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九章 考试

  “好险!”哈罗德一手按着自己的心脏,一边大口的喘着粗气,背上的连帽衫满是粘腻的汗水,湿哒哒的粘在皮肤上,像一条阴冷的蛇皮贴在自己的背后。
  浑身都被冷汗打湿,哈罗德难受的用手拉扯衣领,虽然从阴冷的黑暗中逃过一劫,但他仍然没有放松,刚刚的绝望、压抑、痛苦的巨手不知道是隐藏在附近哪里的生物,能够散发出如此黑暗的灵知。
  他站起身来拉开面前的丝绒布窗帘,厚重的布料顺着窗帘杆滑落到窗户两旁,瞬间阴沉的房间被灿烂的阳光所填满。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不适应突然的明亮光线,哈罗德本能的迷上眼睛。
  “呼……”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脑中的存留的窒息感慢慢消失,望着窗外的一览无余的景色,哈罗德陷入沉思。这里可是狩猎者协会,照理说不应该会有超自然的生物出现,否则肯定难逃被猎杀的后果。如果不知这样,那或许在这古老的城堡里面,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哈罗德眼眸里面的血色渐渐褪去,重新恢复到现实之中。他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微不可见的点点头,从柜子里打拿出换洗的衣物,走向盥洗室。
  炎热的午后或许是一个冲凉的好时候……
  ……
  狩猎者协会,会议室。
  罗瑟里和求特里两个人坐在暗红的橡木桌后。
  罗瑟里嘴里叼着一个巨大沉木做成的烟斗,前端用银色的金属围成一圈,金属表面用卢米语刻着的“神迹”二字。一呼一吸之间,口中吞吐出一个接着一个的白色烟圈。
  “求特里,你就这么相信这个新来的继承人?据我所知他前几天可只是一个卖器材的推销员而已!”
  他说完,烦躁的用手在桌上用力敲了两下烟斗,灰白色的烟草灰“啪啪”几下被倒在水晶雕花的烟灰缸里。最上面的一层灰烬还没有完全燃尽,徐徐往上冒着透明的白雾,会议室里被染上一层淡淡的马洛斯尾草的烟香味。
  摩挲着权杖的求特里,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的银色手杖似乎对方的话语并没有引起他太大的兴趣。几秒钟之后,求特里慢慢放下手中的权杖,他拿起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你这烟草是在南边买的?”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罗瑟里却是听懂了,他知道自己这个老伙计的老毛病又犯了,“喂,我和你说正事呢!”
  求特里一听,“哼”的一声从鼻里发出,“老东西,我也是在和你说正事呢!你这烟草闻着味道不错,比原来那玩意儿强多了。还有没有?送给我几颗玩玩呗。”难耐的搓搓双手,求特里两眼看着罗瑟里嘴里的烟斗两眼射出兴奋给光芒。
  “知道了,这是托马斯那个臭小子这次给我带来的,味道不错,有些柑橘的香味。柜子里还留了些,晚上我拿给你。好了,我问你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罗瑟里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他这个老伙计就是喜欢种花养草,现在自己又把传承给了莱斯特新来的小子,估计他心里其实是乐的清闲吧。
  “柑橘味的?真是有意思。记得晚上拿过来!……听见了,真啰嗦。我觉得这是造物主的旨意,虽然那小子是在不怎么讨喜,但好歹是我的侄子。”
  求特里把手伸进烟灰缸里用指尖捻了一小点烟灰凑到鼻尖,他的鼻翼微微动了动,淡淡的甘甜味道像是夏日里果园里散发的甜香让人陶醉,“真是好味!”说完,他高兴的拿出白色手帕仔细的一寸一寸把双手擦干净。
  “侄子又怎么样?你们都没见过面!”
  收好手帕,求特里抬起头,眼神充满哀伤,右手摸着他自己的半边侧脸,那是一张布满兽纹鳞甲的半边脸,青黑色的纹路密密麻麻的在苍白的皮肤上游走,仔细看去上面的鳞片隐隐发出金色的光泽。
  求特里低沉的说道:“你知道……我被威尔士红龙伤了身体,即使拥有莱斯特的传承也没有办法无所顾忌的使用灵知。没有了‘通灵术’的传承,根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这样还不如传给那小子,起码我这人赌运还是不错的!”说完,他一只手暗暗捏住外袍口袋里面的陀螺,眼中的光亮一闪而过。
  旁边的罗瑟里静静坐着,白色的烟圈一个接着一个从嘴里的烟斗中飘出,不一会就被空气中的气流吹散,消失的看不见了。
  “你想好了就没问题。”罗瑟里沉默许久,沙哑的开口说道。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一只苍老有力的手推开。随之有三个人走进来,其中走在最前面老者身穿一身白色西装,在衣领处系了一个桃红色的领结。他的头发花白,一头长发用金色丝线辫成的细绳扎在背后。
  跟在他身后的是两名身穿长袍的人。其中一位老者身型略微纤瘦,全身被包裹在银色衣袍下面。他的脸色苍白没有半分血色,一双淡紫色的双眸没有任何情绪波澜的向罗瑟里他们看去。
  走在他旁边的是是一位女性,她的年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的样子,皮肤白皙光滑,呈现出淡淡的红晕。她的发色是烈焰般的火红色,烫成大波浪披散在身后,随着她一步步妖娆的走来,发丝此起彼伏,充满成熟的风韵。
  “你们两个倒是来的好早呢!”女人轻笑一声,张嘴细声说道。
  罗瑟里取下叼在嘴里的大烟斗,傻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萨丽,你……你来啦。我也只是刚刚才到一小会。”他站起身拉开身旁另一边的高背木椅,等着红发女人走近。
  求特里看着刚刚还一本正经劝说自己的罗瑟里,现在一脸傻样的像一只等待主人的亚瑟斯牧羊犬憨憨的站在原地,他转过脸嫌弃的说道:“两个加在一起快三百岁的人了,真是受不了!”
  萨丽用手抚开耳边散落的一缕柔软的发丝,优雅的走到罗瑟里帮她拉来的座位上,缓缓坐下。
  “狩猎规章规定只要有五名长老到场,既可以开始狩猎执照测试。会长,莱斯特家族继承人测定可以开始了。”紫色眼眸的老者环顾室内,一本正经的朝白色西装的老者说道。
  “哎呀呀,拉里奥,不要每次都这么的严肃,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有机会碰到一起,上次聚在一起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四十年前猎杀宙斯的那次吧。”西服老者颇为感慨的回忆道。
  “会长,时间到了。”拉里奥面无表情的回答,没有半点情绪浮现在脸上。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没趣。”被称作会长的老者满脸无奈的答应着,嘴里一直不停的嘀咕:“莱恩德加的人都是一群讨厌鬼!”
  站在门外等消息的哈罗德看到卡斯示意让他进去,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迈着缓慢的步伐朝会议室走去。
  果然,天花板是全黑的,厚重的窗帘布是暗红色的丝绒布,四周的墙布满是十字架符号点缀其中,原本紧张的哈罗德被这无语的装修弄得哭笑不得,他禁不住吐槽道:看来狩猎协会的会长很喜欢哈雷家那位设计师的设计风格嘛。
  会议室里面一共并排坐着五位长老。哈罗德只见过罗瑟里和求特里两人,余下的三人从样貌装扮上不难猜出,淡紫色眼眸神色冰冷的老者应该是莱恩德加家族的长老,火红色头发的女人和梅丽尔长得有些相似,应该是查尔斯家族的长老。而坐在最中间的白头发老者应该就是托马斯口中的狩猎协会的会长,爱德华家族的长老约翰。
  “欢迎你,亲爱的哈罗德。我们狩猎一族又迎来新的一位成员。”约翰会长兴致颇高的对哈罗德说道。“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得到了求特里长老的传承,既然血脉已经觉醒,传承也已经获得,那么通过协会的测试,你即将正式成为狩猎者。如果你愿意,考试即将开始。”
  “我愿意。”哈罗德坚定的回答道。
  “那就开始吧!”约翰会长从西装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用赫尔西语写着大大的两个字“考题”,哈罗德心里吐槽道:直接说不就得了吗,装腔作势的有什么用。
  其余的几位长老看到会长手上拿的信封,除了莱恩德加的拉里奥面无表情之外,剩下的都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扯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信笺,约翰会长没有看直接递给坐在自己旁边的萨丽·查尔斯。
  “是我吗?”萨丽欢快的接过信纸,欣喜的说道:“好久没有和小朋友一起玩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哈罗德没有说话,他观察到求特里的面色不太好看,半边脸上的青黑色鳞片色泽更加暗淡。心里暗道不好,哈罗德打起精神愈发谨慎。
  ……
  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迷雾,哈罗德的脑袋突然昏沉,像是被一个木棍打了一棒子,闷闷的疼。鼻尖还残留着一股淡雅迷人的雏菊清香,四周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只剩下哈罗德自己急促的喘息声。视线里的画面模糊不堪,所有的色彩突然失去了颜色,朦胧、恍惚,如同陷入在一片虚幻的梦境里。
  周围的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在漆黑的夜色里面显得格外诡异阴森。
  “蹋!蹋!蹋!”
  沉重而机械的声音从迷雾那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