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九章 协会

  桌子上的牛肉汉堡溢出浓郁的奶香芝士味,哈罗德正在脑子里面思考狩猎人传承的问题,坐在他对面的托马斯·哈雷指指餐盘里的汉堡,开口说道:“哈罗德,还是先享用你的美食吧,相信我,薇薇安的手艺真是无可挑剔。”
  听到托马斯的建议,哈罗德只能放弃脑中翻飞的思绪,用手拿起托马斯赞不绝口的汉堡放入嘴中,刚刚出锅的牛肉汁水浓郁,配合着培根和奶香味十足的芝士夹心,再加上新鲜脆嫩的生菜和两三片微微酸涩的腌黄瓜,一起在嘴里咀嚼,混合,确实是美味!
  哈罗德尝过一口之后,明明还不是很饿的肠胃一下子被激活,三两下一个双层的大汉堡就被他全部吞进肚子里了。托马斯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得意的翘起嘴角,“对吧,我就说没人能够拒绝芝士培根汉堡的魅力。哈罗德,告诉你一个秘密。”
  听到“秘密”两字,哈罗德连忙抬起头,专注的看着托马斯,托马斯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们哈雷家族可是整个狩猎一族中的美食家,以后只要跟着我,保证让你尝尽这里的盛宴。”
  “吃货!”哈罗德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虽然这汉堡确实不错,不过与华夏的美食相比那简直是不够看的。以后让你尝尝火锅,麻辣烫,烧烤,看你这个美食家会不会甘败下下风。
  托马斯不知道哈罗德心里的想法,美滋滋的分享着自己这几年吃过的美味,“兄弟,你是不知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迷雾森林里面的黑松茸,那真是鲜美,不过有好几年没去那边了。下次我一定要带你去尝尝,保证你会爱不释手。”
  作为华夏人,对美食的追求也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听到托马斯的说的,哈罗德颇为期待的点点头。
  “对了,哈罗德,你去协会了吗?”
  “没有,什么协会?”哈罗德好奇的问道。
  “看来你真是一无所知。新的狩猎者要去暗黑黎明协会去登记,顺便领一块牌子,代表你的身份还能靠它领酬金。”
  “还能领钱?听起来不错。”
  托马斯笑笑,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那里会有委派除魔的任务,完成了自然有报酬。刚刚你看到赛斯蒂安的时候,我就在猎杀女妖。”说完,他拿起桌上的白水又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明天我要回协会一趟,你要一起吗?”
  哈罗德沉思几秒,谢尔曼的突然死亡让自己现在卷入一个巨大的未知漩涡之中,先跟过去打探一下消息,否则自己除了一本手册,什么线索都没有,虽然还不是很信任眼前的托马斯,但是着急找到回家之路的哈罗德准备冒险一次。
  “一起吧。”
  托马斯站起来,拍拍肚子,吃饱了他可是有力气睡觉了。“走吧,我现在只想洗个热水澡好好放松放松,然后躺在柔软的床上睡上一觉。”
  哈罗德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完嘴角,跟着托马斯走上二楼。
  “明天见。”托马斯略带困意的拿出房卡开门进去。
  “明天见。”
  关上房门,哈罗德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托马斯·哈雷……总算是有一点头绪了。他现在就像一只被蜘蛛网黏住的飞蛾,想要逃离,只能一点一点的弄清楚周边身处的情况,这样才能找到回去的路径。
  轻轻叹口气,哈罗德闭上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滴答的打在透明的玻璃上,哈罗德坐在托马斯的黑色吉普车里啃着一块抹了草莓酱和黄油的黑麦面包。
  “我实在是不喜欢吃这个,感觉像嘴里嚼了一块石头。”
  哈罗德心里想起在华夏早上吃的热乎乎的酸汤米线,再看一眼手中炭黑色的硬面包,不禁蹙眉,“我也不爱吃。”
  看到哈罗德脸上的嫌弃,托马斯开心的笑起来,“幸好你不像希尔,他可是一个正宗的老古板,你和他说什么他都会严肃的和你说教一大堆大道理,和他一讲话我就头疼。上次我抱怨了一句不喜欢吃黑麦,他足足和我说教了一天!”
  “七层地狱的解救者?”
  “就是那个老东西,你不知道,他是这一辈狩猎者中年纪最大的。去年我参加他生日宴会的时候记得他好像已经85岁了。”
  吃完手中的早餐,哈罗德无聊的看向窗外。乌云阴沉沉的压在天边,黑压压的半点感觉不到早上的光亮。他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摇上车窗,哈罗德拉起外套胸前的拉链,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北边的气候就是这样,一年四季没几天好的。”托马斯打开车上的暖气,“等下个加油站,买杯热咖啡喝喝。越往北越冷,真是,我真是讨厌到这边来。”
  哈罗德听着托马斯一个人嘀咕,心里有些好笑。这个人真是一个话痨,他的外表和内在实在太不相符了。吉普车沿着86号公路一直往前,两边的车流越来越少,甚至连公路两旁的桦树都看不到了,或许是外面这该死的天气。
  路过一家红色广告牌的商店时,托马斯突然把车停在店门口的水泥地上。
  “下去走走,吃点东西。这里可是到巴斯托的最后一家超市,过了这里可都要啃干面包了。”托马斯穿上呢子风衣,催促道。
  哈罗德揉揉犯困的双眼,呆坐几秒,感觉精神好些后他拉开车门走下去。
  “嘶……,这可真是够冷的。”哈罗德不住的直打哆嗦,对于从小就在南方长大的他来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北边。空气中充满着野兽咆哮的声音,天暗暗的,草地上的沙土和枯草被北边吹来的寒风吹离地面,在空中旋转舞蹈。狂风中夹杂着豆大的雨点,一滴一滴砸在地上,顿时在水泥地上留下痕迹,晕散开来。
  跟在托马斯的后面,哈罗德推开超市的玻璃门,一股温暖的热气包围了他,哈罗德舒服的叹了口气。
  托马斯拿了两个三明治和一杯热咖啡,哈罗德在超市里转了一圈,实在是对这里的食物提不起兴趣,他原本想来一碗泡面,热乎乎的暖暖身子,发现这里除了面包三明治就剩下一些薯片之类的零食。想到托马斯的话,他硬着头皮挑选了三明治和苦艾酒。
  店里面只有一个非常瘦小的老头,哈罗德走到收银台时,老头一直低垂的头突然抬起,有意的瞥了一眼他。然后很快的继续埋下去帮哈罗德打包食物。
  老头的眼睛是幽深的黑色,哈罗德感觉就像是一潭毫无生机的死水,阴沉而压抑,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付了十五个卢布币,哈罗德和托马斯两人接着坐上车朝前开去。
  看着袋子里面用玻璃瓶装的苦艾酒,哈罗德一阵好奇。他以前在华夏的时候可是一个无酒不欢的人,毕业的时候他和舍友可是喝的烂醉如泥,他还有被取了一个“东方不败”的酒号。
  苦艾酒的颜色是淡淡的琥珀色,闻起来微微的有些清苦的味道。哈罗德打开瓶盖,喝了一小口,入口艰涩,泛着浓浓的苦味。
  托马斯一边开车一边享受着自己刚刚买的豆奶咖啡,他从反光镜的余光那里瞥到哈罗德皱眉的表情,同情的目光看向他,“兄弟,你真有勇气,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像猫尿一帮,我第一次喝它都吐了,又苦又涩,太难喝了。真不知道协会那帮子老头怎么会喜欢喝这种东西。”
  说完他摇摇手中的咖啡,心满意足的说道:“还是这玩意合我的胃口。”
  哈罗德口中残留着苦艾酒的味道,渐渐在舌尖变成了辛辣的甘甜,刺激着味蕾。他并不觉得手中的苦艾酒像对方说的那样难以下咽,虽然入口时确实苦味厚重,但喝下去之后口里的回甘却让人回味无穷。
  “其实还是不错的,我能接受。”哈罗德咂咂嘴,又喝了一小口。
  公路上的寂寞无聊因为苦艾酒的味道,好像变得有趣起来。车子一路往前,到了晚上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隐藏在漆黑之中。托马斯带着哈罗德开车来到一间旅店,让哈罗德意外的是,这家旅店也叫“温暖小屋”。
  “难道这是连锁酒店?”
  托马斯关上后备箱,把背包递给哈罗德,“是啊,这是专给狩猎人住的酒店,以后你要是拿到牌子,这里可以打八折。”
  原来自己居然误打误撞的进入了狩猎的圈子,所以那晚自己浑身血迹的走到酒店,前台没有半分惊讶就给自己办理了入住。
  “这个酒店的装修实在是让人欣赏不起来。”哈罗德吐槽了一句。
  托马斯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起来,“那个……这酒店最初是协会里面哈雷家族的长老设计的,那位长老据说是圣朱莉亚诺斯大学顶尖的建筑教授兼设计师,获得了好多设计大奖。这个酒店可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哥特的暗黑风格,鬼屋一样房间,真不知道为什么休息的地方要弄的这么毛骨悚然,天知道第一次踏进这里面的房间,哈罗德真感觉不到一丝放松悠闲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