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二十三章 姐妹

  车子在洒满阳光的林荫道上飞速的开着。
  打完哈欠的托马斯苦着脸强打起精神坐在驾驶座上,旁边的哈罗德正在假寐,进入灵视不断练习着传承中的“通灵术”,感知周遭的事物。
  “今天早上的硬麦面包是在是太难吃了,感觉到现在还卡在我的胃里没有消化。”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移到托马斯的腹部,他面色难受的揉揉肚子,深深叹了一口气。
  坐在旁边缓慢睁开双眼的哈罗德,嘴角轻轻上扬,每天早上的“通灵术”练习让他的灵知增长,此刻刚刚入冬,早上的阳光带着冬天特有的温柔和煦,暖洋洋的从树缝的间隙中漏下,随着清风徐徐吹进黑色的皮卡车里。
  “中午找家餐馆让你好好吃上一顿,怎么样?”托马斯听到哈罗德的保证心情十分愉悦,按下车上收音机的开关按钮,嘴里跟着音响里的金属摇滚乱哼起来。
  “前面的莫塔小镇上面,我听说有一间当地非常有名的海鲜餐厅,中午就能赶到,怎么样?”
  哈罗德没有所谓的点点头,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的食物更像西餐的烹调方式,吃了差不多一两个月的牛排汉堡,现在他更想吃到的是麻辣火锅。
  不知道托马斯口中的莱斯特家族的餐厅是什么样的,要是有机会经营中餐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黑色皮卡车停在一间门面很小的店铺外面,哈罗德和托马斯下车走进餐厅里面,蓝色的墙纸配着米白色的地中海风格的吊灯很快驱散了赶路两人身上的疲劳。
  服务员递上一张海洋图案的菜单,托马斯兴奋的从头到尾仔细研究了一翻,最后他给自己和哈罗德各点了一份芝士虎虾牛油小麦面,外加一份金枪鱼牛油果沙拉。
  食物的香气是疲乏的赶路人重新恢复力量的兴奋剂,一碗小麦面吃进肚里,托马斯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拿出地图,托马斯指着北边的一个城市说道:“从这里过去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了,我已经订好了那边的温暖小屋,下午我们直接到那家先探探情况。”
  哈罗德用餐巾抹干净嘴角的淡黄色油渍,拿起桌上的半杯柠檬苏打水含了一口漱漱口。面上不显的他,内心实际在预估这次行动的危险系数。
  自己的灵知已经稳固在王国的初段,身边还有一个水星初级的托马斯,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放心,协会会根据预报上来的情况进行分档,分派给狩猎者的任务一般都不会太超越他们的能力范畴,这次的任务主要是让我带着你练练手。”托马斯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面值五十的卢布币放在桌上,“赶路吧。”说完,拿出车钥匙推门走了出去。
  哈罗德心里诽腹道:又通过微表情来读取我的意识,真是讨厌的天赋啊!
  ……
  又到了中午,凯莉放下手中的打蛋器,双眼无神的盯着水槽。她的上半身一直止不住颤抖,天知道自从露营回来,原本幸福的小家现在却已布满伤痕,自己的丈夫马克尔每天加班,这周已经有五天都没有回来了。
  自己的宝贝女儿!天啊,自己的思迪怎么会出了那么可怕的意外,她还那么小,刚刚才过了十四岁的生日。想到这里凯莉实在忍不住悲伤,轻轻啜泣起来。她的下嘴唇微微抖动,双眼充满冰冷的泪水,撕心裂肺的悲伤如同钢针一下下扎在她的心脏上面,整个身子蜷缩起来,止不住的抽搐颤动。
  “妈妈,我饿了!”
  突然,一个声调高亢尖锐的女童音从凯莉的身后传来,正沉浸在自己无可抑制的悲伤之中的凯莉被这声呼喊吓得心脏一缩,整个人差点弹跳起来。
  “好的,辛迪宝贝,妈妈很快就会把蛋糕做好,马上,你看……”凯莉连忙用手抹去脸颊上残留的泪珠,借着打开水槽上方的不锈钢金属水龙头掩饰着此时自己的狼狈模样,拾起之前打到一般的蛋液继续用打蛋器不断的旋转搅拌。
  “妈妈,我饿了。我饿了!”背后的辛迪彷佛没有听到凯莉的解释,尖锐的声音不住的叫嚷,高亢的音调像是要把窗户上的玻璃都震碎。
  凯莉崩溃的望着对面的辛迪,她的金黄色小卷发变得粗糙坚硬,原本红润的水蜜桃一样的脸蛋现在却隐隐透着青灰,童真欢快的眼眸现在像一潭死水,望着凯莉的眼神暗藏着凯莉不愿去深想的黑暗。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宝贝女儿现在变得完全不像以前的那个天使。每天只会对自己说一句话:我饿了,除此之外,她就整天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也不让自己进去。
  凯莉现在每天的时间都在做饭,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一天要做几顿饭,蛋糕、比萨、牛排、烤鸡腿……只要是能吃的都被她的辛迪吞进肚子里,她的宝贝就像是一只永远也填不饱的怪物。
  看着手里不断搅拌的鸡蛋液,淡黄色的泡沫浮在液体上面,一个个变大、破灭,凯莉的内心绝望的回想着,到底生活是怎么了,为什么都不一样了,为什么全都乱套了!
  露营!该死的,都是那次毁了她生活的露营搞的鬼!
  回忆起那次他们全家期待已久的旅行,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是所有噩梦的开始。
  凯莉后悔的痛骂自己,要是自己和马克尔没有因为搭帐篷的活而让两个宝贝独自在林间玩耍,也不会导致他们两人在森林里面迷了路。
  他们发了疯一般四处寻找,甚至还报警叫了专业的搜救队进入林子,整整找了三天三夜,却依然什么都没有找到,她们两人就像气泡一样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一直直到七天之后,马克尔和她才在森林的出口处发现了昏迷过去的辛迪,而自己的大女儿思迪永远都没有出现。
  内疚和自责时时刻刻折磨着凯莉,一开始她和马克尔为了补偿辛迪,也为了忘记思迪,想尽办法讨小女儿的欢心,洋娃娃、小首饰,游乐园只要是辛迪喜欢的都换着花样给她。
  可是回来之后的辛迪却变得与以前不一样了。每天只呆在房间里,不说话也不爱笑,只在每天傍晚马克尔从公司回来的时候才会下楼等着自己的父亲,让马克尔给他一个拥抱。
  随着时间的流逝,内心的痛苦并没有消散,反而像是沉淀的酒越发浓厚。失去思迪的空虚感和内疚感让马克尔变得不再爱回家,一开始也只是宿醉,晚上他带着一身酒气回来。后来干脆打包了几件换洗衣物直接住在公司,一个星期有四五天都见不到他回家。
  想到这里,凯莉内心的伤痛难以抑制的向外涌出,暴风雨般的席卷了她的身心。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女儿都变了,变得冷漠,变得让人恐惧!
  “妈妈,我饿……”
  辛迪死气沉沉的声音幽幽的再一次从凯莉的身后传来,同时还伴随着一声怪笑。凯莉不知道为什么,辛迪的声音让她的内心十分不安,她皱着眉头耐心的劝说道:“宝贝,还要一点时间,你知道蛋糕还没有那么快,桌上有一些坚果,要不要先尝几颗垫垫肚子?”
  “宝贝?辛迪……”空气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凯莉停下手中的打蛋器,转过身子,看到眼前的辛迪她的心脏猛地一跳。
  “……你怎么了……别这样看着妈妈,好吗?”
  辛迪的眼神充满阴沉的戾气,瞳孔中散发出一种暴躁嗜血的光芒,像是来自地狱的深渊的凝视。凯莉被她的目光盯得全身发麻,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眼神,那根本不是一个孩童能有的眼神。
  心脏的紧缩感并没有放松下来,因为辛迪一直站在原地凝视着她,就好像在看自己的……食物,她的瞳孔兴奋的发亮,如同饿了几天几夜的狮子遇到鲜美的羔羊,……这样的意识让她觉得荒谬,但是那来自地狱的邪恶眼神却像一只巨兽时时刻刻想要吞噬自己。
  “孩子,……辛迪,能麻烦你先到沙发上坐好,好吗?蛋糕还有十分钟就好,我保证!你可以打开电视先看看动画片,你最喜欢的《公主露露》?”凯莉实在不像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她试探的问道,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转移辛迪的注意力,让她离开厨房。
  “……好吧,十分钟,只有十分钟。”
  看着离开厨房的辛迪,凯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惧怕自己的小女儿,每当和她独处在家的时候总会让她浑身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