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七章 神秘盒子

  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之上,哈罗德吐出一口浊气,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而复生的,但是他能肯定的是自己当时确实是没有了意识,身体里面的血液大量流出被黑石吸收,等他再次清醒之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ICU的床上,嘴里插着气管,手腕上连着吊瓶。
  不过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从他醒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消失了,一点疤痕都没有。原本被自己用黑色匕首刺伤的大腿,也完好无损,以至于哈罗德不得不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离开医院时特意从医院的问讯处的桌子上,拿走了一份的医院的宣传册子,他打开册子,翻到最后一页,借着路边暗淡的路灯浏览起来。
  “拉斯韦克州,波顿市,香舍穗仁爱医院。”
  默默读出医院的地址,哈罗德意识到他居然到了北边,不由的苦笑道:“看来自己的销售工作是干不成了。”拿出钱包里面的信用卡,哈罗德走到马路对面的自助取款机把卡插进去,输完密码,过了几秒,屏幕上显示出卡中余额还剩十万卢布币。
  哈罗德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原主的这份工作薪水不错,要不然自己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既然近期的生活费不用发愁,他决定先找个汽车旅馆住下来,好好想想这几天的诡异遭遇。
  打开手机地图,哈罗德搜寻了一下附近便宜的旅店,他随意找了一家名叫温暖小屋的旅馆住了进去。
  “这里看起来真不温暖。”打开房间的门,哈罗德被里面的装修吓住了,屋里的天花板全部涂上黑色的乳胶漆,地上放置的是铁架床,上面的枕头被套是银灰色的,四面的墙壁被画上鲜红色的壁画,整体看上去就像住进了鬼屋一样。
  哈罗德忍着胃里的不适,脱下运动鞋躺在床上,怪不得这个旅馆一个晚上只要七十卢布币,这样的装修压根就和温暖沾不上边,简直就像是在拍恐怖片一样。
  他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两件换洗的衣裤走进浴室。身上的伤口虽然都消失了,但是他的皮肤到处都粘黏着血液,散发着腥臭,刚刚原本他还担心旅馆的管理员会不让他住进来,不过那人只是随意看了几眼,便爽快的把房卡递给他。
  沐浴露散发着清香,温热的洗澡水从头上淋下,一点一点洗去了哈罗德身上的血迹,看着脚底下伴着泡沫颜色淡红的污水,他略微出神。
  擦干净身体,哈罗德回到床上。他觉得哈罗德的记忆并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变化关键应该是从他踏进谢尔曼和莉莉的房子开始的。他突然想起在谢尔曼家里找到的神秘银盒,或许这里面藏着关键的信息。他立马从背包里面翻找出那个盒子。
  自从上次他试图用擀面杖敲打银盒子失败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管它。此时的哈罗德重新拿出银盒,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尝试打开盒子。
  “嗯——”用尽全力,可是还是一无所获。
  哈罗德静下心来,脑子快速转动,他想起自己这次在黑色巨石前的遭遇,又联想到刚刚洗澡时被泡沫冲洗掉的血迹,他顿时灵感一现,从背包里拿出黑色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掌,哈罗德忍着疼开始挤压伤口,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掌慢慢滴落下来,沿着铁盒边的缝隙流淌,不久血液把盒子的四周全部填满,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一阵白烟从铁盒上面蒸腾而起飘向空中。
  看到眼前的白烟,哈罗德心里一阵激动,终于有变化了。自己原来怎么就没有想到,以前在华夏看了那么多的狗血小说,血这个东西可是必备的万能钥匙。
  “咔嚓”一声,他屏住呼吸,缓缓打开了银质盒子,里面除了一本两尺厚的牛皮线装笔记本之外,再无其他。
  “只有一个本子?”哈罗德略微失望的拿起本子,当指尖触摸到上面纸张,细腻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低赞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手感也太好了。
  牛皮封面上写着“狩猎手册”四个大字。哈罗德搜寻脑中原主的记忆,发现并没有关于“狩猎”的特殊信息。他翻开手册的第一页,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开始细细品读上面的文字,幸好上面的文字是用他知道的赫尔西语写成,这一页记录的东西读起来像是创世纪之类的故事。
  “混沌的世界,万物一片孤寂。上帝不愿意独自启程,它用上帝之手创造苍穹与地狱。九条剧毒的河流贯穿黑暗的土地,它们共同的源头是激流中心的生命之树。北边是拉尔海,南边是帕姆斯,两者是天堂与地狱的裂缝。幸福的人类带着上帝的亲吻居住在平静的空虚之中。那里是幻境之空,那里是地狱之笼。脆弱的锁链啊,在燃烧的火焰中不堪一击,放出压抑的魔鬼……”
  读到这里,哈罗德不禁想起原来世界的创世纪,盘古开天地,伊甸园神话,自己原本是个无神论者,这些故事也就是当睡前故事打发时间,他一直坚信的是生物课上老师告诉他自己是齐天大圣的后代。可这几天的经历打破了他从出生以来所有的知识认知,或许这里面写的真是这个世界的创世历史。
  揉揉酸痛的眼睛,哈罗德继续往下读到:“人间的炼狱,恶魔突破枷锁降临人世,上帝慈悲!可怜的孩子,看着他们被恶鬼侵蚀,失去了模样。深渊的海水在暴风中咆哮,天神的追寻者自愿降临人间,保护天神的孩子。他们驱逐恶魔,散播仁慈,勇敢化身狩猎之族永存人间……”
  这里终于出现了“狩猎”的信息,原来狩猎一族是帮上帝猎杀恶魔的战士。不难猜测,谢尔曼或莉莉他们其中一人,也许他们两人都属于狩猎一族,联想到自己最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好的预感让哈罗德心生烦躁。
  自己多半也有狩猎的血脉,要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伤的那么重居然还能奇迹般的快速复原,难道这就是狩猎血脉的力量?想到这里哈罗德满脸无奈,自己只是想要当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过过米虫的日子,摊上这么个体质以后的日子估计不是打打杀杀就是朝不保夕。难熬啊!
  哈罗德郁闷的用手搓搓头发,他想起一句话,如果逃避解决不了问题,那就直面勇敢的人生!如果狂风最终都会降临,那只有在此之前努力武装自己。
  快速游览完前面几页,他发现有一页上出现的一个图案引起了哈罗德的注意。他定睛看去,正是那天晚上他在墓群里看到的奇怪十字架。图案下面有一行细小的文字,上面赫然写着“朱利安十字架”。他继续往下看去,“莱斯特狩猎家族族徽,灵知圣地。”
  “果然,怪不得当时我的内心对这个图案有种难以言说的亲近之感,可是这里记录的灵知又是什么?”哈罗德向后翻查也没有找到关于灵知圣地的详细记录,只有零星几个段落里写着:“血脉的继承,强大的传承,赋予肉身坚毅的盔甲,狩猎之罪像天堂救赎。”
  “通灵的魔法向月上世界搭桥,走完神圣的道路,地狱的恶魔困住时间的黑暗,愚弄低级的人类,自由的灵魂啊,朝着月上世界飞舞逃离月下的牢笼……”
  ……
  剩下的一些部分哈罗德越看越糊涂,他不理解文字里的意向到底指什么,看不懂的地方他就匆匆跳过,直到后面读到有关狩猎一族的篇章。
  “狩猎家族,父死子继。九大家族世代相袭。
  哈里斯——幽冥地狱,一层地狱的洗礼者;
  莱恩德加——风谷地狱,二层地狱的贞洁者;
  索斯忒——暴雨地狱,三层地狱的节制者;
  哈雷——滚石地狱,四层地狱的慷慨者;
  特锐德——沼泽地狱,五层地狱的驯服者;
  查尔斯——烈焰地狱,六层地狱的燃烧者;
  希尔——三谷地狱,七层地狱的解救者;
  爱德华——十壕地狱,八层地狱的诚实者;
  莱斯特——巴托地狱,九层地狱的忠诚者。”
  到这里,哈罗德终于解开了自己身体的异样的原因,“父死子继”,谢尔曼死了,隐藏在哈罗德身体里面的血脉开始觉醒,朱利安十字架还有黑色的巨石漩涡应该是某种仪式,身体经过仪式之后转化成真正的狩猎人,而前面的“肉身坚毅的盔甲”很可能就是莱斯特狩猎家族的隐藏天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伤痕能够快速愈合。
  手册上面说这个世界上的狩猎家族一共有九个,哈罗德属于莱斯特家族,不知道巴托地狱的忠诚者指的是什么?心里怀着疑问,哈罗德继续向后面翻阅,后面的内容比较分散,哈罗德被其中一张印有血迹的页面吸引,上面的扉页潦草的写着大大的“谎言!”二字,淡淡的血腥味从页面散发出来。这张纸上出了这两个血字什么都没有,哈罗德心里一跳,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本子里面记载的都是假的?哈罗德心里怀着疑问继续翻阅下去。
  “血族,古老的生物,拥有强大的力量和速度。血液传播疾病,橡木之钉或圣器插入心脏致死。”除了文字之外,页面下脚用黑色墨水勾勒出一幅长有尖利獠牙的人面生物。
  哈罗德看着上面的画面,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应该就是小说电影里面描述的吸血鬼,这种阴暗的生物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如果真有造物主的存在,不知道在创造吸血鬼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翻到另一页,上面写着“死灵,腐败的妖魔。以人脑为食,只能用银刀刺入嘴巴将其杀死。”
  ……
  手册的连续几章都各类妖魔的记录,但是当哈罗德翻到中间时,皮手册上面明显有被撕掉的痕迹,残余的纸片还留在本子中间的订装线上。
  “到底写了什么,居然被撕掉了?”放下手中的手册,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谎言”,缺失的扉页,谢尔曼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看完这本手册,哈罗德心里反而更加迷茫,像是冰山的一角慢慢显露出它的样子。
  “咚、咚、咚!”
  “咚、咚、咚!”
  走廊突然传来一阵有力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哈罗德猛地绷直身体,紧张的拿出匕首握在手上,侧身倾听。
  “咚、咚、咚!”
  脚步声沉重的节奏回荡在空荡的过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