根本没查,他也知道金缈考得很不错,超过一本线几十分。
  “嘿嘿,不错嘛,那你猜猜我多少分?”金缈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景萧然能够想象到电话那头金缈贱笑的样子。
  “五百九?”
  “我去,你怎么知道?”金缈惊疑道,“我没告诉过你,也没跟你打过电话吧?”
  “猜的。”景萧然笑道。
  “猜得真准,我考了五百九十一分。”金缈大声道,“萧然,我们快去学校,去找刘刚!”
  “你就这么想去‘打脸’刘老师?”景萧然轻笑。
  “废话,学校门口见!”
  啪,电话就挂了。
  来到学校门口,景萧然就看到金缈蹲在大门前,脸上时不时露出傻笑。
  “别笑了,进去吧。”景萧然轻轻踢了他一脚。
  “萧然你来啦!”金缈见到景萧然马上就蹦了起来,“哈哈,我现在可是我们补习班的金字招牌呀。”
  “行!”景萧然和他肩并肩走进校门,“把你的头像印在我们的宣传单上行了吧?”
  “嘿嘿!”金缈摸了摸后脑勺,“那倒不至于。”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刘刚的办公室外。
  “请问刘刚主任在吗?”景萧然敲门问道。
  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看了眼景萧然道:“刘主任刚出去有事,交检讨的话,放在他桌子上就行。”
  我们这么像不良少年?景萧然瞥了眼旁边身材魁梧的金缈,嗯,肯定是他的原因。
  “老师,我们不是来交检讨的,我们找刘主任有其他事儿。”金缈摆手道。
  女老师仔细打量了眼金缈:“行吧,你们进来吧,坐一会儿,刘主任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景萧然和金缈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金缈小声对景萧然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老师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奇怪?”
  景萧然点点头:“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金缈一脸诧异:“你知道?”
  景萧然神秘一笑:“你知道刘老师常找哪两种人来他办公室吗?”
  金缈摇头。
  “第一种,像你这样经常去网吧或者违反纪律的,这种人一般是来办公室交检讨。”
  “第二种呢?”金缈追问道。
  “第二种就是学校早恋的小情侣。”
  金缈瞪大眼睛,声音的分贝不自觉高了几分:“你是说……”
  他指了指办公室的女老师,又指了指景萧然和自己,神色满是难以置信:“你是说,老师觉得我们两个谈恋爱了?说我们我们两个搞基?”
  “哈哈……”办公室的女老师扑哧一笑,很显然她是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什么事儿这么好笑啊?”这个时候刘刚走进了办公室,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
  办公室的女老师立刻正色道:“没有刘主任,有两个学生找您。”
  女老师指了下景萧然两人,嘴角又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
  “刘老师好。”景萧然和金缈一起说道。
  “萧然啊,我知道你们要来,刚出去打印了成绩单,名单中都是这次高考成绩优秀的同学。”刘刚说着将手中的档案袋递了过来。
  “谢谢刘老师。”景萧然道。
  “萧然你虽然刚过二本线,但对你来说很不错了。”刘刚对景萧然说道,“报考学校的时候要拿不定主意,可以来找我。”
  景萧然颔首点头,但是他会不会读大学还两说呢。
  刘刚转头看向金缈,见他装作面无表情站在一旁,有些好笑道:“考得不错!”
  “谢谢刘主任夸奖。”金缈咧嘴一笑。
  “但是吧,你这孩子聪明归聪明,就是对学习不上心,要是少去几次网吧,你怎么会只考五百九十一分呢?就算是县高考状元也不是不可能啊!”刘刚脸上又浮现出一股严厉之色。
  “呃……”金缈脸上的笑容又挂不住了,没想到考高分也会被刘刚教训一顿。
  办公室里的年轻女老师倒是诧异地看向金缈,这个脑洞大开的男同学的高考成绩居然这么好,这在全县都是名列前茅的。
  “刘主任不好了!”
  突然,办公室外传来急切的呼喊声,一个身材略有臃肿的中年男老师快步跑进办公室,他弯着腰,气喘吁吁道:“刘主任,李梦她……她晕倒了!”
  刘刚面色一紧:“你别着急,慢慢说。”
  男老师顺了口气继续说道:“刚才上课的时候李梦说自己肚子疼,我说等下课再说,可是没一会儿她就吐血了,然后就晕倒在了座位上。”
  “她现在人呢?”
  中年男老师道:“我送她去了医务室。”
  “我去看看!”刘刚闻言立刻向医务室跑去,中年男老师紧随其后,办公室的那个女老师也跟着跑出去了。
  诺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景萧然和金缈两人面面相觑。
  “东西拿到手了,我们回去吧。”景萧然道。
  “我们也去看看李梦啊。”金缈道,“反正出校园顺路。”
  景萧然道:“你认识李梦?”
  金缈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景萧然,道:“李梦在高二可是风云人物,已经连续七次月考总分排名第一,说不定是我们学校下一个清华北大的苗子,我们学校多久没出清华北大的了!?”
  景萧然对此丝毫没印象,前世这段时间他还沉浸在分手的悲痛中。
  两人来到了医务室前,发现医务室的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喂,同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吗?”金缈随手拉住了一个男生问道。
  这个男生见金缈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不好招惹,便老老实实道:“听说李梦和男朋友吵架了,之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吐了好几次血,还在教室晕倒了,不过现在已经醒了。”
  “分手导致的气急攻心?”金缈道。
  男生却摇头道:“应该不是,李梦虽然醒了,但是状态很不好,刚刚有老师已经叫了120救护车。”
  “这么严重啊!”金缈叹道。
  围观的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上课铃声响起,刘刚立刻组织几个老师将人群驱散。
  “又吐血了!鼻子也出血了!”
  医务室里突然有人传出一声惊呼。
  透过医务室窗户,景萧然隐隐约约能见躺在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女生。
  “走,我们进去看看!”景萧然眉头紧锁,他不想多管闲事,可这么活生生一个女孩儿在眼前受苦,他有些于心不忍。
  “咦?萧然我们不回去吗?哎,你等等我!”金缈跟在景萧然后面跑进了医务室。
  ……
  医务室里,李梦躺在床上,虽然清醒过来,但仍是闭着眼睛,嘴角时不时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她的衣服和床单上满是乌黑的血迹,一个男生半跪在她的身边,死死抓住她的手。
  “刘主任,没办法了,医务室里只有普通的药品,没有止血的药物,现在只能吊盐水然后等救护车来。”医务室里一个戴着眼镜,身材瘦小的医生苦笑道,他年龄不大,但是头发已经秃了大半。
  刘刚平日不苟言笑的脸上满是焦急:“我也知道她出血了,出血的原因你知道吗?”
  年轻的秃头医生尴尬地摇摇头。
  “唉,通知家长了吗?”刘刚转头问向一旁的女老师。
  年轻的女老师正帮李梦擦拭血迹,额头上满是汗水:“通知了,校长那里也通知了。”
  “她……她……耳朵里也流血了!”半跪在李梦身旁的男生忽然惊吓道,说着他的身子立刻从床上弹开。
  众人一惊,纷纷向李梦的耳朵看去。
  只见李梦的两只耳朵缓缓流出血液,虽然血量不多,但是她现在的症状极为骇人,嘴角、鼻子、耳朵全都在流血。
  五窍流血!
  除了景萧然,所有人包括医务室的秃头医生在内,都被这一幕惊吓到了,甚至于刘刚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话。
  景萧然在脑海里迅速搜罗着类似症状的疾病,然后一一比对排除。
  “她今天有没有吃什么特殊的东西?”寂静的医务室响起了景萧然的声音。
  秃头医生用眼角瞥了下景萧然:“没有,早上她和大家都在食堂吃的,而且并没有吃什么特别的食物,应该不是中毒,况且食物中毒会吐血吗?”
  景萧然没有回话,他紧皱着眉头看着李梦,不想忽略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萧然,你问这个干嘛?”金缈好奇道。
  景萧然微微眯起眼睛,他想到了一种可能,连忙道:“金子,你快去问问李梦,一定要让她想想今天有没有吃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
  “为啥要我去问这个?”金缈不解。
  “你不是认识李梦吗?”景萧然推着金缈上前。
  “哎,我是认识她,可她不认识我啊!萧然,哎,别推我啊……”
  站在李梦面前,金缈有些尴尬,众人全部投来疑惑的眼神。
  他只好硬着头皮,小声问道:“那个……李梦同学,你今天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就是和平常很不一样的东西,你以前从没吃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