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六章 何楷儒的打算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何晓娜还是早早就起了床。
  实验室的工作就是这一点儿不好,试管中的细胞可不会休假,一天不去看它们,它们娇嫩的身躯就会消亡。
  何晓娜原计划是去实验室培养细胞,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就没了兴致,便打电话拜托实验组的同学帮忙。
  她现在盘腿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薯片,一手拿着遥控器,在漫无目的地切换频道。
  “人和人之间地差距这么大的吗?”何晓娜喃喃道。
  虽说她平时在实验室不怎么上心,但是起码在实验室已经待了数年时间,何楷儒这个“楚天”学者抽空还会亲自教导她。
  可是她至今只有一篇SCI水刊的论文,还是何楷儒帮他代笔写的。
  “砰……”
  这时候,房门被轻轻打开。
  何楷儒从外面回来了,手中还提着两包礼品盒。
  “爸,你昨晚怎么没回家啊?”何晓娜抬头看了眼何楷儒。
  他手中拿着的两包精致的礼品盒,想必又是别人送的。
  “昨天樊城有个华夏药学会议,晚上喝多了便在宾馆歇息了。”何楷儒把礼品盒放在茶几上,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然后坐到了何晓娜的身旁。
  “对了。”何楷儒突然道,“小娜,我记得你今天还有实验要做,怎么今天不去实验室了?细胞培养一天都不能松懈,出了差错可就前功尽弃了。”
  “爸,我今天不太想去,我让实验室的同学帮我照看一下。”何晓娜无精打采地说道。
  “怎么了?”何楷儒关心道,“是实验出了问题?”
  “没有。”何晓娜摇了摇头,“爸,你觉得本科就能发SCI文章的人多吗?”
  何楷儒好奇地看向自己的女儿,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爸你就说一下嘛。”何晓娜道。
  “本科发SCI文章?”何楷儒沉吟一声,“本科能发SCI的人是凤毛麟角,而且大多时极为勤奋或者好学的人,同时还要有机会在本科期间加入实验组,这样才有很小的概率发SCI文章。”
  “据我了解,我们宁安没有本科生发表过SCI文章,不过我倒是听说樊城医科大学有大四的学生发过一篇,但好像是SCI中的水刊。”
  “哦,我知道了。”何晓娜闻言点了点头,瘫软地靠在沙发上。
  “晓娜,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何楷儒道。
  “爸,你知道我们实验室最近有学生发SCI了吗?”何晓娜反问道。
  “噢,是吗?”何楷儒笑了笑,“那挺不错的,哪个期刊?”
  “《DRUGDISCOVERYTODAY》。”何晓娜轻声道。
  何楷儒正欲拿起杯子喝水,听到这话,右手僵在了半空中,然后又缓缓放下。
  何楷儒发过不少5分以上的SCI论文,所以深知其中的难度,即便是他自己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最令何楷儒感到惊奇的是,如果是博士研究生发表5分的SCI论文,倒是可以说得通,可宁安医学院并没有博士点,根本没法招博士研究生。
  所以这个发表了5分SCI论文的学生,只能是个硕士生,那这可就不一般了。
  “校长的硕士研究生?”何楷儒眯起眼睛询问道。
  何晓娜摇了摇头,“不是。”
  “难道是胡建波的研究生?”
  胡建波是药学院另外一个比较出名的教授,指导了不少硕士研究生。
  “爸,他是本科生。”何晓娜摇头苦笑道。
  “什么?”
  表情一直颇为平静的何楷儒,此时也淡定不起来了。
  他嗖地一下站起身,目光如炬地看着何晓娜,
  “本科生?”
  “嗯。”何晓娜道,“爸,我前天不是打电话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景萧然的学生吗?就是他发的这篇5分的SCI论文。”
  “景萧然?”何楷儒缓缓坐下身,“姓景?”
  “是的。”
  “景……萧然。”何楷儒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晓娜,你知道他论文的题目吗?”
  “嗯,我听林奕田老师说过。”何晓娜仰起头,仔细回忆了一番,“好像是《theDevelopmentofneworalanticoagulants》。”
  “新型口服抗凝药?难道是……”何楷儒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立刻又站起身,看向何晓娜,“你确定这个学生姓景?”
  “确定啊,他在咱们实验室都待了两三个月了。”何晓娜道,“我之前让他加入咱们实验室,他还挺不乐意的。”
  “姓景,发的还是关于药理学的文章……”何楷儒陷入了沉思。
  “爸,景萧然他还是大一的新生。”
  “您说有没有可能是什么人代笔写的?”
  “爸,你在听我说吗?”
  何楷儒回过神。
  “我知道了晓娜,我有些急事儿,先回学校一趟。”
  何楷儒说完,拿起自己的外套便匆匆出了家门。
  “爸,你这……”
  何晓娜没预料到父亲的反应如此强烈,怎么刚回家突然又要走了?
  ……
  去宁安医学院的路上,何楷儒拨通了林奕田的电话。
  “喂,是林老师吗?”
  “嗯,何教授好。”
  “你现在在学校吗?”
  “何教授,今天我轮值,正好在学校办公楼。”
  “好的,我马上来找你。”
  ……
  把车停在办公楼下,何楷儒一路小跑着走进林奕田的办公室。
  “何,您这是有什么急事吗?”林奕田见何楷儒进门,连忙站起身。
  “林老师,把最近那个景萧然的发的论文样本给我看看。”何楷儒进门就说道。
  “好好。”林奕田立刻从身旁的文件柜中拿出一个档案袋。
  “林老师,有学生发了这种级别的论文,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何楷儒伸手接过档案袋,开始翻阅景萧然的论文。
  “何教授,他这只是投稿吧。”林奕田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杂志社并没有收稿,而且我觉得学生投这种期刊,能中稿的概率微乎其微,就没告诉您。”
  何楷儒摆了摆手,示意林奕田安静,他要专心地看这篇论文。
  或许林奕田看不懂这篇论文,但是何楷儒自己本身就是药理学出身。
  从读这篇文章开始,何楷儒就觉得这学生英文的水准甚至超过了一般博士的水平,完全不像是个本科生。
  至于论文的内容,他是越看越心惊,这完全是研发了一种新药啊!
  片刻后。
  何楷儒慢慢放下景萧然的论文。
  他终于知道辉瑞公司这次来宁安医学院的目的了,八成儿是冲着“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专利来的。
  药品专利啊!还是被辉瑞看中的药品专利!何楷儒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他在实验室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这种东西。
  “何教授,这篇论文有什么问题吗?”林奕田小心翼翼地说道。
  何楷儒沉声道:“对方杂志社应该是已经收稿了。”
  “什么?!”林奕田一惊,“他……这……收稿了?”
  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林奕田的认知范畴。
  “林老师,你先别急着惊讶。”何楷儒继续道,“景萧然是我们学校大一的学生?”
  林奕田点点头。
  “这篇论文是在我们实验室做实验期间发的?”
  “嗯。”
  听到林奕田肯定的回答,何楷儒心中隐隐有了个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