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二十一章 新的身份

  巨大的喘息和循环往复的呼唤声相互重合,在没有半分月色的黑暗中不断交替,耳边的声音像是一根细细的绳索盘旋缠绕在哈罗德的周身,紧紧束缚他的灵魂,记忆里的美好和眼前的残酷交织融合,眼中的明媚逐渐暗淡,如同夜晚中的烛火,孤单的在墨色里摇曳。
  脑海中的倒悬树叶孤舟般的不断的旋转,拉扯,哈罗德身体中的灵知没有办法再继续维持稳定,四周的灵气没有办法再继续感知,此时的他仿佛置身在一处海中的孤岛,周围的一切都被波涛汹涌的海水阻隔,切断了他的所有感知。
  对面的莉莉和谢尔曼咧开嘴巴,笑着向哈罗德伸出双手,不断向两边张开的猩红嘴唇,明显能开见口腔里面的白牙,闪闪的夜色中发光,光亮的如同一层不染的玻璃镜面。
  “哈罗德,过来……”
  “哈罗德,过来……”
  忍着耳边不断干扰自己的呼唤声,哈罗德眼神开始涣散,脑子的记忆不断交替变化,一张张幻灯片般的展开放映。彩色的、黑白的,混乱的堆叠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秩序,瞬间堆满了他脑中的每一块地方。
  脑海爆炸般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的情绪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身体一步步想要朝面前的两人走去,理智却强烈的遏制压抑住自己向前迈动的双脚。
  “我是谁?这里是哪?……为什么……在这……”
  嘴里不住自言自语的呢喃,急促的呼吸让哈罗德的心脏剧烈的跳动,额间、鼻头、后背已经全部被冷汗打湿,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止不住的包围着他的感知。
  瞳孔慢慢失去了焦距,如同死灵一样失去了生机,脸上的皮肤迅速转为灰白,毫无血色的贴合在脸颊两边,散发出腐败的气息。
  ……
  就在这时,被阻隔的灵知短暂的一瞬波动起来,诡异的黑色匕首在哈罗德的手上烧灼、变烫,像一块被炭火烧红冒烟的烙铁烫伤了哈罗德的皮肤,
  “嘶!”哈罗德被手上传来的疼痛换回少许清醒,一段记忆涌现在他的脑海中。
  “张进,疫情期间公司倒闭了,你……回家去吧。”
  “真倒霉,康师傅都吃了两个月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脑中“轰”的一声,哈罗德的记忆像是灰白色玻璃一般布满细小狭长的裂痕,一片片碎裂,掉落,雪片般的纷涌而下。
  他努力的开始回忆,脑中的胀疼似乎有所缓解,喧闹的火锅店、熬夜的啤酒、余额为零的支付宝……狗屁的哈罗德!老子是华夏的待业青年张进!
  穿越前的记忆潮水般涌来,哈罗德的眼眸逐渐发亮,溃散的瞳孔开始聚焦,鼻翼一呼一吸之间蓬勃的生机重新回到他的身体里面,让人安心的力量在肌肉中游走,原本扭曲变形的脸孔向外舒展。
  “不属于人间的生物都要回到属于它们的地方,不管是炼狱还是地狱!”传承中索娜得的“通灵术”规则仿佛天籁一般的声音传入他的额中,无比清晰,无比坚定!
  “乓!”
  眼中没有迷茫的他,在一声巨响之后,狠狠的朝谢尔曼刺去,肉体碰撞让他整个人被冲击力撞抛到空中,接着重重摔落。
  忍着手臂触地的疼痛,他艰难的撑直身子站立起来,眼前的谢尔曼变成了一块块肉碎,滴着腥臭的脓血狰狞的朝他微笑。
  心中一阵寒意升起,哈罗德深吸一口气,鼻腔里面满是发霉的腐烂味道,强忍住让人恶心的气味,他悄悄向后退了几步。
  不行,眼前的谢尔曼和莉莉已经不再是人类,自己跟他们硬拼只能自讨苦吃。哈罗德的脑中正快速思索着如何才能摆脱现在的窘境,寻找到自救的办法。
  手中的摩撒之刃传来冰凉的触感,重新握紧圣器,虽然哈罗德此时的脑中还没有完全恢复与世界相互感应的灵知联系,但那一丝与圣器的感应对他来说是足够了。
  来不及再继续思考下去,莉莉扭动着朝自己所在的位置扑来,哈罗德试图挣脱这个空间对他的灵知阻隔,厚重粘腻的空气像是橡皮糖一样粘黏住他散发的白气,无数的丝状粘稠液体撕扯着他的灵知。
  “再专注些……”哈罗德的视线开始泛红,血色缓慢的向他的眼眸处涌入,脑中的念头不断的集中,盘旋,像一个竖立的纺锤一圈又一圈在他的眉心中央缠绕。
  似乎这个空间周围的阻隔物察觉了他的想法,阻隔的滞涩感越发强烈起来,周边的空气粘腻的好像混合了胶水的墨汁,闷得让人难以喘息,胸中的窒息感压制住了哈罗德的思绪,他艰难的积聚力量,摒除心中纷乱的杂念。
  “专注!”
  嘴里大声喝出,随着口腔里面气流向外爆出,哈罗德前面压制的灵知在这一瞬间炸裂开来,墨色的寒光在空中一闪而过,快的几乎如流星般消失在寒冷的夜色之中……
  ……
  头顶上的天花板依旧是黑漆漆的乳胶漆涂成的,睁开双眼的哈罗德看到眼前奇葩的装修,心里终于安定下来。
  “恭喜,莱斯特家族的继承人,你的狩猎人资格考试通过了。”
  穿着白色西服的会长从橡木椅子上站起身来,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站在他旁边的萨丽,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火焰般的红发向后慵懒的披散在她的身后,眼见哈罗德清醒过来,她妩媚的朝他抛了一个销魂的媚眼。
  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求特里,银色的权杖握在他的手掌心里面,紧紧内缩的手指暗示着他此时内心的紧张。哈罗德在看向他的时候,求特里忙轻咳一声,尴尬的别过脸,假装在研究墙纸上奇葩的十字架图案。
  “小子,不错嘛!萨丽可是我们这最严厉的考官之一了,能通过她的考题不容易啊!”罗瑟里谄媚的望向萨丽,两颊微红的说道,“会长让萨丽出题的时候,我可是挺担心的,毕竟不是谁都能从女巫的幻境中逃脱。特别是今天的考题居然还是最爱的人!”
  萨丽闪着湖蓝色的动人眼眸,右手抚摸上另一只手腕处的宝石手链,轻笑的解释道:“会长给我的信封上写着“情炼”,你们都知道自从莱斯特的索娜得长老自创‘通灵术’以来,协会就定下了规则,最重要的就是‘死魂终归地狱与天堂,绝不留存于世间。’,所以我就稍稍制造出一个让他感到最温馨的画面,怎么样?是不是很享受啊,莱斯特!”
  “……”内心疯狂吐槽的哈罗德此时一点都不觉得温馨,还好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哈罗德,只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异魂张进,否则估计自己都会被这帮老家伙当作死魂直接抹杀吧。
  这副身体的最深处还残留着哈罗德的记忆画面,要不然也不会在看到谢尔曼和莉莉的瞬间如此挣扎痛苦,差点让幻境中的自己记忆错乱,被体中的原主记忆操控。
  真是好险!多亏摩撒之刃及时让自己清醒过来,否则……
  “既然通过了,卡斯!”会长朝会议室的门外大声喊道,“嘎吱”一声,厚重的雕花木门朝外打开,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卡斯双手拖着一个黄铜材质的平板托盘。在托盘的正中央放置着一个小巧的黑色天鹅绒材质的圆形礼盒。
  “这可是今年的第一个继承人,虽然谢尔曼的离开有些伤感,但是毕竟莱斯特家族有了一个优秀的继承者,他也会非常欣慰!”会长用力的吸着鼻涕,优雅的用手从白色西装前端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绸布手帕,动作夸张的放在眼角擦着根本不存在的泪珠。
  “……”哈罗德觉得这个会长就是一个舞台剧演员,他的一言一行都透着戏剧的喜感。
  卡斯端起托盘放在会长的面前,轻轻的打开礼盒,锁扣发出清脆的机械声,礼盒的顶盖应声而开。
  粉红的丝绵布里静静的摆放着一个黄铜双头蛇小牌,会长示意哈罗德亲自拿出铜牌,“嗡”的一声包含着悠远古老的气息。
  端详着手里的铜牌,哈罗德发现铜牌的背面用赫尔西语刻着自己的名字,“哈罗德·莱斯特。”
  “这个铜牌是狩猎者的标志,每个狩猎人都拥有一枚自己专属的铜牌,它能感知你的生死。”
  “小子,这玩意儿里面有你们家族的原血,你的灵知自动会与它相契合。”罗瑟里没等会长说完就开口补充道。
  已经恢复精神的哈罗德开启灵视,淡淡的血色侵入眼球,当他再次触摸铜牌的时候,传承里出现了数十位陌生的面孔,有的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有的是五十多岁的老者,有的是调皮可爱的少女,有的是一本正经的绅士,他们一张张脸孔如同幻灯片一样从他的脑中闪现,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眼眸,都有着深棕色的瞳孔。
  “我也成了这些面孔中的一位,不知道以后出现在传承里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心里默默想着,哈罗德郑重把铜牌重新放入礼盒之中,一股油然而生的使命感仿佛随着礼盒的到来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肩上。
  从今往后,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狩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