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七章 新的竞争对手

  “萧然,真是对不住,我劝了他们很久,可是实在没办法。”周翠蛾叹气道。
  “周阿姨,没关系,这是难免的。不管怎么样,我和您之前的约定还在。”
  景萧然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阿姨,您告诉我具体的原因吗?”
  “唉……这个……”周翠蛾的语气有些犹豫,“其实没什么,就是城南也新开了补习班,他们都去那儿了。”
  景萧然声音一顿:“城南的补习班?”
  “嗯,听我这几个朋友说,城南补习班的费用比你们低,而且有一些名牌大学的学生。”
  “谢谢周阿姨,想退费的家长,您直接带他们来找我们就行。”
  “好的。”
  挂了电话,景萧然有些弄不明白了,城南的补习班?之前理工大学的大学生办的补习班不是在城西方向吗?
  难道又新开了一家补习班?
  景萧然将手中的咨询表递给了金缈,道:“金子,你和小美先在这儿留守,我出去一趟。”
  “怎么了?”金缈看见景萧然面色凝重,连忙问道,“周阿姨那边?”
  “嗯,周翠蛾阿姨那边的三个人都想退费,她说城南新开了一家补习班,我出去看看。”景萧然顺手拿起一叠宣传单,“最好弄清楚谁开的,或者找一些他们的宣传单回来。”
  金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沉声道:“好,你去吧,我联系在外面发传单的同学,让他们也留意一下。”
  景萧然出门后就城南的方向走去。
  暑假临近,街头的游人渐渐多了起来,售卖零食和杂货的摊贩也慢慢多了,有的甚至将一整条步行街都摆满了。
  城南街口人流量大,而且商铺很多,
  “老板,这个怎么卖?”
  景萧然来到步行街一个售卖玩具的小摊前,他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芭比娃娃,印象中潇潇挺喜欢这个。
  “这个啊,便宜大甩卖!98块!”
  年轻的摊贩主正在抽烟,他赶紧拿下香烟,露出了两排微黄的牙齿。
  “小帅哥,怎么样?来一个?”年轻的摊贩主从身下抽出一个箱子,里面全是各种样式的娃娃。
  “就这么个芭比娃娃你要98块?”景萧然笑道,“50块,50块我就买了!”
  “哎呦,你这小帅哥可真会砍价啊!”年轻的摊贩依旧带着笑脸。
  “看你面善,70块吧,70块就给你了!”
  “55块吧,我也不跟你扯了,我买给我妹妹的,说不定下次再来买。”
  景萧然从口袋里掏出55块钱,向摊贩主递过去。
  “哎呦喂,行吧行吧,55块就55块!”年轻的摊贩一声轻笑,然后毫不犹豫的接过钱,从自己身后的货物推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芭比娃娃。
  这行云流水的动作,这奸商肯定还赚不少啊!
  景萧然接过包装好的芭比娃娃,随口就问道:“老板,问你个事儿,知道附近哪有暑假补习班吗?我想帮我妹妹报个补习班呢。”
  “这个啊,我想想啊。”年轻的摊贩正拿着50块钱在太阳下辨别真假。
  “我这儿有一叠宣传单,全是一些人硬塞过来的,非让我们帮他们打广告,还不给一分钱!”他从货物架的最下面拿出一大包宣传单。
  “你找找看。”
  年轻的摊贩递过来一大叠宣传单。
  “谢谢。”
  景萧然快速翻阅起这些宣传单,这些积累了不少日子,数量可真够多的,有健身的,有卖房的,有治疗性病的,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小广告。
  “我们的人居然也往这儿送过宣传单。”景萧然看见了自家的宣传单,而且数量不少。
  紧接着在自家宣传单的后边,景萧然就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宣传单。
  “金牌暑假补习班……”
  景萧然看着上面的几个大字,“地址:城南今天超市旁,联系人:陆同学、方同学,电话:135####,138####。”
  “好熟悉的宣传单,基本上和自己制作的一个模样。”
  “而且这两个名字?怎么看怎么熟悉!”
  景萧然掏出自己的老人机,查阅着电话本。
  突然,一个完全相同的电话浮现在眼前。
  “我说谁呢,原来是熟人方浩!那另外一个人就是陆子睿了!”
  “老板,这张宣传单我拿走了啊。”
  “没问题!欢迎下次再来啊!”
  教室里,金缈穿着清凉的短裤和人字拖,正悠哉悠哉地统计着报名表。
  当景萧然把这张宣传单放在他面前,他愣住了。
  “这两个混蛋!”金缈挽起袖口,插着腰怒骂道,“不带这样的!他让方浩故意回来,然后暗地里接触来我们这咨询的家长,低价抢走我们的生源!”
  “有这么卑鄙的人吗?”
  金缈将这张宣传单揉成一团,扔进教室的垃圾桶。
  这时候,刘小美走了进来。
  她穿着白色的上衣,粉红色的短裙,乌黑的秀发披在肩头,一双眸子上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
  刘小美的面色极为难看:“萧然,我们当中有九个同学今天离开了,他们不想在我们补习班干了。”
  “怎么回事?”金缈一愣,随即诧异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他们昨天还帮忙发了宣传单啊!”
  “今天上午刚决定的,他们不太好意思跟你们说,就让我转达。”刘小美小声道,“我听说是陆子睿和方浩合伙开了一个补习班,还说我们其实根本没有营业执照,迟早会被教育局查封的。”
  景萧然眼中有种莫名的怒火在燃烧,如果是正常竞争他不生气,也管不着。
  可是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实在太可恶了。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没营业执照的?”景萧然眉头一挑,上周他和金缈刚拿回营业执照,没有其他人知晓。
  刘小美看了眼景萧然,低声道:“第一天开会的时候,有人看到你放在桌子上的文件了。”
  “当时你说是营业执照,但是有同学偷看了,里面并没有营业执照。”
  “刚开始大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前几天方浩说,没有营业执照会被教育局查封的,到时候别说开不了补习班,可能还会罚钱。”
  景萧然点头,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陆子睿从离开补习班后,应该就开始策划这件事,他做了不少功课,没有营业执照会被教育局查封这件事都知道了。
  “萧然……那……那我们到底有没有营业执照啊?”刘小美神情犹豫,她一双小手反复揉捏着自己的衣角。
  “我们……”金缈正欲回答,景萧然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我说,我们真的没有呢?”景萧然紧盯着刘小美。
  “啊?没有吗……”刘小美眼神闪烁,“我问了,如果真的没有营业执照,补习班真的可能会被封的,我们到时候……”
  “到时候你们剩下的人准备怎么样?”景萧然看向刘小美。
  “我们……我们还没想好。”刘小美低下头,景萧然看不清她的表情。
  “小美……你……”金缈身子一颤,神情似乎有点儿恍惚,双手则是捏紧了拳头。
  景萧然没有看金缈,对刘小美说道:“你们回去考虑一下吧,今天下午给我答复。”
  “好。”刘小美偷偷看了眼金缈,然后转身离去了。
  教室里有些冷清,桌子上零乱地摆放着各种文件,一张张空白的报名表堆放在角落里。
  “萧然,你为什么不跟小美他们说啊,我们有营业执照的!”金缈凝视着刘小美远去的背影。
  景萧然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资料表收拾好。
  “他们知道了,那陆子睿肯定也就知道了。既然他们笃定我们会被教育局封掉,可见他们一定还有后手。现在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为好,等等看吧,离暑假还有段时间。”
  金缈有些急了:“可是万一小美他们都走了呢?没有老师了怎么办?”
  “走了的话……”景萧然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就再招老师吧,老师好找,关键是现在的生源问题。”
  “可是小美……”
  “唉。”景萧然拍了拍金缈的肩膀,“你应该相信小美,难道你不想知道刘小美自己的选择吗?”
  金缈低下头,不再说话。
  天空又飘起了细雨,这个月的雨水似乎格外得多,而且都是小雨,这对于南方的盛夏极为不寻常。
  “哥哥~”
  潇潇站在教室外的空地上,挥着小手不停呼喊,她举着一把小伞,还背着一个小书包。
  “潇潇?”
  景萧然回头看去,潇潇穿着小号的雨衣,举着小伞向自己走来。
  “你怎么来了?”
  景萧然赶紧跑过去,把潇潇抱进了教室,拍打掉她身上的雨渍。
  “哥哥~”潇潇一脸严肃的道,“下雨了,你早上出门没带伞,要是淋雨生病了怎么办?”
  “你这个小丫头!”景萧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偷偷跑出来,还要先告状!”
  景萧然双手抓住潇潇的小脸蛋,轻轻掐了下。
  “哥哥,我给你带伞了!”
  潇潇从景萧然的怀里钻出来,拿出小书包,从中掏出一把伞。
  “景潇潇!你下次再自己跑出来,哥哥就生气了!”景萧然故作生气道。
  潇潇嘟起小嘴,低下头。
  “哥哥,那你惩罚潇潇吧!”
  “你想要怎么惩罚?”
  潇潇抬起头,一双亮亮的大眼睛看着景萧然。
  “嗯……哥哥,惩罚吃一个甜筒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