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五章 求特里

  七点三十五分。
  晚上的小番茄黑胡椒酱牛肉让托马斯一扫被罗瑟里长老的训斥的郁闷,他大快朵颐,足足吃了五个盘子的食物才罢休。
  哈罗德用餐巾仔细擦干净嘴角的油渍后靠住在红橡木的椅背上,沉默的思索一阵,想到等下要去求特里长老的办公室,他的脸上显得神采奕奕。
  “兄弟,你怎么了,就连如此美味的酱牛肉都没有办法完全俘虏你的心,你看看我,我已经全身心的沉浸在玛丽的厨艺之下!”托马斯啃完最后一根牛骨,满足的举起餐桌上带着略微酸涩甜味的红葡萄酒,陶醉的完成最后一个晚餐仪式。
  “我很喜欢玛丽的酱牛肉,只不过等下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哈罗德放下白色的餐巾,神色悠然的说道。
  “莱斯特,你真了不起!我从没有见过有人能在见过求特里之后能如此的心情愉悦。”梅丽尔粉色的面颊因为葡萄酒的缘故红的像是秋天的苹果,皮肤上细细的淡黄色绒毛在她的呼吸下微微颤动,散发着青春的信号。
  对面的伊洛·莱恩德加就像早上一样,盘子里的食物基本都没有动过,只是不停的品尝着杯中的红酒。听到梅丽尔的话,他面无表情的朝莱斯特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哈罗德无声的叹了口气,对于再次要去拜见求特里他的内心也很挣扎纠结,不过要想成为真正的狩猎者似乎也只能忍受那个老者阴晴不定的坏脾气。
  哈罗德抬起头,金纹碧绿的墙纸上挂着一个古老的石英钟,滴答滴答的指针走到八的位置,“不好意思,我还有约不得不先走一步了。”
  站起,转身,哈罗德走在没有开灯的阴暗走道上。夜晚淡淡的银白月光穿透玻璃洒在棕色的实木地板上,或许是年代久远,木板鼓胀发出刺耳尖锐的响声,内心的好奇与期待让他的步伐略微急躁。
  想到即将开始的会面,想到狩猎人神秘的传承,想到被摩撒之刃刺中的卡律布狄斯,哈罗德的眼神在这静谧的黑夜中闪亮而热切。
  夜晚的微风拂过他的发尾,却丝毫没有缓解他内心对这个神秘世界的新奇感触。很快,他的脚步停在求特里长老办公室的桦木门前,哈罗德深深吸入一口新鲜清爽的空气,缓和略微急促的呼吸,用手抚平稍翘的发丝。
  “咚!咚!咚!”
  三下敲门声之后,沉重而古老的木门发出厚重沉闷的声音,一条缝隙慢慢扩大,昏黄灰暗的烛火从里面投射出一条长长的黑影,仿佛是遥远时空唯一的阻隔被开启一般,哈罗德攥紧粘腻的手心,镇定的走入那道黑影之中,他的身影逐渐变形拉长,吞噬在那道隐隐的烛光之中。
  ……
  黑雾蔓延,腥红的朱利安十字架在迷雾中隐隐发亮。冰冷的墓穴空旷无际,在漆黑的夜空下遮住了原本的模样。
  哈罗德跟在求特里的身后,月色将两人的倒影在木地板上拉的很长,两人在夜色中穿过古堡中的走道来到地下,求特里从青灰色的外袍里面拿出一个黄铜小牌,上面刻画的是一个双头蛇缠绕权杖的标志。
  手上的小牌放在红砖墙上凹槽里的缺口处,一扇石门从里面缓缓打开。哈罗德跟着走进去,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红橡木制作而成的木架,上面堆放着放不到尽头的图书。
  “真是讨厌,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这个时候我的夜白合正是开放啊好时候!”求特里又开始一路嘟囔,哈罗德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唠叨,反正他可是答应自己要把莱斯特的传承给他。
  “到底在哪?这些个笨蛋,书库里面的书都多久没有打扫了,咳……咳咳,这么多的灰尘,天啊,上帝凯亚,我觉得自己身上已经粉尘过敏了。”
  看样子求特里似乎来这里是要找一本书,不过显然这事情不太顺利。他一边翻找,一边嫌弃的用手绢擦着书面封皮的灰尘,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哈罗德听到他发出兴奋的叫声,“不错,好小子,就是你。你怎么会被放在这里?瞧瞧,你都被蛀虫给磕坏了。”说完求特里用袍子向外一擦,一本黑色油蜡皮的《圣灵之路》放到他的面前。
  “好好收着,记得走的时候还回来,这里的书可不外借的。”求特里恶狠狠的告诫道。“小子,给我好好听着!莱斯特的传承一旦继承便会成为真正的狩猎者,虽然你的血脉已经觉醒,但是只要没有传承,你还是可以像普通人类那样生活。……要是一旦开启传承,取得狩猎执照,你这辈子只能以狩猎人的身份活着。这份职业是黑暗的牢笼,中途退出是根本不可能的,从此之后,平淡安宁只会离你的生活越来越远。”求特里此时已不见平常的疯癫模样,浑沌发黄的眼珠凌厉的看着哈罗德,
  “老实说,这可不是一份好的职业,起码对你父亲谢尔曼来说它不是。”
  手中的双头蛇黄铜小牌被求特里拿在手里,他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擦自言自语的回忆道:“他曾经写邮件给我,该死,我讨厌电脑。那玩意儿让我眼睛疼……邮件里说他想退出,不再当莱斯特家族的狩猎人。他爱你的母亲莉莉,对,应该是这个名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想要平静的生活,然后他真的就隐居了!”
  说到这里,他暴躁的用手杖往地面捶打,空旷的地下书库传来闷闷的金属声,“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一旦开始这条路,你们的名字就会在那些恶心东西的脑中,他们根本不会让狩猎人安宁的活着。无休止的屠杀怎么会留下平静?真是一个笨蛋,谢尔曼这个臭小子!”说着说着他的眼眶酸涩发红,声音带有浓浓的鼻音。
  哈罗德假装没有看到求特里悲伤的样子,拿起手上的《圣灵之路》翻阅。他看的出这个怪老头是个好强的性格,他肯定不希望自己发现他软弱的一面。
  原来原主记忆里的父亲其实已经想退出狩猎人的工作了,难怪在原主印象中并没有任何奇怪的记忆。哈罗德此时的脑中有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如果谢尔曼已经隐退,会不会他的意外死亡不是意外,而是……
  “算了,刚刚是说道哪里了?……对,这是一条没有退路的工作,你可要仔细想好。有多少狩猎人在工作中丢了性命,他们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神秘的未知有时候恐怕连万能的凯亚也不能控制它们的邪恶。小子,”求特里抬手摩挲着掌心里面的小铜牌,感慨的叹了一口气,低声回忆道:“我的老朋友里奥,那时候就连个手指都没有留下。可恶的女妖,我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那个该死的东西!”
  刚刚的思绪被打断,哈罗德决定不去胡乱猜测谢尔曼的死亡原因。眼前这个又恼又怒,又愤又悲的求特里在哈罗德心里彷佛是一个有点可爱的臭脾气老头,他自言自语的样子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喂,臭小子,你想好了吗?”求特里手拿权杖用力敲了两下地板,“咚咚”的闷响声从前面传来。
  这个问题哈罗德在来的路上早已经深思熟虑过,或许这是一条不归路,但是这是他找到回家之路的唯一方法。他郑重的说道:“想好了,我想成为一个狩猎者。不论以后如何艰险,不会后悔。”
  求特里沉默许久,他看向隐匿在光影中的哈罗德,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始终没有说出。灰白的脸上最终被坚毅所取代。
  突然,他像是决定了什么,手中的银色权杖被他悬空高举,嘴里沉吟着古老的咒语,地下室的电灯忽然不停的闪烁,忽明忽暗。这里明明没有窗户,却不知从哪里刮入一阵阵刺骨冰冷的大风,围绕在哈罗德的身边不停的旋转咆哮。
  “哈罗德·莱斯特,汝可愿意接受狩猎血脉的馈赠,以莱斯特古老家族的名义接受你的职责,永恒的成为地狱恶魔惧怕的利刃穿越时空的界限,遵守上帝凯亚的旨意!”
  “我愿意。”哈罗德挺直脊背,郑重严肃的回答道。
  “无所不能的凯亚创造之主!圣灵的光辉啊,我以莱斯特家族长老之名义愿将狩猎传承赐予哈罗德·莱斯特,新一代的狩猎者。我自愿牺牲至高无上的冠冕让我族的新狩猎者唤醒他的灵知成为上帝在物质世界的守护者。”
  哈罗德眉头微皱,颂词里面至高无上的冠冕是什么意思?求特里为什么要牺牲?许多疑问在他的脑中盘旋,但是随着求特里的低声吟唱,他的思绪像是渐渐被扰乱,哈罗德缓缓闭上双眼,一股冷冽的气息像涓流般注入他的额中使得他的眉心发凉。围绕着他身边的风旋转的更加猛烈,哈罗德的耳畔萦绕着从遥远时空传来的乐章,那曲调温柔而圣洁,仿若一朵轻盈的白羽毛漂浮在他的头顶。
  哈罗德努力集中精神,想让自己的头脑更加专注的体会身体中涌出的力量。吟唱逐渐消失,周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哈罗德的眼前出现一片光亮,他发现自己又回到在朱利安十字墓地那时候的黑色巨石之中,只是这次的巨石上面出现了一个散发着白光的气团。
  哈罗德走进过去,内心不安的激动着。“是一棵树!”他仔细的从雾团中辨认,发现在微弱的白光下居然倒立着一颗小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