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十四章 第一句话就在撒谎

  不过现在人多口杂,做生意这事儿也不急于一时,景萧然想单独找个时间和金缈谈谈,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后世发展慢慢透露给他。
  烈日当空。
  地面像已经着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
  冷饮店的人也越来越多,大部分前来逛街的人都受不了这热辣的天气。
  “没记错的话,我们的初衷是出来逛街的吧。”景萧然道,“看看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不想动了?”
  季莹和周祖昆在闲聊着,时不时传出一阵欢声笑语。
  金缈则是拿着手机一直在发信息,看样子是在和刘小美聊天。
  林萱桐安静坐在位子上,拿着冷饮店里的一本杂志翻阅。
  “萧然,外面太热了,感觉室内和室外是冰火两重天。”金缈又点了杯冷饮,“我看呐,下次我们直接组织室内活动得了,这鬼天气让人心烦意乱。”
  金缈将手机塞进了口袋,看样子是和刘小美聊完了。
  “我赞成。”林萱桐轻轻一笑,举起了小手。
  这时候,冷饮店走进了一个穿着熊玩偶衣服的人,他头上戴着一个熊型的头套,手里拿着一叠宣传单。
  冷饮店里众人的目光都被这穿着熊玩偶衣服的人吸引了。
  “哎,萧然,”金缈突然低声道,“你猜这穿着玩偶服的人是男生还是女生?”
  因为穿上玩偶服显得很臃肿,从外面体型上倒是分辨不出性别。
  周祖昆凑过来道:“我觉得是个女生,你看她脚步有虚浮,看起来力不从心,不像是个男生的样子。”
  “你还能看出她脚步虚浮呀?”季莹捂嘴笑道,“我怎么看不出?”
  “猜的猜的。”周祖昆笑道。
  景萧然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穿着玩偶衣服的人。这玩偶衣服的材质是棉的,肯定没有散热功能。
  外面天气这么炎热,居然还能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在街头发传单,可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
  “我觉得应该是个男生。”景萧然道,“哪个女生能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在烈日下发传单?”
  众人觉得有理,光是想象穿着这个衣服,就感觉心中生出一股燥热。
  林萱桐点点头:“记得我们几个刚到汉街来的时候,就碰见了熊玩偶人。我们还休息了这么久,他却一直在汉街里发宣传单。”
  不一会儿,穿着玩偶服的人从冷饮店的前台里拿着一叠宣传单就出门了。
  看来这个人是冷饮店招的临时工。
  刚走出冷饮店的熊玩偶人突然在门外的墙边坐下了,然后缓缓躺在了地上。
  景萧然几人一直都在关注着这熊玩偶人,还以为这人是故意卖萌的。
  只是等了半天,这熊玩偶人仍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冷饮店前台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也察觉到不对劲儿,立刻朝店外跑去,
  她跑到玩偶人身前,将他扶起,然后摘掉了头套。
  头套下,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生半睁着双眼,牙关紧闭,满脸通红,肩头的短发已经被汗水浸湿。
  “萧然,我猜对了,她是女生!”周祖昆喊道。
  景萧然没有回应,站起身,朝着门外的熊玩偶人走去。
  “萧然,你干什么去啊?”金缈正想跟上前,就被景萧然阻止。
  “你们别来,我去看看就回来。”
  走上前,景萧然就听到了冷饮店老板娘急切的声音。
  “晓丹,你怎么了?”
  短发女生口唇苍白,声音虚弱,“张姐,我……就是头晕,没力气。”
  “我都说了这么热的天气让你别逞强,唉。”
  “没事儿,我休息会儿就行了。”短发女生道。
  景萧然眉头一皱,这女生很明显就是有脱水的迹象。
  这种炎热的天气下,穿着棉制玩偶服,不脱水才怪呢。
  景萧然走上前,轻声道:“她应该是中暑了,有些脱水的迹象。”
  “脱水?”冷饮店老板娘抬头看着景萧然,疑惑道,“你是……”
  “我是一个医学生。”景萧然道,“快把她的玩偶服脱掉吧,然后喂点儿盐水。要是严重的脱水可能就得去医院了。”
  “哦,好。”
  冷饮店的老板娘将短发女生的玩偶套脱掉。
  脱掉玩偶服,短发女生的整个身子就像是泡在汗水里一样,衣服全部都湿透了。
  “姐,你给她换套干衣服,暂时不要喝冰水,然后在通风的地方休息会儿就没事了。”
  “好的,谢谢。”冷饮店老板娘对景萧然一笑,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短发女生看了眼景萧然,便闭上眼睛,她已经虚弱得有些说不出话。
  老板娘将短发女生带回了冷饮店的休息室,景萧然走回了冷饮店。
  “萧然,那个女生怎么了?”金缈问道。
  “中暑了。”景萧然道,“这么热的天还在外面发传单,一般男生都受不了,何况她一个小女生。不过我看情况不太严重,休息会儿就好了。”
  “景萧然,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啊?”季莹问道,“就比如昨天那种情况你都能处理。”
  “昨天?”林萱桐不解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景萧然没跟你们说啊?”季莹诧异道,她以为这种救人的事迹,景萧然肯定会广而告之。
  “昨天啥事儿啊,给我们讲讲看。”周祖昆也来了兴趣。
  景萧然还没回答,季莹就把昨天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你们不惊讶?”季莹看大家的表情都很正常。
  “不就是心肺复苏吗?”金缈道,他还知道景萧然会处理红豆中毒、工业酒精,还用心肺复苏救过自己的亲妹妹。
  季莹漂亮的眸子瞪得圆圆的,转头看向林萱桐和周祖昆,“这事儿……很正常?”
  林萱桐点了点头,周祖昆顿了顿也点点头。
  他们和金缈待得时间久了,从金缈那儿也得知很多关于景萧然的事。
  在他们看来,对于景萧然来说,心肺复苏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于是,他们下意识的就忽略了景萧然还只是初入医学院的新生。
  季莹有些无语了,她突然想到自己表哥刘宝车的话,可能不是她太差,而是景萧然太过于突出了。
  “帅哥,刚才谢谢你了。”
  这时候,冷饮店的老板娘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姐,您这是在跟我说话?”景萧然看了眼自己旁边的几个其貌不扬的男生,觉得老板娘还是有很大概率在叫自己。
  “对啊。”老板娘轻笑道,“晓丹已经好多了,我给她换了件干衣服,喝了点儿糖盐水。”
  “那就好。”景萧然点点头。
  这老板娘的话不可信啊,第一句话开始就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