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三章 洋洋之死 上

  封堵器需要安置在心脏内,将室间隔缺损的部分封堵住。
  但与此同时,封堵器毕竟是一个异物,它会对心肌局部产生刺激,使室间隔房室传导组织的发生水肿,由此就有可能发生严重的心律失常,比较常见的就是房室传导阻滞。
  这也是外科介入封堵术较为严重的并发症。
  “快把封堵器退出来!”
  “不行!患儿现在的状态无法退出封堵器!”
  “使用阿托品升心率,同时告知家属正在患儿正在抢救!”
  “必要时转为开胸吧!”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景萧然的心也慢慢提到了嗓子眼。
  按常理来说,外科介入的时间最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可现在已经快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景萧然使劲儿摇头,将心中不好的预感驱散,“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砰……”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景父正好在手术室的门前来回踱步,他立刻停下了脚步,看向手术室的大门。
  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快步从中走了出来,他面色紧张,身形急促,甚至说话的声音都有着颤抖。
  “大叔,请问您是参与新术式科研项目的家属吗?”
  景父点了点头。
  “太好了,你快进手术室,我有事找你谈!”医生急切地喊道。
  景萧然心中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连忙跑上前。
  “其他的家属不能进来。”医生回头喝道。
  “那个,我是患者的哥哥!”景萧然出声道,“我应该能进吧?”
  “算了,你们一起进来吧。”医生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没有和景萧然多做纠缠,也将他放了行。
  三人来到手术室的准备间,这里此时空无一人。
  “我长话短说!”
  医生将自己的口罩摘下,露出一张极为严肃的面容。
  “患者目前的情况危急,封堵器安装完毕后,发生了严重的心律失常,我们正在全力抢救中!”医生快速说道。
  “什么!”景萧然听到这话,额头上的青筋暴露。
  他双手抓住了医生的胳膊,使劲儿摇晃,道:“怎么可能啊!是什么种类的心律失常?室速还是室颤。”
  景父心急如坟,但是心头仍然保持着一丝冷静,他拉回景萧然,“萧然,你先冷静一下,听医生说完!”
  “就是一种严重的手术并发症——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医生道。
  同时他拿出手术知情同意书,并指着其中的一行字,道:“术前手术知情同意书里都有,而且术前主管医也应该告知了你们手术的相关的风险和并发症。”
  “手术有风险!”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哪怕是小小的阑尾炎手术都可能会死人!”
  景萧然不信,他只感觉一股血冲入头,脑袋里乱哄哄一片,顿时懵住了。
  “医生,需要我们做什么吗?”景父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我们能做些什么吗?住院的费用够吗?不够,我就去缴费。”
  医生摇头,又拿出一张抢救的知情同意书,道:“在抢救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就行了,剩下的我们会尽力的。”
  景萧然瘫坐在地上,嘴里一直默念着潇潇的名字。
  景父拿起抢救的知情同意书准备签字,突然看到了患者的那一栏的名字。
  “嗯?”
  “患者姓名,刘洋……并不是景潇潇啊!”
  “医生,这抢救知情同意书上患者的名字叫刘洋吗?”景父试探性地问道。
  “是啊,你们不是患儿的家属吗?”医生不解,这话问的什么意思?
  景萧然也听到了这句话,猛得站起身,跑到景父身边,同样把目光聚集于那张抢救的知情同意书。
  “刘洋……”
  知情同意书患者名字的那一栏写得是刘洋……
  景萧然揉了揉眼睛,确认无误之后,他狠狠吸了口新鲜空气,然后又缓缓吐出,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被救起。
  同时,他的心,绝处逢生。
  医生在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对,“你们不是患者的家属?我不是问了你们是不是参与新术式科研项目的家属吗!”
  “我们的确是参与新术式科研项目的家属,但是参加了这个项目的患儿有两个,刘洋是另一家的,他家属也在手术室外面等着。”景萧然道。
  “有两个?”这次轮到医生心急如坟了,不过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快出去吧,去找刘洋的家属!”
  景萧然和景父走出了手术室,刚才差点儿崩溃的情绪稍稍平复了。
  “刘洋的家属!”医生大喊道,“快来手术室!刘洋的家属在不在!”
  因为手术室的外面没有像ICU门口的喇叭,只能用嗓门吼着。
  孟可欣正坐在椅子上通电话,听见叫声便疑惑地站起来,对电话那边说了几句就挂了。
  “我就是刘洋的家属!”孟可欣缓步上前,步伐依旧保持着优雅。
  “可欣姐,快点儿!”景萧然站在手术室门口挥手,“跑过来!”
  孟可欣面色微微一变,脚下的步子轻快了几分。
  “萧然发生什么事儿了吗??”孟可欣走到手术室门口道,停下脚步,“刚刚医生找你们什么事儿?”
  “可欣姐,你快跟医生进去吧,他会跟你详细说明的。”景萧然正色道。
  孟可欣终于感觉有些不对了,阴沉着俏脸,快步朝手术室里面走去。
  景萧然看着孟可欣的背影,心里能想象到她之后无助和悲痛的样子。
  “爸,我想出去转一转,马上就回来了。”
  景萧然的心刚从无尽深渊中走出,又陷入了另一个泥潭。
  “好,快去快回吧。”
  景萧然走出省儿童医院的外科大楼,一种重见天日的思绪涌上心头。
  他重生将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
  他结识了前世根本就不可能会认识的人,重新认识了前世自己身边的人。
  放弃了前世一直不舍得放下了,坚定了前世一直所坚守的。
  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和医学的缘分。
  前世因为工作而导致猝死,让景萧然重生之后很反感当一个医生。
  他想要努力去赚钱,去办补习班挣钱,去用尽所有办法挣钱。
  但是他慢慢的发现,无论前世今生,医学早已经是他骨子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或许,他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但,他已经是一名真正的医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