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四章 传承

  走出餐厅的哈罗德心里有些惴惴,卡斯、梅丽尔和伊洛的态度让他心里不安,莱斯特的长老求特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古堡后院的花园门前,那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园子,外面围着白色油漆的栅栏,茂密的粉色蔷薇盘绕而上,一簇簇伸展着妖娆的身姿。清晨的露水打湿了花瓣,一粒粒晶莹的滚在娇嫩的枝桠上。特有的芳香伴着清晨的凉风幽幽的飘来。
  深吸了一口气,哈罗德用手整理自己身上的连帽衫,虽然知道自己这件衣服恐怕并不是太适合,但是原主一直没有回过在波什租赁的单身公寓,一直以来穿的都是原主放在背包里的衣服,除了皮夹克就是连帽衫T恤什么的。
  小心的推开花园的圆形拱门,哈罗德沿着脚下灰色石子铺成的小路往前一直走,小路两边种植着各色各样的植物,有些是常见的玫瑰,波斯菊之类的,有些却是哈罗德从没有见过的奇特植物。
  左前方的一颗灌木植物样子奇异,灌木枝桠上结出了一个个白色的葫芦,确切的说应该是长有人面,身子和躯干的羊型生物,它的肚脐由一根茎秆连接到灌木的主杆上,哈罗德隐约还听见有“咩咩……”的声音在耳边徘徊。
  他被这株奇异的植物吸引,刚想走过去细细观察,一声低沉苍老的声音阻止了他的动作。
  “那是植虫,也叫植物羊。味道相当不错。”
  哈罗德抬头循声看去,迎面站立在小道中央的是一位垂垂白发的老者,他的个子不高,甚至可以用矮小来形容,青灰色的魔法袍把他的全身都裹在里面,不露一丝缝隙。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沧桑留下的痕迹,他的额头有些前倾,浑浊暗黄的眼珠却有如飞鹰般锐利的眼神,高挺的鹰钩鼻两边是耸立的颧骨,半边脸灰白的皮肤上面隐隐浮现出如鱼甲鳞片状的暗纹,呈现出一种腐败之气。
  “哈罗德·莱斯特,新来的家伙!”浑浊的双眼直直的看向哈罗德,彷佛是一把利刃朝哈罗德刺去。
  哈罗德被他盯得有心虚,不知道他会不会看穿自己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代替者。
  “求特里长老,你好。”
  说完,他顿了下,斟酌着怎样开口询问狩猎者传承的事。
  “谢尔曼这个不中用的,居然没有完成传承仪式!”求特里低声咒骂道,他拿起手中的权杖用力的在地面反复捶打,突然而来的暴躁让对面的哈罗德不知所措。
  “……求特里长老,我父亲的死是一个意外,非常突然……”
  “闭嘴!”哈罗德还没有解释完就被愤怒的求特里大声的呵斥,他完全不知所措。
  “真是让人气愤,不符合神的旨意,我讨厌这样,对,就是这样,不守规矩!”求特里一边咒骂一边抓狂的在原地转圈,发泄无来由的烦躁情绪。
  哈罗德苦笑一声,排腹道:这老头不会是神经不太正常吧,怪不得的古堡里的狩猎人一听我要见求特里都一副好好保重的样子。
  “你!你根本就不是狩猎人,连传承都没有,你只是一个笨蛋!”说完,求特里用手里的权杖直直的指向哈罗德气愤的说道。
  “呃……不好意思,我想你说的这点我不赞同。”哈罗德面无表情的答道,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他不想再继续跟这个疯癫的老头待下去浪费时间。
  “你不赞同?一个什么也不懂的臭小子,居然不同意我的观点?”求特里弓着身躯,一步步朝哈罗德走来。
  “……”哈罗德心里在咆哮,难道要我自己承认自己是个笨蛋?
  “咔嚓!”
  一瞬间哈罗德的手腕被老者枯瘦的手指牵制住,还在吐槽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一阵尖锐的刺痛从手腕处传来,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皮肤往下流出。
  他向下一定睛看,一条细长的伤口出现在自己的皮肤上,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淌,老者用长满老茧的手指粗鲁的按压,更多的鲜血从伤口处向外流淌滴落在花园的石子路上汇成了一道暗红色的图案,哈罗德原本愤怒的情绪在眼前的景象中消失殆尽。
  求特里昏黄浑沌的双眼在看到地面上出现出朱利安十字时,猛然迸射出骇人的光亮,“哈哈哈,好小子,莱斯特的印记,上帝凯亚保佑!”
  哈罗德心中暗惊,虽然知道自己的血脉已经觉醒,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血居然可以形成图案,这也太诡异了。
  求特里放开哈罗德的手腕,嫌弃的用身上的青灰色袍子使劲的擦干净手指,嘴里还叨叨的嘟囔道:“太恶心了,太恶心了,我一定要去用圣水把手洗十遍,不,二十遍,二十遍才行!”
  “……”
  哈罗德默默的放下袖口,为了弄清楚狩猎的事他告诫自己必须忍耐这个喜怒无常的老头。
  终于等到求特里冷静下来,哈罗德指了指地上的血迹,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狩猎血脉觉醒了就会形成家族图案?”
  “你得到了手册,不错。现在你有了手册,血脉天赋,哦,传承,可恶的传承,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哈罗德感觉自己太难了,求特里一直在自说自话,和他沟通真的让哈罗德想撞墙。
  “怎么才能得到传承?”试着顺着求特里的话问道,希望这次能有个像样的答案。
  “传承?我就是传承。真是个笨蛋!”求特里想看傻子一样的望向他,一脸讥讽。
  “你?”从没有想到这个有洁癖的自说自话的糟老头就是……莱斯特家族的狩猎传承?
  哈罗德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期待能从他的口中听到更多关于传承的消息,不过求特里可不是一个让人能愉快聊天和蔼可亲的老人。
  他指着哈罗德的鼻子不满的嚷道:“你这个新来的家伙可真是让人不喜欢。我可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他拿起手杖颤巍巍的转身走去,似乎不准备再和哈罗德继续说下去。
  “等一等,求特里长老……”哈罗德心急的想要拦住求特里的去路,他伸出手正准备阻挡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是用力过猛,兜帽衫口袋里面的木制陀螺掉在了地上。
  “哐当!”
  哈罗德还没有来得及从石子路上把它拾起来,只见求特里迅速的转身一撩外袍,陀螺不知不觉已经被他握在手里把玩。
  “咦,卡律布狄斯。有意思,上面还留有摩挲这个小东西的痕迹。调皮!这么好的东西被糟蹋了!糟蹋了!!”求特里可惜的抚摸着陀螺上面的刀痕,心疼的哇哇直叫唤。
  哈罗德看着自己对面又蹦又跳的老头,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他伸出手故意在求特里的面前晃了晃,开口说道:“这是我的陀螺,能麻烦求特里长老还给我吗?”
  “你的?”求特里不相信的看着他,他身体前倾,混沌的眼眸里发出凌厉的光芒。哈罗德没有丝毫畏惧,沉默了几秒,求特里露出狡诘的神情,他将陀螺紧抛向空中,低声说道:“你可知道你违反了狩猎章程,如果你把这个送给我,我会考虑帮你保守秘密。”
  哈罗德听到求特里这么说更加肯定这个陀螺对于他的价值,他摇摇头,没有丝毫动摇的说道:“不换。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传承。大不了就回波什的医疗公司继续帮他们卖器材。”伸出手就准备去抢求特里手中的陀螺。
  求特里一个转身避开了,他这个人虽然说脾气是不太好,但是抢小家伙的东西可是会让古堡里面的老家伙笑掉大牙。他面色挣扎的撇撇嘴,“那你说吧,拿什么才愿意交换。见鬼,要不是我的花园少了一个自动鼓风机,我才不会……怎么才能给我!快说。”
  “鼓风机?”哈罗德揉揉额头,他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疼,“传承,我要继承莱斯特的传承。”
  “让我想想……哦,夏天就要来了,可怜的曼陀罗要是没有鼓风机,她怎么能逃避这污浊的世界。她的身体会被肮脏的人类所污染!不,她会死的!”
  ……
  求特里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个小时,哈罗德从他的嘟囔中终于知道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怪脾气老头居然是个花痴。这园子里面的植物都是他亲手栽植的。难怪卡斯昨晚要我一早到这里找他。
  “要不是我急着要用,我才不会同意呢。你知道我可是不喜欢笨蛋的。”紧紧抓住手中的陀螺,求特里转身朝花园深处跑去,“晚上到办公室找我!记得带上圣器和手册。”说完求特里飞快沿着小路跑远了,丝毫看不出半点作为长老的矜持。
  总算是得到了求特里的保证,哈罗德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园子。他缓缓吐了口气,呼……真是一个怪异的老头子。好在知道了他的痛点,花痴吗……他微微一笑,难得的哼起了小调,今天早上的收获不错,他已经开始期待晚上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