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二十二章 告别

  一夜无梦,哈罗德这一晚睡得极沉。
  也许是昨天的狩猎人考试勾起了他这副身体隐藏在最深处的潜意识,迷乱的思绪让哈罗德身心俱疲。好在托马斯为了不错过玛丽的牛油果面包派很早就起身去餐厅填饱了肚子,顺便好心的帮哈罗德带了一份。
  睡眼惺忪的揉揉蓬乱的头发,哈罗德打着哈气呆坐在松软的床垫上。
  昨天晚上托马斯回到房间的时候带给他一个消息,协会的拉里奥长老交给他们两人一个任务,所以他们商量好决定今天中午吃过玛丽的香煎迷迭香牛肋排再启程。
  知道托马斯是舍不得玛丽的美味大餐,非要赖着吃上一顿,跟着蹭蹭美食的哈罗德显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抬起手肘,愉快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哈罗德拿起椅子上面的连帽衫胡乱的套在身上,他的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开始叫唤,蠕动的肠道被房间里面的面包黄油香气诱惑,加速了此时哈罗德胃里的饥饿感。
  拿起还温热的牛油果面包派,清新的嫩绿色酱汁混合着金黄色的牛油融化在被烤的酥脆的夹心面包里面,配上一杯口味浓郁香醇的拿铁,早晨的滋味不要太过美好!
  “怎么样,是不是好吃的舌头都要化了!玛丽可是每次我回协会的动力,要不然谁愿意忍受行驶两天两夜的86号公路。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玛丽可是答应我下次一定要炖胡萝卜羊羔肉,你知道那玩意能让你恨不得把舌头都吃进肚子里!”
  哈罗德表面上赞同的点点头,内心想着你是不知道华夏早餐的丰富,光是一碗酸汤面就让人欢畅淋漓,一天干劲十足!
  三两下把早餐吃到了肚子里,哈罗德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又恢复了。上午还有一点时间,仔细想了想哈罗德决定在离开古堡之前再去拜会一下求特里长老。
  虽然这个老头子有时有点疯疯癫癫,但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哈罗德内心还是非常感激他的,自己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这次算是正是去道谢与告别吧。
  抬头看向墙上的石英钟,这个时间,求特里应该是在花园里倒弄他的花草。
  哈罗德整理好行李,快步走在古堡的过道里,脑中思绪翻飞,如今的他正是成为一个狩猎人,心里既期待又隐隐有些担忧。伸手摸向自己脖间的黄色铜牌,眯眼看向窗外,刺眼的阳光的被压抑在厚厚的阴云下面不露一丝光亮。
  再次来到花园外,哈罗德推开白色的圆形拱门,沿着灰色石头小路一路往前,这次他发现两边的植物又多了许多新的品种,看来这几天求特里长老也是没有闲下来,一直忙碌着……呃,种花。
  前面一颗巨大的伞形树下,佝偻着身体的求特里一手拿着铲子,一手从腰间拿出手帕擦着顺着鬓角留下的汗水。听到哈罗德走过来的脚步声,求特里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浑浊的眼眸似乎微微向哈罗德的方向转动了一下。
  “长老,我来向你告别。我和托马斯被分派了任务,下午准备启程出发了。”哈罗德带着礼貌的语气说道。
  一直在用铁铲松土的求特里似乎没有听见,手里的铁铲正在不断的拨弄着树下的早已翻软的红土。
  哈罗德没有在意,他挽起衣袖,捞起牛仔裤的裤腿,走过去抬起放倒在一旁地面上的一颗翠绿的攀榕树苗,求特里看到他的动作,急忙开口喊道:“小心点,臭小子,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拉里奥那个老冰块那里换来的,珍贵极了!”
  说完求特里小心翼翼的弯下膝盖,紧张的伸出手捧住攀榕树苗的根部,嘴里还止不住的唠叨:“这攀榕非常娇贵,重新移植的时候如果断了根系,即使只有一点,也会枯萎死去。”
  “喂,你的手!快点拿开,没看见那里有根枝杈嘛!笨手笨脚的。”
  ……
  又开始唠叨起来,耳边熟悉的声音传来,哈罗德的心里居然多了几分轻快,掸掉手掌心里面的泥土,他直起背脊,按揉了几下酸胀的腰肌。
  求特里往远处退了几步,独自欣赏起刚刚栽种下去的作品,远处的攀榕轻轻舒展着枝叶,纤细的藤曼顺着旁边的铁丝向上攀爬,仔细观察还能看见隐约藏在叶面底部的白色小花。
  他的嘴角向上轻扯,面上露出微不可见的笑意。
  哈罗德瞄了他一眼,语气轻快的说道:“估计能活。……时间不早了,中午玛丽答应了要做她拿手的迷迭香牛肋排。”
  求特里的眼神一下暗淡下来,仿佛刚刚的愉悦一下消失不见了。他没有说话,侧身向哈罗德往外挥了挥手,继续准备拿起铁锹栽种下一株不知名的树种。
  “谢谢您,求特里……祖父。”
  “唰”的一下,求特里浑浊昏黄的眼睛里闪现出星辰般的亮光,露出的半边侧脸上的隐约可见的鳞甲纹路有金光暗暗流动。
  哈罗德转过身,朝着来时的石子小路往回走,天边的乌云压得更厚了,空气中的气压很低,闷热潮湿的让人喘不上气。一步一步快走到一半时,哈罗德的身后低不可闻的传来一阵含糊的嘟囔:“保护好自己,臭小子!”
  要不是经过血脉觉醒后自己的听力强于常人,他根部就听不见这几乎蚊吶的声音。
  “知道了,再见!”
  随着哈罗德的一声回应,求特里手上的动作停顿了几秒,虽然此时天空中的云层很厚,乌压压的遮盖天际,但总有几缕金色的阳光穿透乌云,一丝丝照在刚刚栽植入土的攀榕树苗上,温暖如春……
  ……
  北部,亚特里市。
  “思迪!明天露营你准备穿什么衣服?”正在收拾东西的凯莉朝着右边白色木门的房间喊道。
  “红色条纹连衣裙!”轻快的声音从木门里面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另一道差不多的声音,只不过声线稍微尖锐一些,“妈妈,我也要穿那条裙子!”
  凯莉摇摇头,轻笑道,“知道了!我的两个小宝贝!”
  打开落地衣柜的柜门,凯莉从第二个隔层中找出两条一摸一样的红色条纹连衣裙,她记得这是她的女儿十四岁生日的时候,马克尔给她们两人的生日礼物。
  马克尔也真是,要不是自己当时临时要加班,没有时间去挑礼物,也不会让自己的糊涂丈夫去给她们买生日礼物。
  自己一定不会买两条颜色一样的连衣裙,孩子们都长大了,她一定会帮她们挑不同颜色的衣服,虽然款式一样,但辛迪更喜欢蓝色,思迪更喜欢红色。
  而对于自己的丈夫马克尔来说,他总觉得双胞胎买一样的礼物最方便省事!
  明天的天气应该不错,自己手机上面显示是个晴天。希望凯亚保佑,这次露营自己的两个小宝贝可是期盼了好久,一直心心念念的缠着马克尔。
  终于好不容易等到他有空,可千万不要因为阴晴不定的天气给毁了!
  一楼门厅传来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凯亚麻利的把剩下的衣服用品放进旅行背包里面,她知道是马克尔回来了。
  不久楼下传来马克尔愉悦的声音,“凯莉,我的小宝贝们,明天我们可要出发了!”
  二楼的白色木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两道粉色的身影从屋里飞奔跑到楼下,其中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扑通一下跳到马克尔的怀里,脸颊上洋溢快乐的笑容,兴奋的叫喊道:“爸爸,爸爸!我太高兴了,我和思迪已经激动了整整一天了。你瞧,我还准备把我最喜欢的露丝也带着,要不然它一个人在家肯定会非常孤单的!”
  女孩从手上拿出一个棕色的布偶熊,它的表面已经有些褪色,脚底部分破了一个小洞,露出里面的白色的衬布,“爸爸,你看,露丝知道要和我们一起露营,它多高兴啊!”
  马克尔假装配合的回应道:“是啊,露丝也特别希望和辛迪一起,我已经听到它在唱歌庆祝了!”
  放下怀中的小女儿,马克尔也没有忘记给大女儿思迪一个有爱的拥抱,“我的小天使,你高兴吗?”
  思迪腼腆的点点头,从手心里拿出一条用马尾草编织的手环,因为时间关系草环已经开始微微发黄,失去了水分蔫蔫的耷拉在一起。
  “这是送给我的吗?”马克尔知道,思迪虽然是姐姐,但是她却不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小女儿辛迪一样,那么开朗好动。有时候他总觉得思迪的心里装着很多事,这样对于一个才刚刚十四岁的孩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年纪不是应该好好的放纵青春,想什么就干什么的年纪吗?
  “谢谢,我的小天使,我很喜欢!”马克尔还没有说完,一边的辛迪就不耐烦的把他拉去厨房,让他偷偷的帮自己取出妈妈藏在橱柜上方的水果糖,那可是她心心念念想了好久的甜点,只可惜妈妈总是不许她吃。
  站在原地的思迪,轻轻抿着粉色的嘴唇,一脸羡慕的看着视线中的妹妹和帮辛迪偷偷拿糖的马克尔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