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二十章 景慧的怨念

  “景慧!”陈艳芳面色阴沉,“你就是这样跟你哥说话的?”
  “妈,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他来这儿不是为了借钱吗?”
  景慧昂起脑袋,精致的脸蛋上满是怒气,气势上毫不退让。
  “小慧,你难道忘了是谁在那天晚上救了你吗?”
  “是谁拼了命的央求急诊医生给你查血的?”
  “又是谁第一时间去ICU探望了你?”
  陈艳芳的声音一顿,“是萧然!”
  “如果不是你哥,你现在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可你现在还对他说出这样难听的话!”
  陈艳芳盯着自己的女儿,脸色慢慢变得柔和,“小慧,跟你哥道歉吧。”
  景慧没有说话,仍旧高昂着头,一步都不肯退让。
  景萧然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脑海不停闪过景慧刚才说的话。
  整个过程,景萧然没有出声,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难道在景慧的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她对自己的怨念如此之深?
  景萧然并不知道景慧日后的命运,因为前世自从两家关系变差,他和景慧的联系也断了。大伯景卫国离婚的消息还是景萧然从亲戚口中偶然得知。
  景慧现在变成这样,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小慧,听妈妈的话,给你哥道一声歉吧。”陈艳芳走到景慧的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景慧大声地喊道,她狠狠瞪了景萧然一眼,说完便甩开陈艳芳的手,跑上了二楼。
  陈艳芳无奈地看着景慧离去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萧然,不好意思,我真没想到小慧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景萧然抬起头,就看见陈艳芳的脸上的苦涩。
  “我不知道她居然认为你是我们离婚的原因。否则,我也不会让你来了。”
  “萧然,你还是回家吧,这次就算了吧。”
  真的就这么回去了吗?
  如果就这么回去了,什么都不做,那景慧她……
  “大妈,还是让我去和景慧谈谈吧。”景萧然站起身,沉声道,“不管她能不能听进去,我一定得去劝劝她。”
  “唉……”陈艳芳又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她似乎苍老了很多,陈艳芳其实也才四十岁出头,两鬓却已经冒出了些许白发,额头皱纹的褶皱愈发深了。
  景萧然走上二楼,在一个卧室门前停下脚步,轻轻敲门。
  “妈!我不会给他道歉的!”
  景慧打开门,发现是景萧然,连忙关上门。
  “小慧,等一下!”景萧然伸手拦在门前,“我们谈一谈吧。”
  “谈?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好谈的?!”景慧拼命地想关上门,但是她的力量太弱了。
  “我是你哥!”
  景萧然盯着景慧,目光坚毅。
  景慧气喘吁吁,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
  她看着景萧然,慢慢松开了关门的手,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景萧然跟着景慧走进房间。
  不似一般女生那样装饰得比较粉红系,她的房间很简洁,而且相较于别墅的奢华,除了日常必备的家具,其他的一概都没有。
  书桌上摆放了很多相框,有景慧和父母的合照,还有她和那个男朋友的合照。
  景慧坐在书桌前,背对着景萧然,一声不吭的将一排排相框塞进自己的收纳箱内。
  “小慧……”景萧然轻声道。
  “景萧然,我不想见你!你走可以吗?”景慧语气冰冷,不一会儿就将书桌上的相框收拾了大半。
  “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怨念,可是郭嘉良那个男生真不是什么值得你去爱的人!”景萧然道。
  景慧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转过身,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你又不是我,你凭什么说他不值得我爱?”
  “如果他真的爱你,会让你受到这种伤害吗?”景萧然反问道。
  “这种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换个人,难道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景慧一声冷笑,“至少他能时时刻刻陪着我,我需要他的时候,他能够出现!”
  景萧然摇头:“这种事的确是你情我愿,我也没法儿说你。但是如果他真的爱你,难道就不会有安全措施?”
  “为了自己一时的爽快,让你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还说他爱你?”
  景慧眼神冷漠地看着景萧然,低吼道:“景萧然!为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要和我身旁的人作对?
  “为什么总是要说他们的坏话?”
  景萧然有些不解:“总是?我难道还说过别人?”
  景慧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景萧然,你这么快就忘了?”
  “你忘了当年你怎么说我爸妈的吗?他们就是因为没借给你家钱,你就要和他们断绝关系!骂他们没有良心!”
  “自从我从你家走后,你明明说过每年都来找我,但是一次都没有!”
  “一次就没有!”
  “现在还是因为你,我爸妈离婚了!”
  “景萧然,这就是你!你才是那个让人受到伤害的人!”
  景慧的声音越说越大,最后几乎是怒吼着说出来的。
  景萧然终于明白了景慧对自己怨念的缘由。
  原来是自己年少时,曾经对景卫国夫妇说过的那些话,因为借钱被拒,所以说出了那番话。
  而且从此再也没有找过景慧。
  景慧怒气冲冲地看着景萧然,眼神中充满了厌恶和痛苦。
  “对不起,潇潇是我妹妹,所以……所以我不顾一切都要保护她。”
  “而你,”景萧然顿了顿,“你也是我的妹妹,所以我也要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小慧,我希望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郭嘉良并不是好的选择。”
  说完这句话,景萧然转身便离开了。
  门轻轻被关上,景慧拿出收纳箱中的一个相框,眼中的泪再也崩不住了。
  相框里,一个男孩正背着一个小女生,女生的耳旁夹着一朵鲜花,男生的脸上画着鬼脸。
  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开怀大笑。
  景慧摸着相框中的男孩,一滴滴眼泪落在了上面。
  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晚景萧然拦在急诊科病床前的情景。
  还有景萧然来ICU探望的那次,其实那时她已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