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六章 打赌

  夏日的倾盆大雨来去匆匆,刚刚还是雷雨交加的天空,转眼间便放晴了大半。
  景萧然打着伞,怀里抱着那只小野猫回家了。
  “哥哥回来啦!”景萧然刚进门,潇潇就迎了出来,她一眼便看见了景萧然手中的小野猫。
  潇潇的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光芒,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养个小宠物,可是爸妈总会以各种理由拒绝。
  景母也看见了景萧然手上的猫,皱着眉头说道:“萧然,你这是?”
  景萧然一笑,拿过一条废旧的毛巾将小野猫包住:“路上遇到的,我觉得怪可怜的,就顺手带了回来。”
  “可是家里实在不适合养宠物,潇潇她……”景母没有继续说下去,潇潇的身体状况在家里是个禁忌,潇潇在场时大家都不会谈论。
  景萧然明白母亲的意思,潇潇身体弱,她担心这些宠物伤害到潇潇,又或者宠物会携带一些病毒、细菌什么的。他前世在没学医之前也这么认为,后来才知道这种感染几率极少,几乎没有可能。
  “妈,你放心吧,明天我带这只猫检查一下,没问题的话再留下来,给潇潇当个伴儿,她平时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景萧然说道。
  “可是……”景母还想说什么,就被景父打断了。
  “孩儿他娘,这事儿就依萧然的吧。”景父开口道。
  潇潇听见父亲发话,立刻喜笑颜开,跑到他身边狠狠亲了一大口:“爸爸,你太好啦。”
  景父随即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潇潇你先回自己房间,我和你哥有事儿要谈。”
  “嗯。”
  潇潇找到一个纸质箱子,从景萧然手中接过小猫放置在箱中,便开心地跑回房间。
  景母给景萧然端来了一碗面条,面条中只有一些青菜外加一个鸡蛋。
  “萧然,你先吃吧,吃完我在说。”景父道。
  景萧然笑着摆手:“爸,您说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没关系。”
  景父点点头,从上衣口袋摸出一根烟。
  “你昨天喝多了,我都没来得及问你考得怎么样?”
  景萧然吃了口面:“还行吧,应该能过国家二本线。”
  景父点燃了香烟,烟雾缭绕中,他叹了口气:“萧然,我知道因为潇潇缘故,你付出了很多,从初中就开始做兼职,我和你妈妈都没给过你上学期间的生活费和学费……”
  “爸您别说了。”景萧然停下了筷子,“潇潇是我的妹妹,更何况您和妈妈每日操劳,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景父又深深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的身子微屈,仿佛又老了几岁:“可爸妈还是没用,没能力照顾好你们俩。唉……还有我们的那些亲戚,说到潇潇他们都一个劲儿的同情可怜,可一谈到手术费,他们就不吱声了。”
  景萧然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说道:“爸,潇潇的手术费还差多少?”
  景父闭着眼睛,将手中的烟头熄灭:“还差四十万,我和你妈算过了,最快三年就能攒够了。”
  “可医生不是说最好八岁之前手术吗?”景萧然放下碗筷,起身道,“爸,要不我不读大学了,我出去赚钱吧!我一定能赚够潇潇剩下的手术费!”
  景父没有说话,他又重新将那根熄灭的烟点燃。
  “萧然你才高中毕业,又没有什么技能,还没成年,你出去能干啥?哪个地方会聘用你?去工地搬砖吗?现在工地也不招童工!”
  “爸,我一定可以的,我……”
  景父打断了景萧然的话:“这次找你谈话就是为了这个,我知道你想为潇潇赚够手术费,你在我面前也提过好几次不想读大学了。潇潇的手术固然很重要,但是我们也不能毁了你的前途,没读大学能有什么好前途?像我和你妈一样吗?只能做些体力活?更何况爸妈还年轻,我们多打几份工,多加点班,肯定可以快点儿攒够手术费。”
  前世景萧然也这么向父母提议过,不想读大学,想出去打工赚钱,但是父母都拒绝了。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他重生了,他是这个世界的先知者,他多了十几年的人生经验。
  “爸,要不这样吧,我跟您打个赌。”景萧然思忖了片刻,既然父母不同意,那只能换个思路了。
  “打赌?”景父有些疑惑。
  “嗯。”景萧然认真说道,“爸,如果我在大学开学前能挣到一万块,哦不,是三万块,那是不是就能证明我有能力赚到钱,不用去上大学了?”
  景父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你要赚三万块?”
  景萧然郑重地点了点头。
  景父突然一把抓过他的胳膊,沉声道:“萧然,你可不要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啊……爸妈还能干好些年的……”
  见父亲越说越离谱,景萧然赶紧制止住了他,无奈道:“爸……我不会触犯法律的。”
  “那你怎么三个月赚三万?”景父再次询问道。
  景萧然笑道:“爸,您就说您跟不跟我打这个赌吧?”
  景父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看来你是已经有想法了?”
  景萧然笑而不语。
  “好,萧然,我跟你赌!”景父欣然接受。
  景萧然兴奋不已,只是他没看到景父眼中闪过的那丝狡黠。
  “若是你没有赚够三万块,那你就好好给我去念书!”
  “好的,老爸!”
  第二天一大早,景萧然就带着小野猫去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后才安心的交给了潇潇。
  “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成员。”景萧然将一个简易的猫笼递给了潇潇,“作为它的小主人,潇潇你给它取个名字吧。”
  潇潇开心接过猫笼,看着小猫咧嘴直笑:“那就叫它小白吧。”
  “啥?”景萧然目瞪口呆看着这只浑身黑得发亮的猫,“小……小白?”
  潇潇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嗯,哥哥你仔细看,小白的额头上有很小的一撮毛是白的。”
  景萧然扼腕叹息:“行吧,你的猫,你想取什么名字都行。”
  回到家,景萧然第一时间就打了个电话。
  “喂,金子吗?”
  “萧然?哈哈,你这家伙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不陪你家夏珊了?”
  “别闹,我有事儿找你,有空吗?”景萧然无奈道。
  “当然有,作为一只远近闻名的单身狗,有的就是时间。”
  景萧然道:“找个地方见个面吧。”
  “星星网吧?”
  “行,我马上出门。”
  金缈,绰号金子,景萧然的死党,同时也是景萧然和夏珊的初中同班同学,三人在高中也是同一所学校。
  景萧然挂了电话,客厅里潇潇正爱不释手的和小白在玩闹。
  “潇潇,我出门一趟,你在家别乱跑,我马上就回来。”
  “好的,哥哥。”潇潇回头看了眼景萧然,便继续逗猫去了。
  “这丫头,真是有了小白就忘了哥哥。”景萧然摇摇头就出门了。
  星星网吧位于县城中学的旁边,地理位置极佳,每当放假网吧的生意都极为火爆,简直是一座难求。
  景萧然刚踏进星星网吧,就听见金缈那标志性的大嗓门。
  “我靠,推塔啊!你怕啥啊!”
  “你别跑啊!我靠,又卖我!”
  金缈玩得起兴,座位周围还围着一圈小学生,这群小学生没法上机,只能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
  “喂,金子同学,停一停。”景萧然使劲儿挤到了金缈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然你来啦!”金缈摘下耳机,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道,“等下啊,等我打完这把。”
  “嗯。”景萧然实在不喜欢网吧的气味,烟味儿中还夹杂着一股脚臭味儿,“我在网吧门口等你。”
  约莫五分钟,金缈笑嘻嘻地走出网吧。
  “这群人太坑了,连续输了三把了。”金缈讪讪说道。
  “这么说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在网吧了?”景萧然笑道。
  “嘿嘿。”金缈打着哈哈,“夏珊呢?怎么不见她啊?”
  “今天是我找你有事儿。”景萧然不想谈论到她。
  “可你们之前简直是个连体婴儿……哎哎哎,我不说了,你别走……”
  景萧然作势要走,金缈一把拉住了他。
  “我和她分手了。”景萧然淡淡说道。
  金缈睁大了浑圆的眼睛:“分手?”
  这两个连体婴儿分开了?连体婴儿分开了还能活吗?景萧然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啊!
  景萧然点点头:“所以金子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了。”
  金缈呆呆地点头,他作为两个人的同学,深知二人感情,这消息可真是太突然了。
  景萧然和金缈找到了家网吧旁的奶茶店,金缈一路上精神恍惚,震惊于两人分手的消息中不能自拔。
  “喝什么?我请你,珍珠奶茶?”景萧然道。
  “哦。”
  “金子,暑假你有什么打算吗?”景萧然问道。
  “哦。”
  “嗯?我问你暑假有什么打算?”景萧然皱眉。
  “啊?你说啥?”金缈回过神。
  景萧然有些无奈:“我问你暑假有什么打算。”
  “啊,这个啊,打游戏吧。”金缈慵懒伸了伸腰,“除了打游戏还能干啥?”
  “金子,你有没有想过赚钱?”景萧然神秘一笑。
  金缈百无聊赖道:“赚钱?你是说发传单还是卖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