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十四章 教育局来人了

  县实验小学旧校区的教室,补习班的第一课马上开始了。
  补习班上课分为两个教室,将学生大致分为小学学生和初中学生。
  周祖昆和刘小美分别是两个教室的第位个上课的老师,两个人都做足了准备。
  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室,因为今天是第一节课,所有的家长都前来观课,不少家长拿着凳子坐在了教室后面。
  “金缈,景萧然他……他今天不来吗?”林萱桐站在教室外,向校门入口处张望。这第一节课都开始了,景萧然还没有来。
  金缈点了点头,面色有些难看:“我刚打电话他接了,他今天一天可能都来不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林萱桐紧张道。
  “他妹妹病了,在医院。”金缈没有隐瞒,因为景萧然高中上课经常迟到,他妹妹这件事,班里的很多同学都知道。
  “啊?严重吗?”
  林萱桐不自觉的双手捏起衣角,俏眉微蹙。
  “她妹妹在急诊科,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金缈道,“下午结束以后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嗯。”林萱桐道。
  ……
  “今天我们来讲作文写法的第一课。”
  刘小美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衣,乌黑的长发盘了起来,略施粉黛,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
  她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抛去高考成绩不说,她应该是这里老师讲课效果最好的。
  “同学们,先听老师讲一段描写,这是一部很有名电影里的角色,大家来猜一猜这里描写的是谁。”
  原来有些嘈杂的教室顿时变得安静,这些平均年龄在十岁的孩子纷纷都目光投向讲台上的刘小美,露出好奇的眼神。
  “他的眉毛又黑又浓,眼睛大大的,显得炯炯有神。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镜片儿圆圆的,戴着它,显得很有学问。他的嘴唇很薄,好像随时都会念出神奇的咒语。”
  刘小美笑着念完这段描写,然后提问道:“哪位同学知道这是描写谁的呢?”
  话音刚落,教室里的同学都异口同声道:“哈利波特!”
  “太聪明啦,恭喜大家都答对了。”刘小美伸出大拇指赞扬道,“但是谁知道这里面用了什么描写手法吗?”
  教室里刚刚积极作答的同学都有些沉默了,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主动举手。
  “大家随便说,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面对这种情况,刘小美没有慌张,反而淡淡一笑,道:“来,坐在第一排的这个同学,你能回答一下。”
  坐在第一排的小男生局促的站起身,不小心碰倒桌上的书本,他低着头小声dao:“我……我不知道。”
  “那你刚刚猜到了这是哈利波特吗?”小美走到小男生旁边,半蹲着身子,将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
  “嗯……我猜到了。”小男生低声道。
  刘小美耐心道:“你怎么猜到的呢?”
  小男生犹豫了片刻,道:“圆圆的眼镜,还有咒语,我就想到了哈利波特。”
  小美微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答对啦!你看你会说呀,只是不敢说出口而已,要更勇敢点儿。”
  小男生听见刘小美的夸奖,很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红着脸就坐回了位子。
  “同学们,刚才这位同学说的很对!”小美继续道,“圆圆的眼镜,还有咒语,这些都是哈利波特的特征。”
  “我们描写一个事物,其中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抓住它的特征进行描写……”
  讲台下,众家长纷纷点头,刘小美的讲课有趣味,不枯燥,关键是会鼓励学生。
  这些都是做一个老师很重要的素质。
  学生们的学习热情也越来越高,开始主动回答刘小美的提问。
  “小美真厉害。”林萱桐在教室外说道,“大家都这么积极。”
  金缈不停的上下点头,脸上有一股骄傲的神色,好像台上的人是他本人似的。
  “我觉得去李梦的私人家教辅导,还是小美比较合适。”林萱桐抿着嘴唇,小声道。
  “啥?”金缈转过头,手中的动作一滞,“你说李梦的私人家教辅导?”
  林萱桐眨了眨眼睛:“你不知道吗?就是李梦她要找一对一的家教辅导老师。”
  “我当然知道啊。”金缈皱着眉头,他看了眼教室台上的刘小美,“你说萧然准备让你去?”
  林萱桐点了点头:“嗯,我拒……”
  正要接着说,林萱桐就看到校门入口处走来一群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工作制服,一共有五个人,带头的一个中年人身材臃肿,头发秃了大半儿,走路外八,眼神在四处飘浮不定。
  “金缈,你看那些人是谁?”
  顺手林萱桐手指的方向看去,金缈感觉这些人穿着的制度很眼熟,像是教育局的人。
  “萱桐,可能是教育局的人,我上去问问。”金缈神色微变,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林萱桐。
  这一群五人的步行速度很快,或者说是目标明确,直冲冲向补习班的教室走来,很快就走进了教室走廊。
  “您好,请问您找谁?”金缈走上前道。
  “我们是县教育局的,听说这里有个暑假补习班。”带头的中年人说道,“知道这个补习班的负责人在哪儿吗?”
  “我就是,您有事儿吗?”金缈躬身笑道。
  “你?”带头的中年人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起金缈,眼神中有些怀疑,“你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吧。”
  他身后的四个男人齐齐停下了脚步,每个人都把视线看向金缈。
  金缈心中苦笑一声,只能解释道:“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办的,算是合伙人之一”
  “那你知道公立学校不能办私立的补习班吗?”带头的中年人拉下脸,一副严肃的表情。
  “当然知道,可我们这是私立的暑假补习班,只是借用学校的教室,而且这学校已经搬迁了。”金缈偷偷咽了口水。
  金缈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景萧然还不在,他倍感压力。
  “私立?”带头的中年人瞟了眼金缈,冷哼一声,“私立的更不行!有营业执照吗?”
  “你知道你这有多少人吗?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你们有处理能力吗?”
  金缈连忙陪笑道:“大哥,我们是正规的补习班,有营业执照,可不是那种偷偷摸摸的补习班。”
  带头的中年人听到金缈说有营业执照时,瞳孔一缩,然后瞬间恢复自然。
  “营业执照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那您等等,在教室外坐会儿,我马上给您拿出来。”金缈道
  不少家长也注意到了金缈这边的情况,关键是这群人的穿的制服太过于引人注目。
  ……
  县医院急诊科。
  医生的早查房已经结束,潇潇目前的情况不适合立即手术。景萧然和蔡医生沟通后,决定让潇潇在急诊科病床观察一个星期后,然后直接前往上一级医院。
  “潇潇,饿了没?”景萧然坐在床旁,时时刻刻关注着监护仪,“有什么想吃的吗?哥哥给你去买。”
  潇潇的无创呼吸机已经撤了,现在她除了面色有些苍白,其他所有得的生命体征都已经稳定了。
  “哥哥……”潇潇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好像所有的痛苦和疾病都与她无关,“我想吃甜筒……”
  景萧然真想揉潇潇的小圆脸,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现在不行,等出院了,你想吃多少都行!”
  潇潇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唉……”
  “怎么了?”景萧然害怕潇潇的情绪不对,这小家伙一直开开心心,突然来了这么一声叹气。
  “哥哥你说甜筒不能吃,那我得想吃什么呀!这多费脑筋啊……”潇潇眨了眨眼睛,看着景萧然又露出笑容。
  “你这个臭丫头!”景萧然笑骂,“敢骗我……”
  “嘿嘿……”潇潇躺在床上,像个小精灵似的,笑着。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景萧然掏出手机,是金缈。
  “妈,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景父回家了,景母则待一直在急诊科陪着潇潇。
  “嗯,你去吧,我看着潇潇没事儿的。”
  景母向景萧然招了招手。
  走出病房,接通电话。
  “喂,金子,怎么了?”景萧然道。
  “萧然,刚才教育局来了五个人,说是要检查我们的营业执照。”金缈的声音很急促,电话那头很吵闹。
  “把营业执照给他们看就行了。”景萧然皱眉,心里思索着这件事前因后果。
  这些人居然在开课的第一天来检查,这是偶然?
  还是有人在背后故意使然?
  “萧然,我总觉得他们来者不善。”金缈道,“可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难道是陆子睿他们?
  可是他们难道能够请到教育局的人前来查封补习班吗?
  “金缈你先稳住他们,潇潇这边的事我也处理好了,我马上赶过来。”景萧然道。
  “算了,你陪潇潇吧,我就是把这件事告诉你一声。”金缈道。
  “没事儿,我顺便出来给潇潇买吃的。”
  景萧然挂了电话,回到急诊科病房。
  “老妈,你先陪着潇潇,我出去一下,顺便给潇潇买吃的。”
  “嗯。”景母道,“千万别买甜筒!”
  景萧然点点头,潇潇则是在病床上苦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