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四章 聚餐

  回到家,景萧然就接到了刘刚的电话。
  “喂,萧然。”
  “刘老师,您好。”
  “你们补习班的营业执照已经办好了,李梦他爸没有时间送去你那儿,就交给了我。托我转交给你,你有时间就来我办公室拿吧。”
  “好的,刘老师。我明天有事,后天去拿行吗?”
  “嗯,没问题!”
  景萧然没想到营业执照这么快就办好了,他原以为会花费大半个月呢,看来李梦的父亲真的不简单。
  这下补习班就不怕教育局来查了。
  第二天,试讲会照常进行。
  因为今天的准备充分,景萧然和金缈没有了昨天的措手不及,提前摆放了充足的桌椅板凳。
  “你们两个早上一起来的?”
  景萧然看着眼前的两人打趣道。
  金缈脸上的横肉一抖,笑道:“没有啊,我和小美是路上遇到的。”
  “啊?”景萧然道,“但是我怎么记得你们两个的家不在一个方向啊?”
  “是吗?”金缈挠头道,“可能今天我走的小路吧。”
  “哦~”景萧然笑道,“敢情你走小路还绕远路了?”
  刘小美俏脸微红,小手伸在金缈的要上掐了一把。
  “哎呦。”金缈龇牙咧嘴,“小美,疼啊!”
  刘小美没有理会金缈的怪叫,立刻就跑远了。
  “女生脸皮薄,你不要逗她了。”景萧然道,“金子,你不简单啊,这么快就追到了?”
  金缈嘿嘿一笑:“快两个星期了,不快,而且我们还没确立关系呢。”
  “嗯,刘小美这么漂亮,如果配上你,我都替她感到不值。”景萧然调笑道。
  “哪有啊!”金缈急忙澄清,整理了下发型,“我也是高大帅气的呢。”
  景萧然笑而不语。
  “真的!”金缈看了眼周围没人,才继续道,“我觉得小美也喜欢我,她清楚我的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有意回避谈恋爱这个事儿。”
  “可能她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你别太着急。”
  “嗯,放心吧。”金缈点点头,交谈了一会儿便向刘小美离开的方向走去。
  “最后一场试讲会了。”
  景萧然看向教室,讲台上是一个有着内向、羞涩的女生。
  看起来她像是第一次上台,说话都有着磕磕巴巴。
  “林萱桐,县高考状元,高考总分643。”景萧然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女生资料表,“除了性格内向,讲课的方式、内容都很好,但是家长们可能不太喜欢这种类型。”
  讲课结束,刘小美第一时间就跑上了讲台。
  “萱桐,你可真棒。”刘小美抱着她的肩膀,“我觉得你可以入选的。”
  “没……没有吧。”林萱桐红着脸,“我就是觉得自己胆子小,想来试试。”
  “放心吧,你可是我们的高考状元。”刘小美安慰道,“我都跟金缈说了,他肯定会要你的。”
  “啊?”林萱桐小声惊呼,“你和他是不是?”
  “萱桐,你别想多了。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刘小美急忙摆手,“哼,你关注的点错啦,亏我帮你说半天。”
  “好啦,别生气。”
  金缈收集齐所有的家长调查问卷,根据这两天所有家长的反馈,以及实际讲课效果,景萧然和金缈会选出适合的人选。
  “总的来说,家长的反馈都不错,很多都明确表示会报名参加正式班。”金缈整理好材料,“再过两周,各个中小学开始放学,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景萧然道:“嗯,正式班的宣传单我已经做好了,明天开始正式报名。”
  “最后根据招生的总人数,我们再确定老师的总人数。”
  “好的。”金缈道,“今晚订好了餐馆,已经通知了所有人。”
  “走吧。”
  金缈订的餐馆是个家常菜馆,在旧校区附近,倒也是个老字号的餐饮店,小有名气。
  一行二十几个人,除了几个临时有事,其他人全来了。
  “萧然,能透露下我们这二十几人,有几个最后入选啊?”一个戴着眼镜儿,身材瘦小的男生道。
  景萧然记得他,他叫周祖昆,第一次开会的时候,这个男生坐在第一排,还问了不少问题。
  菜还没上,景萧然给每个人倒了杯白开水。
  “我之前说过了,你们坐在这儿的人都入选了啊。”景萧然笑道,眼前这批人可是他们这届高三最为优秀的一批人。
  听了这话,除了金缈和刘小美,都很诧异。
  “都入选?不需要这么多老师吧?”周祖昆提了下鼻头的眼镜。
  “嗯。”景萧然解释道,“我们暑假补习班的模式有两种,一种是一对多的补习班,另一种是一对一的私人辅导。”
  “具体的说,这一次没有选上,以后还会有一对一辅导的机会。”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对景萧然这个补习班的概念还不太清楚。
  林萱桐小声道:“景萧然,那哪种方式的工资高啊?”
  众人也安静下来看向景萧然,似乎都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一对多的补习班,每个月有固定工资,我们有考核指标,如果达到了,还会有额外的奖励。”
  “一对一的私人辅导,我们通过家长的要求,比如他要求擅长哪种科目的老师,男老师还会女老师,通过这些我们来筛选,最后通知到你们。”
  周祖昆疑惑的问道:“那你们这种模式不就是中介吗?”
  中介,这个词在大家的印象中可不好听,比如房屋中介、家教中介,他们通常会收取高额的中介费用,往往事情还办得不咋的。
  景萧然解释道:“你也可以说我们是中介。但是我们对家长负责,让家长挑选到合适的老师。我们也会大家负责,为大家提供的私人家教机会。”
  周祖昆点点头,不再询问。
  “当然,如果大家有意见,可以退出,我们也不会强求大家。”景萧然道。
  “那个……”一个男生站起身道,“方浩说他想回补习班,可以吗?”
  “方浩?金子,方浩是谁啊?”景萧然看向金缈,发现金缈正和刘小美谈得眉飞色舞,丝毫没听到他的问话。
  男生尴尬回道:“第一天开会时,走掉的一个男生。不是主动离开的陆子睿,是那个被动离开的方浩。”
  景萧然了然:“他没有参加试讲,所以一对多的补习班他不能参加。不过,你可以告诉他,如果他愿意回来,找金缈备案,有合适的私人家教机会会找他。”
  “谢谢。”男生欣喜地坐下来。
  餐馆开始上菜了。
  因为人很多,大家分成两桌。
  大家都刚刚高考完,不少男生开始怂恿着大家喝酒。
  景萧然也没有拒绝,毕竟高中生活太压抑,现在放松一下也好。
  而周祖昆这小子,别看身材瘦小,喝酒可是一把好手,灌趴了不少人。
  “来……金……子!”周祖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我……我们继续!”
  金缈红着脸,手脚打颤:“好!吹……吹一瓶!看……看谁先倒下。”
  景萧然看着两人有些无语,合着这两人是在拼酒量。
  “你们两个别喝了!”景萧然拿走他们桌上的酒杯。
  “萧……萧然,你……你别插手。”金缈抢回酒杯,“我……一定……干翻他!”
  “小美,快劝劝他啊!”景萧然向刘小美使了下眼色,“让金子别喝了!”
  刘小美坐在金缈旁边,正低头吃着菜。
  “我……我怎么劝啊?”刘小美苦笑道,“金缈喝起酒来都不认人了。”
  “不会的,他就算不认识我,也不会不认识你啊!”景萧然道,“把他的杯子拿过来就行。”
  刘小美犹豫了一下,伸手从金缈手机拿过酒杯,声音严肃:“你……你别喝了。”
  金缈打了个酒嗝,转过头对着刘小美傻笑。
  “小……小美啊,好……好……我……我不喝了。”
  “哎,你别靠我身上呀!”刘小美皱着眉头,金缈身上的酒味儿太浓了,“你千万别吐我身上啊!”
  景萧然心里向金缈竖起大拇指,这货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这波操作太厉害了!
  金缈搞定了,但是周祖昆这小子还在找人各种拼酒,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结束。
  景萧然可不能让他们继续喝下去,到时候全部喝醉了,凭这几个女生,都没法送他们回家了。
  “周祖昆,别喝了!”景萧然把周祖昆按在座位上,“金缈已经倒了,你是酒量最大的!你赢了!”
  说着,景萧然还对周祖昆伸出大拇指。
  “不!”周祖昆频频摇头,“你……你不是还清醒着吗?”
  “我?”景萧然没想到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周祖昆大幅度的点头:“萧然,我……我们……喝!”
  看这情况,一时半会儿喝不倒周祖昆啊,而且说不定自己还会栽在这里。
  “怎么?喝……啤酒提……提不起兴致?”周祖昆笑道,“那……我们喝……喝白的!”
  “老板,来瓶白的!”周祖昆突然大声喊道。
  “别……别!”
  景萧然来不及拒绝,餐馆老板就拿来了一瓶白酒。
  “来!”周祖昆熟练打开酒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酒。
  这到底醉了还是没醉啊,倒酒的动作无比流畅。
  “喝一杯就装醉吧!”景萧然心中想到,否则这样下去,大家全都倒了,可不能指望女生送他们回家。
  景萧然拿起酒杯,一股刺鼻的清香传来。
  “这气味儿不对!”
  “周祖昆!先别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