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一章 卡律布狄斯

  随着托马斯的一声低吼,风暴漩涡似乎在他面前停驻,狂风呼啸的轰鸣声伴随着他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下来。托马斯脱下已经被风刃毁掉的西装外套,心疼的摸着上面一道道的痕迹,脸色越发难看。
  “卡律布狄斯!你毁了我最喜欢的外套!”托马斯对着还在不停旋转但速度已经减弱不少的风暴嘶吼道。
  风暴漩涡无辜的慢慢向后移动,如同犯了错事的孩子企图逃避家长的责罚一般,灰色雾团发现了它的行动,立即伸出黑色的细丝线一般的触手紧紧的缠住风暴飘忽的气流。
  风暴漩涡试图通过加速气流的旋转来逃脱雾团的黑丝线,但是经过几番努力,不管它怎么变形扭动都没有办法挣脱雾团对它的束缚。
  雾团得意的跳动起来,一边绕住漩涡,一边飘到托马斯的面前“吱吱吱吱”的叫着,宣布自己的胜利。托马斯摸摸雾团,低笑一声,“好样的,赛斯蒂安。现在去找哈罗德。”
  雾团跳了两下,兴奋的飞到半空中围着托马斯绕了一圈。
  “快点,我饿了……”托马斯补充道,雾团在空中摇摇圆圆的身子,以身体为核心向四周伸出无数的黑丝线,这些丝线紧紧抓住风暴漩涡身上的气流,不断的撕扯牵拉,天边传来刺耳的咆哮,一道道白色的亮光从天边劈下来,地上被暴雨打湿的泥土被白光劈裂,露出外翻泥泞的泥坑。旁边的杂草失去了生机,一颗颗被闪电雷鸣齐腰斩断,无力耷拉下脑袋黏在湿漉漉的污泥上。
  雾团像是被天边的雷声激怒,它不断膨胀身体,原本只有拳头大小变成了气球一样,而牵拉住风暴眼的丝线随着身体的变大,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粗壮起来。
  天上的闪电更加耀眼,虽然漆黑的夜空不见一颗星辰,但在闪电的光亮下亮如白昼。呼啸的风声源源不断的朝托马斯和雾团用来,夹杂着冰冷的雨滴拍打在托马斯的脸上和身上,他棕色的头发被打湿,乱糟糟的塌下来,粘在他的前额,上身仅剩的白色衬衫已经湿透,粘腻的贴在身上。
  托马斯烦躁的捞起两边的衬衫袖子,不耐烦的催促道,“赛斯蒂安,快点!”
  雾团更加用力,它伸出的黑丝触手已经密集到分辨不出之间的缝隙,远远望去旋转的风眼像是被一块密实的黑布遮盖。
  一切已经变得僵持拉锯,雾团一点一点撕扯着气旋,急速的风暴旋风的旋转扭曲了周边的时空,被撕开的气流如晶片,一块块从风眼周围掉落,当风眼被雾团吞噬,飓风渐渐平息,眼前的幻境被雾团的黑色触手撕裂透出背后的真实。
  托马斯右手向上理顺头发,擦掉脸上的雨水,大步超前走去,扭曲的空间逐步恢复原状。他跨过风刃周边的时空裂缝,黑色吉普车正停在他的面前,而哈罗德正坐在驾驶座上,他的双眼布紧闭,呼吸急促,已经陷入昏迷之中。
  “嘿,哈罗德!醒醒,醒醒。”托马斯拉开根本没有上锁的车门,用力拍了拍熟睡中的哈罗德。
  梦中的哈罗德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猛然坐直身体,恍然的看向托马斯的方向,“你?……托马斯。”
  “兄弟,别睡了,我们还要赶路。你不知道我现在快饿死了。”说完,托马斯把哈罗德赶到副驾驶的座位上,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脚油门踩到底,发动机发出一阵轰鸣,黑色的吉普车在86号公路上狂奔起来。
  “我是怎么了?刚刚我一直在找你……”盯着旁边的托马斯,哈罗德不解的开口问道。
  “我们先逃命,待会再说。”托马斯疯狂的踩着油门,一路朝前狂奔,只见刚刚还是笔直的道路突然间像山谷中扭曲藤曼一样弯曲变形,哈罗德被眼前怪异惊悚的景象吓住,他的心脏往上一提,“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因为惊恐而变得尖锐。托马斯沉吟道:“是卡律布狄斯搞得鬼,我们现在被它困在漩涡之中。”
  哈罗德想起在《狩猎手册》中描述过:卡律布狄斯是海王尼塞与大地女神该亚的女儿,她坐落在女海妖斯库拉旁的大漩涡怪,会吞噬所有经过她身边的东西。
  “漩涡怪……她的漩涡之眼在哪?”想到《手册》中的记述,哈罗德急忙问道。
  托马斯表情严肃,低声说道:“我已经让赛斯蒂安控制住了,但是她的漩涡风速太大,赛斯蒂安力量怕是不够。”
  哈罗德知道赛斯蒂安是上次见过的雾团,托马斯能找到自己应该也是雾团的帮助。抬头看向前面的路,已经弯曲成和过山车一样的诡异弧度,吉普车开在上面有着随时掉落的危险。
  刺耳的摩擦声从车底传来,黑色橡胶轮胎与沥青地面急速的大力摩擦,甚至产生了焦黄色的火花。
  托马斯转过脸,双眼盯着哈罗德说道:“现在很危险,好好座在你的位置上!”
  哈罗德神色冷静,他没有在意托马斯生硬的语气,根据记忆里的描述,卡律布狄斯虽然是漩涡之怪,但是却只能按照一个方向旋转,托马斯现在一直向反方向开,这应该是准备直接开到卡律布狄斯的漩涡之眼所在的位置。
  “我们倒回去找到漩涡之眼,不解决它我们是出不去的。”托马斯平静的说道。
  “听你的。”哈罗德知道自己的经验不如托马斯丰富,他选择相信托马斯的判断。
  急速的在公路上飞驰,车外是瓢泼的暴雨,击打在车顶和车窗上面,伴随着天空中的滚滚雷鸣,哈罗德他们两个就像大海汪洋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被漩涡吞噬的危险。
  “到了!”哈罗德面前是一个不停旋转的风眼,她的四周被无数的黑色丝线所缠绕,但是随着不断加速的旋转,黑丝线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致,做过不久恐怕剩余的丝线就会被持续的风刃绞断。
  紧紧握住摩撒之刃,哈罗德知道手中的匕首是莱斯特家族的圣器,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紧张,他按耐住心中的不安,静静等待寻找合适的攻击时间。
  “哈罗德,靠你的了!”托马斯大喝一声,吉普车的油门被他的黑色皮鞋踩到最下方,车子从柏油路面上一跃而起,时间就像静止一样,哈罗德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抓紧车门,两眼死死盯住前方越来越近的漩涡中心,掌心粘腻的汗水让他泛起一阵恶心,背上冷汗被窗外的狂风吹干,只剩下滑腻的触感。
  就在这时,哈罗德抬起手臂,掌心的摩撒之刃被一阵大力掷出发出“嗖”的一声,混沌凝重的气流裂开一道口子,只见黑色的匕首快速的朝前飞去,丝毫没有受到周围旋转的漩涡的影响。
  匕首的刀尖很快就对准了漩涡之眼直直的朝目标刺去,“咔嚓……咔嚓……”
  空中响起清脆的响声,哈罗德紧张的盯着风眼,他的瞳孔微缩,耳边响起心脏收缩的声音,旁边的托马斯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指节发白。
  ……
  “不错嘛!兄弟。”不久托马斯高兴的咧开嘴,得意的吹了一声口哨。
  “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哈罗德心里松了一口浊气,他的脑中在摩撒之刃击中风眼的时候感受到一股愤怒的情绪,如狂风骤雨的阴暗气息。
  他静下心来,屏气凝神,细细寻找着这股情绪的来源,最后发现他的脑中有一个地方好像在与圣器连接着,他能通过这一根看不见的线感受到它所次中生物的情感。显然这应该是血脉赋予狩猎者的天赋。
  “不错嘛,这么快就能通过圣器感受四周的环境了。”托马斯瞧了哈罗德一眼,赞叹道。
  哈罗德摇摇头,迟疑的说道:“还不行,只是能够感受到一点情绪之类的。”
  “已经可以了,你还没有受到传承就能和圣器建立联系,我那个时候可是哄了赛斯蒂安好久,她可真是一个固执的女孩!”想到自己当时的窘境,托马斯尴尬的轻咳一声。
  “你的圣器是那个雾团?”哈罗德吃惊的喊道。
  托马斯向车窗外面伸出一只手,轻轻挥动,雾团迅速的跳动过来,漂浮在车窗外面。“哈雷家族的圣器,赛斯蒂安,宝贝和莱斯特家族的新继承人打个招呼。”
  雾团上下浮起降落,然后很快的消失不见了。“她怎么了?”哈罗德疑惑的问道。
  “没事,她太紧张了,真是个羞涩的孩子。”托马斯嘴角轻轻上翘,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哈罗德笑笑然后打开车门,朝不远处的摩撒之刃走去。草地上黑色匕首闪着诡异的黑色光芒,在它的下面一个灰色的陀螺。
  “陀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卡律布狄斯有名的大漩涡怪居然是个陀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