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二十章 再见

  “蹋!蹋!蹋!”
  重物拖拽着与地面摩擦发出的闷响声在空旷的夜色下显得格外刺耳。哈罗德的太阳穴还在突突的跳着,眩晕的失重感降低了他身体的灵活性,四肢僵硬仿若已经不是自己的手脚。
  哈罗德心里一阵发苦,强迫自己努力恢复体力,在陌生的环境中失去行动性就如同掉入狼群中的襁褓婴儿般危险。
  他举起右手轻轻摇晃起来,虽然一开始动作充满了艰涩感,像是一台年久失修的老旧机器一样,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的动作越发协调起来。
  从远处传来的闷响声突然消失了,被迷雾笼罩的哈罗德看不清周围的情况,等到他的身体重新回归掌控的时候,心里的紧张随之缓解,迷雾越来越大,周围一片灰蒙蒙的雾气,漆黑的夜空中竟也不见一丝星辰与月光。
  哈罗德紧握手中的摩撒之刃,这是现在唯一能让他感受到安全的东西,试探的往前慢慢走着,脚下的碎石子摩擦出细碎的响声,显得格外的清晰。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呼呼的冷风从耳边刮过,不知道是走了多久,视线开始清晰,眼前出现一座白色油漆的花园洋房。
  一闪而过的熟悉感让哈罗德不知不觉的朝洋房走去。脚下的步伐显得轻快起来,身体的本能替代了脑中的思考。当他的右手触摸到白色门把的时候,房中隐约传来欢快的乐曲。
  哈罗德停顿了几秒,耳畔里的曲调时而婉转,时而高亢,鼻子里不禁跟着音乐哼起曲子来。
  奇怪?为什么我居然会唱这首歌?
  哈罗德察觉到自己的行为,瞳孔一缩,心里越发忐忑。
  还在脑海中犹豫要不要推开房门,手上已经先动了起来,“咔嚓”一声,锁头转动,白色的木门应声打开一条拇指宽的缝隙。
  一股温暖带着栀子花香的气息随着细缝溢出,熟悉又甜腻,哈罗德脑中“轰”的一声,手里紧握的力度逐渐松弛下来,一盏橘黄的小台灯在客厅的沙发旁边亮着,静谧而美好。
  不自觉的走进屋内,壁炉时不时发出柴火燃烧的爆裂声,几点红色火星在在空气中炸开,很快暗淡,最终变成灰烬下落掉入木屑里。
  厨房的烤箱向外散发出阵阵浓郁的甜味,哈罗德本能的咽了咽口水,从小养成的条件反射让他无法抵挡这道他最爱的甜点,苹果土豆派!
  “嘿,刚烤好的,你瞧,还热气腾腾的。”莉莉腰上系着粉色原点围裙转过身语调柔和的说道。
  坐在棉布沙发上的谢尔曼放下手中的《今日早报》,用手捏住鼻梁缓缓的上下揉动,放松眼部肌肉的疲劳,他按住亚麻色的沙发扶手借助它的支撑利索的站起身子,他知道莉莉可是一个急脾气的女人,转过身子,谢尔曼的眼神一下明亮起来。
  “哈罗德,……莉莉,你看看谁回来了!”满心欢喜的向厨房大喊道,谢尔曼急忙朝门口迎来,一只脚甚至还来不及穿上放在木地板上的棉质拖鞋。
  哈罗德有些不知所措的傻楞在门口,眼前的温馨场面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
  “哈罗德!”
  双手带着碎花防烫手套捧着苹果派的莉莉一脸惊喜的从厨房跑出来,蓬松的一头红发凌乱的梳在后面扎成了一个马尾辫,略微带着少女的青春气息。
  “太好了,你可真够幸运,赶上了最爱的苹果土豆派!”说完,莉莉脚步轻快的朝餐桌走去,嘴里愉悦的哼起了歌曲。
  “我可是求了她好久,你小子,一回来就有得吃!”谢尔曼促狭的瞥了哈罗德一眼,懊恼的撇嘴道。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话语,熟悉的面孔……
  ……
  深棕色的眼眸里倒映着两人忙碌的身影,就仿佛每一次哈罗德回到萨丽尔一样。木然的走到已经摆满白瓷餐具的餐桌旁边坐下,桌上的白银刀具熠熠发光。
  “小子,上周说年底去北边度假,都说瓦利特那边的温泉不错,你觉得怎么样?”谢尔曼用银刀切下一大块牛排放进嘴里,颇为满足的商量道。
  “……”
  莉莉嗔怪的瞪了谢尔曼一眼,“哈罗德才刚坐下,这么久的路途肯定饿坏了,等他吃完再说!”
  “还不是你老念叨想去,昨晚说梦话都我听见了。”说完谢尔曼嘴里塞满肉汁,小声嘟囔着。
  莉莉伸手切了一大块苹果土豆派放在白瓷盘子里递到哈罗德的面前,“今天我可是放的老得瑞家的芝士,闻闻,香极了!”
  哈罗德僵直的伸出手不自然的握住餐盘边的银刀具,触手一片冰凉,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一下,两下……
  右手一遍一遍左右来回,机械的切割着摆在面前的苹果土豆派,哈罗德左手拿起叉子拾起一小快放入口中慢慢咀嚼着,一股浓郁的羊羔奶香混合着绵软蓬松的土豆,再点缀一些清甜的苹果汁,味蕾传来熟悉的味道让哈罗德的眼眶微红。
  这顿饭哈罗德仿佛吃了很久,莉莉和谢尔曼一直在不停的打趣聊天,计划着年底的温泉旅行,莉莉憧憬的拿出手机里面收藏许久的连衣裙照片递给哈罗德,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询问他的意见。
  从干燥箱里面谢尔曼炫耀的拿出自己新买的高档单反相机,神色得意的向他们两人夸赞他的高超技巧。莉莉偷偷转过哈罗德这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又假装一本正经的认真听讲。
  ……
  白色墙壁上的石英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每一次都是一道重锤敲打在哈罗德的心中,他知道也许,应该到时候了……
  麻木的放下手中的餐具,瓷器与银制品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音,哈罗德深深吸了一口气,屋里面残留的食物诱人香气随着一呼一吸进入到口腔中,放在桌子下面的双手,艰难的握紧、放松,最终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他低沉缓慢的抬起头,语气艰涩的开口:“该走了……”
  “回到属于你们的地方去吧。”
  他的眼神不再迷茫,动作不再滞涩,右手摸到背后的硬物,哈罗德利落的从腰间抽出匕首,墨黑的刀刃泛着诡异阴冷的寒光,在柔和温馨的厨房里格外突兀。
  “说什么呢?哈罗德……”莉莉不解的询问道,碧蓝色的眼眸浮现出惊恐的模样。
  对面的谢尔曼沉默的坐在木椅上,不断的擦拭手中的黑色单反相机,一遍又一遍来回重复一样的动作。
  当血色弥漫了哈罗德的双眸,额中一丝凉气进入,瞬间周围的的气温一下降低,刚刚还温热烫手的瓷盘居然凝出寒霜,口中的呼吸冒着白烟,仿佛一瞬间到了冰寒之地。
  “啪!”
  空气炸响,莉莉和谢尔曼两人的身影突然像是镜子破碎一般,布满裂痕,一块一块,几何般的砸落到地面上,碎成粉末。
  窗户外面冷风呼啸,黑色的树影被不断拉扯,摇动,晃动的鬼魅般摇曳的黑影阴森森的变成枯瘦指尖破空刺来!
  “蹋!蹋!蹋!”
  沉闷的拖拽声再次出现,屋里的家具开始扭曲、变形,一个个泡沫般的在空中炸开破碎。
  握紧手中的圣器,手心里传来滑腻的触感,哈罗德开启内视,眼前的景象瞬间变换,白色的花园洋房成了一片寒气森森的墓地,蓝绿色的火焰幽幽的在十字架上燃烧着。
  肆虐的狂风愤怒的朝他咆哮,火焰瞬间燃烧,火苗急速窜起一尺多高,在空中诡异的跳动。
  “蹋!蹋!蹋!”
  再一次哈罗德的耳畔出现异响,他调动脑中的灵知,回想起之前练习过的“通灵术”,感应着周身散发的灵气,眉心的那一缕白气变成丝线不断放大拉扯寻找着响动的物体。
  汗水打湿了他的前额,顺着鼻翼缓缓滴落,脑中的疼痛再次袭来,哈罗德的心中暗叹,还是能力不够啊,感知的范围只能停留在他周边十米的范围之内……
  “蹋!”
  巨大的碰撞阻碍了哈罗德的感知,脑中的细线断裂开来,撕扯的疼痛像是血肉剥离般,哈罗德忍不住倒退几步,身形微晃。
  “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腐烂腥臭的血腥味道被他吸入口中,反胃的恶心止不住的涌上喉咙,哈罗德艰难的用手按压住前胸,企图抑制住本能想吐的欲望。
  迷雾散去,视线里莉莉和谢尔曼姿势怪异的扭动着,他们两人的嘴角向耳朵两边拉扯着,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笑容。哈罗德心中一跳,浑身汗毛倒立,两人看向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感情,流淌的只是面对美食所显示出的兴奋和强烈欲望!
  “哈罗德!”
  “哈罗德!”
  ……
  耳边不断重复着机械单调的喊声,每一次的发声都像年久失修的老式录音机,嘎嘎的不自然的停顿蒙上一层阴寒的气息。
  “哈罗德!”
  “哈罗德!”
  一遍又一遍,空旷的墓地中,幽蓝跳动的火焰上,循环着遥远悚然的呐喊声,像是来自地狱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