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无法拥有的一个人 中

  “肺癌吗?”景萧然看着肿瘤内科的病房门,心中生出了一种无奈感。
  若是别的病,他或许有机会可以帮忙,但是涉及到肿瘤,他恐怕无能为力。
  更何况是肺癌晚期,肿瘤已经扩散至其他脏器。
  也许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可以延长她母亲的生存期,但是这药至今还没上市呢。
  刘小美在医院待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到了晚上七点左右便回了寝室,然后她立刻又换上高跟鞋,穿着一套格外清爽的衣服出门了。
  这一次,刘小美没有坐任何交通工具,一路步行,景萧然和金缈尾随其后。
  “这里是……”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景萧然感觉有些不对,周围全都是酒吧、KTV以及洗浴中心这些地方。
  刘小美穿成这样来到这儿,到底想来干什么?
  金缈的面色一直紧绷着,衣袖中的拳头捏得死死的。
  突然,刘小美在一间酒吧的门口停住了脚步,她稍稍整理了一番仪容,然后迈腿走进酒吧。
  景萧然看着一言不发的金缈,轻声道:“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一切的猜测都是徒劳的,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金缈点了点头,跟在景萧然的身后走进酒吧。
  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地摇摆着身体,极其优雅地调配着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颓废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
  在舞池中间里形形色色的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
  景萧然和金缈找了个卡座,点了两杯啤酒。
  “萧然,你看见小美了吗?”金缈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刘小美的人影。
  景萧然摇头,一进酒吧,刘小美似乎就消失了。
  两人等了大概十分钟,从酒吧的后台里走出一个浓妆艳抹,穿着低胸装和超短裤的刘小美。
  她居然是刘小美。
  金缈的情绪很不稳定,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的上下起伏。
  景萧然凝神看去,刘小美坐在了一众客人之间,其中有男有女。
  虽然听不清他们之间的说话,但是见刘小美频频举杯喝酒,景萧然心中便有了猜测。
  陪酒女郎吗?
  刚刚就有一名穿着暴露的女性想要来他们这座陪酒,被景萧然拒绝了。
  这种“灰色职业”,表面上是推销酒水,实际上很多人都在背后进行着***。
  即便有女生开始真的只是来推销酒水,但是在种环境工作,别的女生来钱那么快,有几个女生不会动心,转而去做肮脏的交易呢?
  突然,金缈嗖的一下就站起身,这一次景萧然没有再阻拦了。
  金缈径直走向刘小美那一桌,景萧然跟在他身旁。
  “大哥,今天人多热闹,你们可得多喝点儿。”
  “哈哈,可以可以!只要小妹妹你陪着大伙儿一起喝,我们就一直喝下去!”
  刚走近,景萧然就听到了刘小美和一个手臂上全是纹身的男子的交谈。
  刘小美举起啤酒杯,正欲灌下。
  金缈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一把抢过了刘小美手中的酒杯。
  “小美!你怎么会来这里!”金缈紧紧盯着刘小美,眼中有心疼,更有愤怒。
  在座的众人皆是一愣。
  刘小美呆呆地转过头,看见金缈和景萧然的一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喂!你小子是什么人啊?来捣乱的?”纹身男站起身。
  刘小美脸上露出一丝的苦涩,随即转过脸笑着对纹身男说道:“大哥,您别急,这人是我表哥,找我有点事儿,我先出去一趟。”
  “哦,这样啊。”纹身男点了点头,又坐了下来,“你快去吧,回来继续陪着我们喝。”
  刘小美对着纹身男甜甜的一笑,然后转身就向酒吧外走去。
  金缈放下啤酒杯,连忙跟了上去。
  已经接近晚上八点,酒吧外,到处都是一片霓虹和喧闹。
  在景萧然的数十米开外,金缈正一脸愤然的和刘小美说些什么。
  不到两分钟,两人的谈话结束了。
  金缈直接就跑开了,刘小美则是眼眶红红的走了回来。
  景萧然看了眼金缈跑开的背影,这小子应该不会出事儿。
  他便拦下了刘小美。
  “小美,我们俩能谈谈吗?”景萧然出声道。
  刘小美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酒吧外的一个角落里。
  “萧然,谢谢你。”刘小美轻声道,“其实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已经满足了,这么远跑来京都找我。”
  “还有萱桐,我知道暑假补习班私人家教的那次机会,也是她让给我的。”
  景萧然沉声道:“那金缈呢?”
  刘小美化着浓妆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萧然,你知道吗?我妈妈是肿瘤晚期。”
  “其实她以前的病情挺稳定的,吃着国产的化疗药,我出去兼职,爸爸每个月都会给一笔钱,家里还能负担得起。”
  “但是这一次她的病情突然恶化,樊城的医疗水平已经没希望了。所以只能来京都看病,试一试最新的靶向药和放疗有没有效果。”
  “可一个疗程的靶向药就得上万,放疗的费用更是数十万。”
  “我真的没办法了。”刘小美凄然地说道,“这不是一两万块能解决的问题,我家就是个无底洞,这个窟窿永远都不补上的。”
  “我知道金缈他家也不富裕,他现在可以借两万,那以后放疗的数十万怎么办?还有住院其他的一些费用怎么办?”
  “萧然,我知道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人财两空,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我已经借了很多钱,我不想再把金缈拖下水,他不应该陷在我这里啊!”刘小美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在景萧然的耳里却振聋发聩。
  肿瘤,这个恶魔让华夏多少家庭人财两空,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它见证了无数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也见证了无数的相忘江湖。
  夜晚的凉风拂过景萧然的脸颊,他的眼睛有些湿润,眼前的这个叫刘小美的女生让他十分的动容。
  “小美,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的。”景萧然道,“你可能也知道我妹妹的事儿。”
  “在之前,为了凑齐我妹妹的手术费,除了违法犯罪的事儿,我什么都能做。”
  “但是小美你知道吗,最后凑齐手术费的人,居然是我的大妈陈艳芳,她是我以前特别讨厌的一个人长辈,没想到是她成全了我们家。”
  景萧然继续道:“很多时候,你并不需要一个人承受这些痛苦。你还有亲人,你爸也在为你担心,你还有金子,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
  刘小美的眼泪突然如泉水般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