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二章 目的地

  坐在车上,哈罗德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陀螺,求助的问道:“托马斯,这个……怎么办?”他真是没有处理这种生物的经验。
  “拿着留个纪念,这可是你第一次狩猎吧。”托马斯注意力都放在开车上,按照原计划到达协会的时间已经晚了整整3个小时了,虽然车上还有一些干面包,但他宁愿挨饿也不想去吃。
  “那卡律布狄斯和这个陀螺……?”哈罗德可不太想带着一个随时会爆发的漩涡之神上路,它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托马斯戏谑的笑笑,“放心,卡律布狄斯已经被你的利刃送回了神域,你手上这个陀螺现在只是一个木雕玩具而已。”
  “神域?”想起《手册》上面并没有提及到这个地方,哈罗德眉间一皱,开口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托马斯无奈的叹了口气,疑惑看向自己身边的哈罗德,“莱斯特的手册你也没有?不会吧,那可不太好办了。”
  “《手册》?”原本以为这本手册应该是一个隐秘,听到托马斯提到它,哈罗德不得不承认只是自己对这些一无所知。
  “对,《狩猎手册》。它里面记录着这个世界的创世历史,狩猎人每次狩猎到新的生物也会自动记录在上面,一代代传承给下一代。不过因为九大家族血脉和传承都不一样,所以手册里面记录的内容也不一样。还有一些家族不为人知的隐秘也会记录在里面。”
  托马斯停下来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大口继续说道:“刚刚提到的‘神域’在手册创世里一般都有记录,狩猎一族认为这个世界分为四个空间领域,从最底下的地狱,到炼狱,人间最后到最上层神域。地狱是恶魔的巢穴,是黑暗的代表。它里面关押的都是一些作恶多端的魔鬼和堕天者。炼狱在地狱之上,一般是似人非人的妖魔或是没有信仰的愚民。我们狩猎一族主要的工作就是把它们送回各自的地方。最纯洁的则是创世神所在的神域,那里除了祂,还有其他的异教神和天之使徒。”
  说完托马斯虔诚郑重的用手点了点自己的眉心,严肃的说道:“狩猎一族都是创世神凯亚的信徒,我们是祂在人间的守卫。”
  哈罗德第一次看到托马斯这样认真的表情,他心里不禁吐槽,自己原来可是妥妥的无神论者啊,现在这个世界让他以前的信念彻底动摇,握紧手中的陀螺,哈罗德觉得自己在手册里面看到的创世故事恐怕真的是存在的吧。
  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哈罗德和托马斯两人一路无话,车子继续在86号公路上奔驰。
  “到了!”哈罗德想的入神,托马斯的一声叫唤把他重新拉回现实。随着车子越开越快,窗外的景色已经不再是望不到头的沙土和杂草,夜色的笼罩下,一排排高大茂密的松树排列在公路两边,密密的树枝间零星透出几缕幽暗的星光。道路越来越陡,哈罗德能感觉到他们现在是在上山。隐约的从林中的间隙能看到山顶上面矗立着一座哥特式的花岗岩古堡。因为夜色的关系看不太清楚古堡的样子,只能见到墙外面爬满了葱郁的蔓藤,甚至连窗户都不能幸免。
  昏黄路灯的照射下,四周的黑色铁栏珊上面攀爬的红色蔷薇散发着幽幽的芳香。古堡被暗夜笼罩,高耸巍峨的直立在山顶,仿佛一个被历经沧桑的老者,漠然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托马斯伸出右手按住古堡门前的古铜门铃,一下,两下,三下,厚重的木门沉淀着岁月在一阵闷响中打开,一个瘦高的老者穿着十分正式的黑色礼服从门中走出。哈罗德看到他眉心一跳,老者的眼睛没有瞳孔,只余眼白,但这彷佛并无影响他视物,老者先向托马斯礼貌的点头,接着他直直的看向哈罗德所在的方向,随即礼貌的说道:“新继承人,欢迎。”
  哈罗德被看的有些惶恐,听到老者的说的话,他含糊的点点头。
  “卡斯,这是哈罗德·莱斯特。”托马斯笑眯眯的说道。
  “你好,哈罗德。”
  “你好,卡斯。”哈罗德礼貌的回应。
  “快让我们进去,你不知道我现在饿的能吃下一头大象,一路上我都在想念这里的柠檬汁鲑鱼。”托马斯朝卡斯指了指自己的肚皮抱怨道。
  卡斯温和的笑笑,侧身让开一条路,让托马斯和哈罗德两人走进去。
  “玛丽下午专门去海鲜店买了一大条鲑鱼回来。”卡斯一路领着他们,走进古堡,哈罗德才发现里面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他走进托马斯的身旁,小声嘀咕道:“这不会也是你们那位长老设计的吧。”
  还没等托马斯反应过来,走在前面的卡斯转过头,“哈莱特古堡确实是卡特·哈雷的另一个作品。求特里长老也很是欣赏。”说完卡斯神秘的朝哈罗德笑笑。
  哈罗德记得托马斯曾说过求特里是莱斯特家族的长老,不知道卡斯这个诡异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里升起,
  古堡里面有些阴暗,电灯的光线并不明亮,白色的乳胶漆映衬着地面上黑色大理石地板在昏黄的光线里,诡异而阴森。走道两边的白墙上面挂着一幅幅巨型的人像油画,浓重古典的颜色填充在厚重的画布上显得古老而神秘。
  右手边前方的一幅人像吸引了哈罗德的注意,里面的是一个男人,脸色苍白有些病态。两眼下面发青,嘴唇上的颜色也是乌紫的,他头顶的发量稀少,三七分的梳向脑门两边,样子滑稽,最让人难忘的是在他的眼角下方有一块黑痣,显得他整个人妖异起来,画像下方的金属标记上刻着“乔治·索尔”几个大字。
  哈罗德轻声在嘴边念到,托马斯听到他的呓语,指着旁边的画像沉声道:“这些都是历代狩猎一族中的英雄。他们在人类的历史中的重大战役都留下了不朽的功绩。”
  “这个索尔不是九大狩猎家族的?”哈罗德疑惑的问道,他记得狩猎家族并没有这个姓氏。
  “他不是,《狩猎族史》里面记录着……嗯乔治·索尔是一个特例,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和背景渊源,只是在上个世纪的末期一个孤儿,他拥有异能曾在死灵战役中逼退灵体的袭击。那场战役可真是人类历史中数一数二的大场面,不知怎么回事,地狱裂缝突然变大,狩猎人数量不足,世界陷入黑暗的深渊,这时索尔横空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他的天赋奇特,现在的史书也没几个能说清楚他的能力,反正就是英雄带领狩猎一族战胜了死灵,重新填补地狱裂缝的历史。”托马斯不以为意,他认为这些古板的历史书籍没几个可信的,大多都是前人为了吹嘘自己杜撰出来的。
  “反正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可信度……你就当听个故事。”
  卡斯走在前面,他测过身子朝托马斯温和的笑笑,慢慢说道:“梅丽尔小姐这几天也在协会。”
  哈罗德被卡斯的话弄得莫名其妙,托马斯却像见到鬼一样,连忙用手捂住嘴,鹌鹑一样的缩起脖子不说话了。哈罗德心里嘀咕,卡斯口中的这个梅丽尔小姐一定不是一个好惹的女人。
  卡斯领着他们两人穿过大厅走进一个阴暗的通道,前面是协会的餐厅,巴洛克风格的装修,墙上贴着碧绿色带着环形金色繁复花纹的壁纸,中间放着一个长方形红橡木材质的餐桌。哈罗德想起在谢尔曼家里的阁楼上发现摩撒之刃的那个雕花古董柜子,上面雕刻的花纹和这个餐桌边角的样式相差无几。奶黄色的蜡烛插在叉形的烛台上面,融化的油蜡顺着旁边烛台滴落,散发出一阵松香的气味。
  一个身材发福的红发女人看到他们一行人,高兴的快步走过来,“哦,小托马斯,我可是等了很久,你知道我都快没有耐心了。”
  托马斯上前热烈的回给她一个熊抱,他脸上神情激动,两眼闪烁着明亮的光彩,哈罗德觉得就是在面对路上的卡律布狄斯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精神,“玛丽,我太想你了。你知道我们是被一个讨厌的家伙给耽搁了。但我的心早就已经飞向了这里,你的身边!”
  哈罗德瞥了一眼旁边的卡斯,卡斯还是保持着淡定温和的笑容,彷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哈罗德却相反,这么辣耳朵的情话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在华夏到时候他周围的哥们都是直男,像他这样的钢铁直男还是第一次听到让人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情话。
  “哦,小托马斯,煎锅上的鲑鱼都已经吸收了黄油的香气,只要稍稍淋上纳加尔的青色柠檬就是最丰盛的一道晚餐,这条鲑鱼你不知道它可是活蹦乱跳的被我放进锅里的。我敢保证你一定会疯狂的爱上它。”
  托马斯动动鼻翼,深深吸了一口气,期待的看着厨房的暗门,“真香!我已经能够问道它散发出来无以伦比的诱人魅力。玛丽我想我现在就已经爱上了它。快,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真是一个吃货!”哈罗德心里默默徘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