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十三章 挑出无数个毛病

  ICU门口的家属越来越多,门前的喇叭不时呼喊某一床的家属,不一会儿就听见从ICU约谈间传出的哭声。
  “探视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可以进入两个人,等会儿来看看小慧?”陈艳芳道。
  “嗯。”景萧然点头,“我先陪会儿潇潇,时间到了我过来。”
  景萧然手里攥着一张银行卡,回到了急诊科病房。
  病房里,医生开始在查房。
  潇潇已经醒了,但是仍然戴着无创呼吸机,景父景母都在病床旁候着。
  主管潇潇的蔡医生正拿着听诊器正在给潇潇听诊。
  他微躬着身子,眯着眼睛,神情专注的聆听着听诊器中传出的声音。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的住院医生,各自的脖子上都挂着鱼跃牌听诊器,其中一个脸上满是青春痘,看起来年龄不大。
  蔡医生听诊完毕,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用病床旁的手消抹了抹手,他指了指一旁的住院医师道:“你两个都来听诊,仔细听听心脏。”
  “然后说说是什么性质的杂音,这个小患者的心脏杂音很典型。如果能听到,那你们以后遇到这种疾病都会了。”
  先天性心脏病的患者,根据不同的类型,心脏正常的听诊音会发生改变,称之为心脏的病理性杂音。通常,闻及病理性杂音意味着心脏结构发生变化,比如心肌病、瓣膜病以及先天性心脏病。
  在超声等现代化仪器没有发明之前,医生都是通过听诊心脏的杂音来判断疾病的类型,结合临床症状做出诊断。
  但是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普通的超声机器就能诊断包括心脏病在内的各种疾病,临床医生越来越忽视这些最基础的技能。
  不过机器的诊断也会有偏差,甚至不同人做的超声,结果也不一样,所以扎实的临床基本功同样很重要。
  蔡医生身后的一个年轻住院医生有些犹豫,看见蔡医生严厉的目光,身子一颤,立刻拿出听诊器,半躬着身子,慢慢掀开潇潇的上衣,准备把听诊器贴近心脏的位置。
  “难道你们老师没教过,听诊之前需要用手把听诊器捂热吗?”
  景萧然走到病床旁,将潇潇的上衣给拉下,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住院医生。
  在县级医院中,医生一般都是本科毕业或者专科毕业的学历,而更高学历的人才流向了市级三甲医院。
  至于省会城市教学三甲医院,门槛学历就是硕士研究生,一些科室甚至只招海归的博士。
  “可现在是夏天,冬天才需要捂热听诊器啊。”住院医生连忙道,“我听诊器的探头不凉的!”
  “是吗?你老师这样教的?”景萧然看了眼蔡医生,疑惑道。
  “啊……这……”住院医生一时语塞,手足无措,他甚至不敢看蔡医生。
  “请家属不要妨碍我们的查房,我们是医生还是你是?你会治还来医院干什么?”
  蔡医生沉着脸,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他们最怕这种似懂非懂的家属,知道一点儿医学常识,就觉得可以指挥医生,就觉得可以判断医生行为的对错。
  “我指出你们的错误不行吗?”景萧然反问道。
  他担心潇潇的身体状况,简单提醒这一句,难道就变成了妨碍医疗行为了?
  “你们没有量过我妹妹的体温吗?”
  “即便现在是夏天,听诊器的温度肯定低于人体温度。”
  “蔡医生,我想请问您,我说的不对吗?”
  景父在一旁看着形势不对,扯了扯景萧然的衣角,低声道:“萧然,医生他们也挺忙的,没注意到就算了,不要闹得这么僵,你妹妹还要在他手上住院呢。”
  “哥哥,没事的,我不冷。”潇潇在一旁开口道。
  她怕哥哥生气,更怕哥哥因为自己而生气。
  景萧然听见景父和潇潇的话,也明白自己心态失衡了。
  他实在太紧张潇潇了,以至于将这种小事儿无限放大,有些不依不饶了。
  这两个年轻的住院一看就是刚到临床不久,犯些错误也是难免的。
  景萧然前世也碰到过像自己这样的家属,也最讨厌这样的家属,没想到现在自己变成了这样的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查吧。”景萧然有些歉意道,然后坐在潇潇病床旁,不再说话。
  蔡医生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示意住院医生继续查体。
  住院医师用手捂热了听诊器探头,轻轻放在潇潇的心脏位置。
  “听诊的顺序错了……”
  景萧然看着这住院医生的听诊部位,还是忍不住说道。
  这哪里毕业的学生啊?怎么连基本心脏听诊的顺序都不知道啊!
  常见的有倒八字的听诊顺序,从二尖瓣区开始,到肺动脉瓣区、主动脉瓣区、主动脉瓣第二听诊区,最后则是三尖瓣区。这些听诊区连起来形成一个倒八字。
  可这住院医生一上手就把听诊器放在了主动脉听诊区,放的位置还不对!
  年轻住院医师手中的听诊器一滞,他心里苦啊,大学实习都是混过去的。
  今天第一次来临床上学习,就遇上了这么一个家属,他能怎么办啊?
  还他心里苦啊!
  能怎么办,只能硬头皮继续听诊啊,只是这一次听诊的经历让他终身难忘。
  “听诊的部位错了!”
  “听诊的时间太短了!”
  蔡医生在一旁阴沉着脸,刚开始他还觉得景萧然嘴巴碎,不停的挑毛病。
  可是后来他也觉得这学生水平太差了,也懒得阻止景萧然了。
  “算了,你们继续吧。”景萧然觉得还是不要看他们查房,否则自己能挑出无数个毛病。
  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哥哥,你去哪儿?”潇潇马上抓住了景萧然的手。
  “我去外面打个电话,马上回来。”景萧然一笑,拍了拍潇潇的小手。
  “哥哥,那你快回来。”潇潇小声道。
  景萧然走出了急诊科病房,刺鼻的消毒水气味瞬间消散了大半。
  “萧然!”景父跟在了景萧然身后,“我先回家一趟,你和你妈先在这儿看着潇潇。我中午给你们带饭,过来替你们。”
  景父面容疲惫,因为长年兼职多份工作,还要经常加班,他看起来比同年龄的人要苍老不少,一双手上满是老茧,身子微微有些佝偻。
  “萧然,你怎么会这些啊?”
  景父指了指急诊科病房。
  景萧然明白父亲的意思,笑道:“因为潇潇的病,我自学了很多。”
  景父很难相信这套说法,但是也没其他理由可说明这点儿了。
  “爸,我借到钱了。”景萧然赶紧岔开话题,从兜里掏出那张银行卡,“刚准备给你们。”
  景父没有伸手,微微一笑:“萧然,你兼职赚的钱就自己留着吧,爸妈平时也不给你生活费,你自己也辛苦了。”
  自从景萧然上了初中后,景父景母就几乎没有给过景萧然生活费,更别说是零花钱。
  景萧然把银行卡塞进景父的手上,道:“老爸,这是我借的钱。”
  “有多少?你哪儿借的?”景父拿着银行卡,还是一家私人银行,皱眉道,“你不会在外面乱借钱吧?那些网贷的,利滚利可没什么好下场……”
  “爸!”景萧然苦笑不得,“正经的来源!不是我们国家《刑法》上能找到的!”
  “多少钱?”景父点了点头,稍稍安心。
  “40万!”
  “什么?40万?”景父拿着银行卡的手一紧,他还以为只有几千,了不起上万,没想到居然有40万!
  “哪里来的?”景父的脸上惊疑不定。
  “我去找大妈借的。”景萧然想了想便如实回答,本不想说出实情,但是如果不说出来,景父景母肯定是不敢收这个银行卡。
  “陈艳芳?”景父攥紧了银行卡,“他怎么会借给我们家?我和你妈都去了那么多次!每次都空手而归。”
  景萧然这才把聚餐当晚的事情说给景父听,包括把景慧送到医院后的事情,以及今天和陈艳芳在ICU的谈话。
  “他们要离婚?”景父道,“萧然,那你这算不算拆散了他们家庭吗?”
  从某种程度上讲,景萧然在聚餐时说的那番话,就是他们离婚的导火索。
  “老爸,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即便我现在不说,大伯迟早会露出马脚,大妈也会提出离婚的。”景萧然道。
  景父还是有些不解:“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你大伯的这些事?”
  “我认识一个妍丽馆的朋友,就是上次在吃饭时遇到的那个,她就在妍丽馆工作。”
  “那个女孩啊……”景父这才有些相信景萧然的说辞,“原来如此。”
  “嗯,爸你就安心把钱收好,这钱我们也不是白拿,肯定要还,而且要给利息。”
  景父点点头,收下了银行卡。
  既然能帮到潇潇,那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否则不会在与景卫国一家关系闹僵后,还会放下面子去借钱。
  “萧然,既然钱凑齐了,那么等潇潇情况稳定,我们就去市里的医院做手术。”景父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这些年他们一家被潇潇的病压得喘不过气。
  虽说潇潇的先天性心脏病很常见,但是只要涉及到心脏的手术都不简单。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需要心血管外科以及重症监护室,要这两个科室相互配合。
  但是一般的县医院是没有心血管外科的,所有病人都需要前往省级三甲医院进行医治。
  “爸,刚好我有个朋友在医院,我让他帮我联系市医院的心血管外科。”景萧然道。
  “好。”景父欣慰道,“潇潇的手术做完后,我们一家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