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六章 倒悬树叶

  哈罗德不敢置信的缓慢靠近那颗长在黑色巨石之上的倒悬树苗,他凑近观察,这棵树样子与他曾经见过的树木完全不一样,它没有根茎,只有一片嫩叶倒悬在黑石上面。
  叶子是由四种色彩组成,分别是橙黄色、橄榄色、红褐色和暗黑色。哈罗德好奇的伸出食指慢慢的去触碰这片悬空的叶子却发现所触之地一片和煦。周围的空气仿佛雨后的青笋一般,带着青涩的甜味,他顿时像是置身于一个无比干净通透的世界,美好的让人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脑中原本纷乱的思绪逐渐平复,婴儿般的纯净洗涤着他,哈罗德陶醉在这个祥和安宁的世界。不知道过了许久,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是站在昏暗的地下图书室,对面的求特里紧张的睁着眼睛看着他,如同对待自己的化学实验一样。
  哈罗德茫然的看向自己的双手,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自己,要是说血脉的觉醒让他的身体变得比常人强壮,那现在获得传承的他感觉自己的脑中像是被灌入了灵丹妙药一般,思维变得无比清晰,他估计自己的智商可能提升了一倍。
  传承原来就是是狩猎家族的感知灵性。现在的哈罗德感觉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他拿起刚刚求特里借给他的《圣灵之路》随意翻阅几下,书中的文字如同在脑中排列组合一样,迅速烙印在他的记忆中。
  哈罗德内心不禁吐槽,这简直就是学渣救星,有了这个他估计清华北大也不再话下了。
  “小子,怎么样?”求特里眼光带着希冀问道。
  哈罗德放下手中的书,不解的问道:“我感觉自己好像走到一个非常宁和圣洁的地方,那里有一片五彩的倒悬树叶,另外好像我……变聪明了。”说完这句话,他尴尬的红了脸颊,轻轻咳嗽了一声。
  求特里哈哈大笑,手中的权杖“咚咚”的往木地板上敲打,颇为自豪的说道:“放心,小子。那片圣叶便是生命之木,它代表了灵知。九大狩猎家族各有自己的独特天赋,而我们莱斯特的天赋却最为特别。”
  他微微停顿,拿起手中的权杖反复摩挲,声音变得遥远而沉静,“莱斯特与其他的狩猎家族不同,现在在古堡里的这几位继承人,和你一起来的哈雷源于巨人血脉,查尔斯是女巫的后裔,莱恩德加则是血族的后裔。而我们莱斯特却是纯正的人类,我们的传承天赋则是智慧。以智慧为引,开启灵知从而牵引人的灵魂从腐朽的肉体中解放出来。而这在后来被莱斯特的族老演化为一种能够与世间灵体沟通的‘通灵术’。”说到这里求特里的语气中满是自豪,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的红晕。
  “通灵术?”哈罗德低声呢喃道。
  “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天赋传承。但是这项技术并不是所以继承人都能够掌握,据我所知,你的祖父就没有。……它需要很精准的掌握灵知,还需要强大的灵力。不过即使你……不能掌握,起码莱斯特家族够快速学习和掌握一切知识的天赋也足够了……”说到这里,哈罗德发现他的眼神略微暗淡,像是原本闪耀在天际的星辰,快速的划过天空,一闪而过的光亮很快被黯淡的黑夜所遮掩。
  “你应该现在能够感受到,你的脑中的变化了吧。”
  哈罗德没有继续深究求特里眼神的变化,他摒弃杂念,静下心来,集中精神开始冥想,脑中不断的像海浪一般涌入大量的信息,所在城市中的电波信号,乡村古镇中的教堂福音,甚至连这个古堡地下室里面的各种书籍的种类信息都在他的脑中浮现。其中一些信息和知识是他从没有听过或看过的,透着古老沧桑的味道。
  他的脑海“嗡”的一声,隐约能够看到扭曲模糊的画面,听见虚化低沉的耳语。有些清晰无比,有些却模糊不堪,有些却是一片漆黑。
  求特里看着眼中略显迷茫的哈罗德,解释道:“万事万物皆有灵性,即使是一块废铁也曾有它被锻炼创造的历史轨迹,这些讯息都会在它的灵体中显现,只不过这些灵用处不大。
  莱斯特家族更注重的是有生命气息的灵体。我们的传承是继承前任家族历代狩猎者记忆中的资料信息,世道一直在变化,新的狩猎者要一直不断的学习吸收才能让它继续丰富下去。
  现在你的力量还不够,内视中漆黑或模糊的地方说明还没有相应的信息能够读取。现在的你只能通过触摸或亲眼所见,并且它们是在传承里面有记录的物品才能得到它们的资料信息。除此之外的资讯就要靠自己学习和搜集。不过不用担心,天赋随着生命之木的完善逐步加强,搜索信息的范围也会越来越大,你的灵知也会越来越强。”求特里说完转身慢步走道石墙旁边的丝绒高脚靠背椅上坐下。
  哈罗德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萧瑟,有些苍老。想起刚刚传承仪式中的吟唱,这时的他集中注意力,脑海中用灵知轻触生命之木,顿时一条条信息从脑中浮现,其中一条上面对“至高无上的冠冕”的解释是“神性”!
  心中一紧,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长老,为什么你会有传承?我听托马斯说过这个是每一代狩猎之人在死前传授给下一代的天赋。”
  “哈哈,哈雷家族的小子!”求特里嗤笑一声,慢慢的解释说:“那是因为我有个双胞胎兄弟!就是你的祖父纳罗德,……只不过几百年前狩猎的时候就死了。我们的父亲在死前把他的传承一分为二,我和他各得了一半。”
  说道这里,求特里看向哈罗德,他的眼眸浑浊中闪烁着遥远的回忆,像是在思忆那早已不在的亲人。
  “狩猎人的传承一旦传给别人就不再拥有,所以一般只有在死前才会开启传承仪式。否则就没有办法再继续狩猎。你得到的只是我这一脉的传承,说到底是不完整的,你祖父和父亲一生的狩猎经验却是缺失了,”说完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遗憾的继续道:“以后要是能有机会……”
  哈罗德没有听清求特里后半句说的什么,想起自己手中的那本油蜡皮的狩猎手册,里面用血书写的大大的“谎言”二字,他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到底是什么,谢尔曼的传承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他发现了什么?
  内心一动,他连忙走到求特里的身边,面色焦急,“你的传承给了我,那现在的你……”
  求特里微微一笑,语气轻松的说道:“每个家族都会留下后手,以免意外出现让家族的传承消失。协会里各家族的长老活着都是为了这个。你不用愧疚,反而我很高兴终于能成为一个普通人。……臭小子,你可是我的继承者,可不要丢了我求特里的脸!”
  原本还有些愧疚的哈罗德看着又开始不正常的求特里,郁闷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哼!臭小子,那本手册你拿来了?”求特里鄙视的瞥了哈罗德一眼。
  哈罗德想到里面的写的东西,不知道要不要现在拿出来给对面的求特里看,他点点头沉吟道:“带了。”
  “其实这东西对其他家族有些用,对莱斯特家族来说用处不大。我们的传承本身就是记忆与思想,不想其他几大家族的传承是技艺。”
  想到里面最后缺失的几页笔记和带血的“谎言”二字,或许这些都是缺失的谢尔曼传承留下的线索。哈罗德准备回去再细细读一边笔记,这一次拥有了传承的自己可能会发现新的信息也说不定。
  求特里没有理会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哈罗德,他继续说道:“臭小子,我听罗瑟里那个老头说摩撒之刃在你的手上?”
  哈罗德没有回答,他伸手从腰背后取出黑色的圣器放在手上朝求特里递过去,求特里斜眼瞟了一眼,愤恨的抱怨道:“可恶的东西!这个该死的匕首,我要把它碾碎了埋在我的花泥里面!!就是它,要不是当年它选择了纳罗德,我就是莱斯特家的狩猎人了,也不会待在这个破地方。”说完,他伸手高举手杖准备朝摩撒之刃打去,哈罗德眼疾手快,立马把手往回一缩,黑色匕首险些被求特里一棒子打下。
  “臭小子,你和这个破匕首一样的可恶!”求特里鼻子里喘着粗气,他握着手里的银色手杖不甘心的盯着哈罗德手里的黑色匕首。
  哈罗德无奈的向后退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把匕首放回腰间,尴尬的朝求特里恳求道:“长老,这个是圣器,圣器哈!”
  “哼!”求特里鼻子一横,憋着火气没理他。
  想到刚刚仪式之前求特里提到的执照之事,哈罗德好奇的开口问道:“长老,不知道狩猎执照怎么才能取得?要不然没有执照我也不能正是成为狩猎者。”
  “你现在得了传承,我会去向协会报告,过两天就会安排一个考试,你在这里等着就行。”求特里说完眼中露出精光,他暗暗摸了摸口袋中的木陀螺,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哈罗德。
  “臭小子,你好好给我读一遍这本书,虽然你的传承里面有它的记忆,但是自己阅读会比直接从传承中读取更加感触深刻。”求特里上身前倾,单手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累死我了,大半夜的,我要去睡觉,睡觉!”
  哈罗德也想尽快回到房间仔细回顾一下自己的传承,他紧随其后,跟在求特里的身后一步一步走出图书室。
  走道上面的月光越发明亮,踩在木地板上吱呀声回荡在静悄悄的古堡之中,与来时不同,此时的哈罗德沐浴在这月色中彷佛穿越了一段悠远的时空历史,古堡静静的隐藏在暗色里,淡淡的银色月光下他的耳畔不停的传来低吟,历史中的传承在低吟中一点一点涌进脑海之中。
  哈罗德心里暗想,他的金手指就像一个小型的搜索引擎一样,只不过实战性不强,这几天准备好好研究研究传承中的资料,尽快修习“通灵术”,为执照考试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