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六章 新型口服抗凝药

  医学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学科。
  她包含着生命科学和人文科学。
  生命是最神秘莫测的东西,她在显微的世界里,充满了不确切。
  而人文却是最简单的事物,她在现实世界里,需要的是医患之间彼此的信任。
  “洋洋”后续的事情似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孟可欣再没有在心脏外科二病区出现过,那个流产的护士亦如此。
  术后的第三天,潇潇没有发生任何并发症,摘掉了监护仪。
  术后的第六天,潇潇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外科介入无需拆线),李秋雨准许潇潇次日出院。
  术后第七天的早上,这也是李秋雨最后一次查房。
  这个年代,网上售票还未普及。景父一大早上便前往医院代售火车票的窗口买票。
  李秋雨走进6号病房,身后依旧跟着那两个实习医生。
  “心脏杂音明显减少。”李秋雨收回听诊器,“复查的心脏超声显示,肺动脉压力处于正常高值,以后应该能慢慢恢复。”
  室间隔缺损,如果长期不处理,就会导致肺动脉高压,最后形成肺源性心脏病,致呼吸衰竭、心脏衰竭。
  景萧然笑着点头:“谢谢李医生。”
  “潇潇,你记得出院后要按时吃药,这个药一定要吃六个月。”李秋雨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
  “好的,谢谢李叔叔。”潇潇嘟着红润的小嘴,“这个药一定要吃六个月吗?”
  “嗯,一定得吃六个月。”李秋雨笑着摸了摸潇潇的脑袋,“但是如果刷牙有出血,或者身上有瘀斑、瘀点,要及时对哥哥说。”
  “好吧。”潇潇拉拢着小脑袋,吃药是她最不喜欢的事儿了。
  李秋雨转头对景萧然道:“封堵器是个异物,异物在体内容易长血栓,所以得吃六个月的抗凝药——华法林。”
  “同时注意有没有出血的症状,比如牙龈出血,皮肤黏膜的出血点。”
  “另外,出院后的第一个月,每周都要带潇潇去当地的医院测凝血项。”
  华法林是香豆素类抗凝剂的一种,在体内有对抗维生素K的作用。可以抑制维生素K参与的凝血因子Ⅱ、Ⅶ、Ⅸ、Ⅹ的在肝脏的合成。
  华法林的剂量反应(国际标准化比值)关系变异很大,受许多因素影响,因此需要严密监测INR(国际标准化比值)。
  景萧然闻言,随口便道:“为什么不用拜瑞妥?吃华法林检测INR有些麻烦啊,每周都要去医院采血,测凝血项。吃拜瑞妥就不用测INR了。”
  “你说的是什么药?”李秋雨向景萧然探过脑袋,满脸都是疑惑不解。
  “拜瑞妥啊,新型口服抗凝药!”
  景萧然说完便后悔了。
  所谓的“新型”口服抗凝药,是对于十年后的医学界来说的。
  现在,拜瑞妥这个药肯定没有上市,甚至都还没有开始研发。
  李秋雨摇头道:“我没说过有这种药啊,医院一直用的是华法林,难道现在还有不需要监测INR的抗凝药?”
  说着,李秋雨回头看了眼两个医科大学的实习生,“你们听说过吗?”
  两个实习生均摇头:“没听过。”
  “咳咳……”景萧然清了清嗓子,随即正色道,“这是国外研发的最新抗凝药物,国内应该还没有上市吧。”
  “是吗?”李秋雨重复着景萧然的话,“国外最新的抗凝药物?还不需要监测INR?”
  景萧然重重地点头:“没错!”
  “行,回头我了解一下。”李秋雨盯着景萧然笑道,“不过现在我们医院只有华法林,所有没办法,只能麻烦一些了。”
  “没关系,华法林也挺好的,便宜嘛。”景萧然摸了摸后脑勺。
  李秋雨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华法林的确很便宜。
  但是他这语气明显是把华法林和那个新型口服药相比较了,也就是说景萧然不仅知道那个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存在,而且知道它准确的价格。
  可是李秋雨敢肯定,无论华夏还是欧美,市场上绝对没有这种药!
  那这个药难道是景萧然杜撰的?
  但是他完全没有必要编造这么一个谎言,而且说得如此逼真。
  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个少年真的只是一个二本院校的医学生?
  李秋雨又想到第一次和景萧然见面时,他随口就说出了外科介入封堵术治疗室间隔缺损的新术式。
  “萧然,我记得你曾经说自己是宁安医学院的?”李秋雨突然道,“你现在大几?”
  景萧然有些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毕竟那是他伪造的。而且潇潇还在当场,等会儿还得“贿赂”她,封住这个小丫头的嘴。
  但是李秋雨都这样问了,他也不好不回答。
  “宁安医学院,大一。”
  “哪个专业?临床的?”
  “嗯。”
  “虽然是个二本医学院,但是也出了不少名医大家。你们学校最有名的校友你知道是谁吗?”李秋雨道。
  景萧然当然知道,毕竟是他前世的本科母校。
  “吴启明,宁安医学院86届毕业生,现在是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
  “嗯,不错,他是我师兄。”李秋雨心里腹诽道,难道景萧然还真是宁安医学院的?
  “啥?你们是师兄弟?”
  景萧然还是第一次知道两位大佬的关系,两个人都有很传奇的一生。
  李秋雨的传奇不再赘述。
  而吴启明是二本医学院毕业,考上国内重点医科大学研究生,然后出国读博,一路深造,发表多篇顶级论文,最后入了美籍,成为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并且多次受邀回到本科母校演讲,景萧然在前世还有幸听过一次吴启明院士的讲课。
  “李医生你是心脏外科的,但是我记得吴启明院士好像是是药学院毕业的吧?”
  景萧然言下之意,两个完全不同的专业怎么会牵扯在一起。
  李秋雨脸上出现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吴启明师兄主要研究的领域是心血管药理学,我是心血管外科。在国外,我和他曾经待过同一个实验室。”
  景萧然恍然大悟,但是随即也有些纳闷,李秋雨怎么突然跟他讲起这个,而且他这个这笑容配合着清秀的面容,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对!心血管药理学!”
  景萧然突然意识到,吴启明的研究领域是心血管药理学,那么作为同为师兄弟,那李秋雨肯定对心血管药理学也极为了解,不会不知道抗凝药的最新进展。
  “看李秋雨瞅自己的眼神,这人八成儿是知道了自己在说谎。”景萧然心里苦笑,这些前世经常用的词说习惯了,总会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