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八章 另一个家族

  哈罗德正想着手册里面记录的奇异生物,突如其来的沉重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考,握紧手中的黑色匕首,他轻声从床上下来走到房间门口。
  门外的声音逐渐安静,他屏住呼吸,缓慢的把门打开一条细缝,从里向走廊望去。
  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一个人,他没有放松警惕,淡淡的腥臭之味幽幽的从缝隙中飘来。哈罗德从门缝中仔细观察,发现走廊地上的棕色绒毛地毯上面赫然印着一排沾着血迹的脚印。
  顺着脚印方向看去,痕迹一直延续到走廊的尽头,哈罗德心下一沉,他握着匕首慢慢打开房门,顺着脚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当他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从走廊尽头的楼梯下面传来一声枪响,哈罗德立即停住步伐,他迅速侧身转向过道一旁的墙柱掩藏身形,安静几秒之后,他循着声音方向朝楼下看去,不过这一次他更加小心。从从朱利安十字架墓地死里逃生之后,他发现整个身体不止体格变强壮,就连他的五感也格外敏锐,小心的靠近微冷的楼梯扶手,正当他准备抬头往下看看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突然围绕在四周的空气骤然变冷,一股阴森之气直逼身体,哈罗德猛然直起身体向后倒退两步。
  一个灰色的雾气团飘在他的面前,哈罗德防备的伸出匕首,正准备朝灰色雾团刺去,远处的声响制止了他的动作。
  “嘿,兄弟,手下留情!”
  哈罗德暂时停下挥舞手中的匕首,但却依然做出防备的动作来。他双眼紧紧盯住面前的雾团,并没有因为这个声音而放松警惕。
  “放松点,兄弟。赛斯蒂安,回来!赶快!”随着这句话,雾团绕着站立不动的哈罗德周围晃荡两下便迅速向楼梯下方飘去。
  虽然不知道那团雾气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大概能想到肯定与狩猎脱不了关系。察觉对方没有恶意,他收回胸前的匕首插回到腰间,楼下不久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和刚刚他在房间里面听到的声音一样。
  一个体型十分高大的壮汉迈着缓慢的步子从楼下一步步走上来。对方的身高就像篮球运动员一般,哈罗德粗略估计起码有两米。他脸上带着黑色墨镜,上身穿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上衣口袋里面塞着一条三角形的白色丝巾,下身配着黑色西裤。整个人打扮的一丝不苟,就想要去参加晚宴的贵族。
  看见哈罗德朝他打了个招呼,壮汉咧嘴哈哈一笑,露出白亮的牙齿,“抱歉啊,都是误会。我是托马斯·哈雷。”说完他摘下眼睛,在看向哈罗德手里拿着的匕首时微微停顿了两秒,接着他单手向前画了一个圆弧,弓下身子朝面前的哈罗德行了一个礼节。
  “哈雷?”哈罗德想起刚刚在《狩猎手册》里面读到滚石地狱的慷慨者的姓氏正是哈雷。
  “你好,莱斯特家的新狩猎者。”
  听到托马斯准确的读出自己的姓氏,哈罗德不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托马斯看到哈罗德防备的样子,莞尔一笑,
  “哦,不要误会,你手上拿着摩撒之刃,那是莱斯特家族的圣器,他们家族的狩猎人最近去世了,你是个新面孔,所以我猜测你是莱斯特家族的新狩猎者。”托马斯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他倒是挺好奇这个新加入狩猎一族的伙计,看起来倒是不像莱恩德加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他可真是一个让人倒胃口的家伙。
  “摩撒之刃?”哈罗德暗暗记下,想不到自己手上的黑色匕首居然是一把圣器。
  “喂,你肚子饿不饿,我刚刚猎杀了一只女妖,累死了。走,我请你吃吃这里的芝士牛肉培根汉堡。”
  托马斯说完自顾自的朝楼下走去,看到身后的哈罗德还站在原地没有动,他转过头眼神示意哈罗德快点跟上。
  哈罗德无奈,心里也想多搜集一些关于其他狩猎家族的事情,便假装为难的跟在托马斯身后。
  他们一直走到旅馆的大厅,路过服务台的时候,托马斯笑着和刚刚帮哈罗德办理过入住手续的管理员说道,“保罗,真希望你们的厨房没有关门,你知道刚刚干完活,我肚子已经快饿扁了。”
  保罗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薇薇安还在厨房。”说完他埋头继续报纸上的填字游戏。
  “太好了,我就知道!薇薇安,亲爱的女神,我要两份超大的芝士牛肉培根汉堡,你知道的,多放点芝士,我可是刚干完活。”托马斯兴奋的搓搓双手,大声的朝后面的暗门喊道。
  哈罗德看着满脸通红的托马斯,很难想象一个身高两米的大汉居然为了一个汉堡手舞足蹈。
  像是知道哈罗德心里的想法,托马斯坦率的说道:“打猎之后吃上一口热芝士汉堡可是我认为最美好的事,就连魔鬼也别想打扰我的雅兴。”
  “对了,伙计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哈罗德,哈罗德·莱斯特。”
  说完自己的姓名,哈罗德想问问关于他狩猎一族的事。
  托马斯微笑的看向他,“你想知道狩猎的事。这个我可以告诉你。”
  哈罗德瞳孔一缩,故作镇定的问道:“是吗,你又知道?”
  “你的表情告诉我的,忘了告诉你,哈雷一族擅长从人类的微表情感知他们内心的想法。”托马斯看到此时的哈罗德,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也只是能大概察觉他们的情绪变化而已,放心,还没有神奇到能读出你的意识。”
  哈罗德听罢,不再惊恐慌乱,这时,一位黑头发棕色眼睛的女士,穿着黑色吊带背心红色超短裙单手拖着餐盘走过来,她走到托马斯的面前从餐盘里端出一份香气四溢散发着热气的汉堡放在桌上。
  “薇薇安,我的天使,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女士嗤笑一声,右手挑起托马斯的下巴,凑过去对着他的耳边魅惑的说道:“宝贝,别说的这么煽情,我的芝士汉堡恐怕比我的魅力更大。”
  说完她朝哈罗德看去,“看看,这是谁家的小可怜,真让人心疼。”
  哈罗德只觉得周边一股悠然迷人的香气萦绕在他的身边,四周的物品摇晃的厉害,他对面的托马斯鼻梁上挂着的墨镜和嘴边流出来奶黄色的芝士闪烁着耀眼的光亮,逐渐显示出重影。
  薇薇安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从周围传来,所有的物品都在摇晃模糊,连他自己的身体也在跟着摇摆,像是失去了重心,漂浮在空气之中。一切的事物都如同被一层薄雾笼罩,一层又一层,直到眼前的视觉被迷离所惑。
  他迷茫的看向桌上的餐盘,银色的餐具泛着白光,配合着华丽金线的复古装饰,油画一般的浓烈色彩更加迷幻。光怪陆离的景象幻灯片般的不断轮回在脑中放映,一张又一张,记忆里的他好像又回到了那晚被朱利安十字唤醒血脉的那一刻……
  “啪!”哈罗德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响指打醒,顿时周围的一切又恢复到了正常,刚刚眩晕的感觉逐渐消失,他揉揉发晕的太阳穴,不解的望着对面的托马斯。
  “薇薇安,对待小孩子要温柔些,吓坏了他可就不好了。”托马斯一丝不苟的擦着嘴角留下的芝士酱汁,目光微寒的说道。
  “真没趣,这顿我请了。”薇薇安撇撇嘴,放下哈罗德的那一份汉堡,匆匆离开了。
  托马斯放下餐巾,拿起餐盘旁边的一杯白开水,他摇晃一下,遗憾的说道:“要是有杯红酒就好了,真是可惜。”
  “刚刚是怎么了?”
  “薇薇安是个女巫,你被催眠了。”
  “催眠?”
  哈罗德记得自己只是看了薇薇安一眼而已,如果这样就被催眠,那女巫也太可怕了。还好自己的记忆停留在朱利安十字那晚,如果再给她时间看到自己穿越过来的记忆,他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女巫力量是很强大的,以后遇到还是警惕一些。狩猎者本身就具有不被妖魔影响的能力,只不过你还没有得到传承,仅仅只觉醒血脉还是不够的。”
  哈罗德诧异的问道:“什么是传承?”
  “传承就是你的灵道。狩猎家族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天赋,这是隐藏在你血脉里的。比如我刚刚说过,我的家族能够读取人脸上的微表情来探知他们的情绪,另外哈雷家族源于巨人的血脉,力大无穷也是其中一个能力。但是除去这些,每个狩猎继承人根据自身的潜力还能用于属于自己独特的天赋。”
  哈罗德想起刚刚在楼道上看到的灰色雾团,应该就是托马斯拥有的天赋之一。
  “当然,有些圣物和宝器也能赋予狩猎人新的天赋,狩猎的传承一般是在上一位狩猎者即将过世的时候通过法术灌入新的继承人身体里,不过想你们家的这种意外……还真是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