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八章 通灵术

  “粉红色的海盐?”想到谢尔曼家里橱柜上放着十几包亚得里亚海盐,哈罗德终于知道是干什么的了。
  看到这里,他深深感觉到狩猎人的传承是多么重要。穿越到现在他一直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和原来的生活相比,自己简直是进入了一个电影般的魔幻世界。
  谢尔曼和莉莉的突然死亡,遗留下来手册的缺失秘密,神秘的狩猎一族,这些诡异的事件一件接着一件让他根本没有喘息放松的机会。
  有了莱斯特的天赋传承,哈罗德像一块浮木找到了根,复杂的谜团找到了线索。他抬头看向远处的隐藏在夜色中的大山和森林,黑夜终是会过去,黎明的光芒永不会消失。
  哈罗德再次翻阅索娜得的灵域之书,深褐色的眼眸微动,灵视开启。
  “我可能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技能。以前我常常羡慕哈雷家的赛斯蒂安,现在通过灵知感应,或许地狱中的一切怪物我都可以感受到它们。……或许这些死后的灵魂都是无法救赎的吧。为什么我最好的朋友瑞塔会成了这副模样。我们曾经是那样的热爱彼此,可是在她死后我试图用“通灵术”寻找她,对!我给自己的这项技能起了一个名字——通灵术,我很喜欢这样称呼它,有一种高深莫测的神秘感。
  “通灵术”看到了她,血族吸干了她的鲜血,青色的血管从她的皮肤下爆出,往常红润的面色已经皱成一张干枯的面皮,表面灰白的皮肤充满一道道沟壑。她的身上长满脓疮,溃烂的伤口流出淡黄色的脓血,令人作呕。
  再也不是我从前的那个可爱的朋友瑞塔了,看见我,她机械的朝我走来,手脚关节不自然的扭曲着,如同被硬物折断一般,怪异的姿势僵硬的如同是被卸掉螺丝的机械工具,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乌黑的唇瓣上留下从口腔里流出的黑红腥臭的污血,拉成几根长长黏稠的血丝,挂在胸前的蕾丝花边上。
  可怜的瑞塔,看见她现在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该死的血族!我想和她说说话,我还带来了她生前最喜欢的宠物里奥。
  里奥知道它的主人就在面前,它能看到瑞塔,它飞奔过去,朝她一声声叫嚷,欢喜的摇着金黄色的尾巴,像以前一样在她的脚边蹭来蹭去。
  哦,不!里奥,为什么会这样!瑞塔的双手一下刺穿了里奥的身体,一点一点扯出里奥肚子里的血肉放进腥臭的嘴里啃咬着,就像野兽一样吃着鲜美无比的食物。她享受的舔舐着手上里奥体内流出的温热的液体,直到把它们都吸入自己的口中。”
  ……
  “瑞塔和拉尔姑姑的事情我想了很久,上个月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我猜测或许死灵在人间游荡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模样,它们如同血族、女妖那些邪恶的生物一般,只剩下本能的原始欲望。……死灵应该回到属于它们的地方,否则就会伤害曾经爱他们的人。
  不希望拉尔姑姑的事情再次发生,“通灵术”需要定下规则:不属于人间的生物都要回到属于它们的地方,不管是炼狱还是地狱!”
  规则吗?放下手中的《灵域》,哈罗德抬起头,瞳仁慢慢恢复到深棕色,远眺窗外渐渐发白的天空,沉思起来。
  不属于人间的生物吗?即使是人死后的灵魂终究都会变成邪恶的生物伤害人类,所以狩猎者的任务是消灭一切非人类的生物吗?
  终究还是战胜不了生物内在的原始欲望……
  ……
  中午玛丽为托马斯和大家炖了番茄牛肉意粉,特别是里面还加了芝士,味道香浓。哈罗德也忍不住吃了两大盘。托马斯更是对玛丽的厨艺大加赞美。玛丽被他夸奖的满脸通红,像极了一个熟透的苹果。梅丽尔打趣她两句,玛丽扭着胖胖的身子害羞的躲进厨房里面去了。
  吃过饭,卡斯走过来告诉哈罗德考试的时间定在明天下午,让他不要太过紧张。哈罗德完全没有想到会怎么快就要参加狩猎人测试,“通神术”他只是看了些皮毛,根本还没有时间进行深入研究,心里多少有些慌乱。
  托马斯在旁边听到,走过来大力拍拍哈罗德的肩膀,爽朗的开玩笑:“小子,别怕。那帮老家伙还不至于吃人,就是一个小小的测试而已,你连漩涡怪都能收复,这事对你完全没有难度!”
  “谢谢……”,哈罗德勉强的朝托马斯笑笑,僵硬的脸部肌肉机械的向上牵扯,他不用照镜子就可以猜想到现在自己的表情是一幅多么难看的样子。
  知道明天下午就要开始执照考试,哈罗德原本打算吃完饭去古堡外面的花园走走,消消食的计划也落空了。他告别托马斯,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准备开始继续昨晚的“通灵术”练习。
  哈罗德锁上房门,以防有人突然闯进来打扰到他的练习。
  午后的房间,闷热潮湿,哈罗德满怀心事的坐在书桌旁边,明亮刺眼的日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用一只手微微遮住眼睛,眉头一皱,身体前倾,伸出右手扯住靠墙的红丝绒窗帘布用力朝另一边拉去,顿时,房间里的光线暗淡下来,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屋里的气温很快降低了几度,隐隐透着阴森的诡异气息。
  哈罗德自嘲的笑笑,果然以前吸血鬼的片子看多了,古堡总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轻轻活动一下僵直的肩膀,昨晚上他几乎一夜没有休息,好在得到传承后他的精神强硬不少,想想以前如同喝了鸡血一般的高三生涯,现在这种强度撑个三四天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平复心情,哈罗德开始摒除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杂念,聚集精神。血色慢慢染红深棕色的瞳孔,一股凉气灌入眉心,房间内的画面逐渐模糊,像是被打上无数的马赛克一点一点失去了原有的形状和颜色。
  接着一片倒悬的树叶出现在他的脑中,叶片上散发着白色的光辉。哈罗德感受引导着生命之木上面散发的灵知,白光浮起、飘荡,像天际的浮云游荡在空中,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前,时而向后。
  他的真个身子也同样飘忽起来,轻轻的羽毛一样半悬浮在空气中,哈罗德慢慢睁开紧闭的双眼,面前一本《迦勒底灵域》缓缓翻开到昨天他阅读的那一页。
  “‘通灵术’是用自身的灵知与生物的灵魂产生共鸣,突然间,钥匙转动,宇宙的未知世界被轻轻打开。周围的一切,包括我自己在内都突然有了意义。每一个事物成了世界的一个部分,宇宙的细微,宇宙的宏大都在这一个整体之中,你的灵魂中拥有它的,它的灵魂中拥有你的,像是一部灿烂柔和的交响乐章,所有都成了太一的一个部分。”
  ……
  哈罗德跟随着《灵域》上面的记录感知着生命之木中自己的灵知,脑海中突然涌入许多嘈杂交叠的沉吟声,黑暗中他浑身汗毛竖立,无数的目光默默隐藏在看不见的各个角落注释着他的一举一动。
  头顶似乎有无数的星辰在闪耀放大,耳畔时而出现虚幻飘渺的乐章,时而出现热声鼎沸的嘈杂喧闹,时而出现幽深阴暗的诡异尖叫,时而出现压抑低吟的喘息……
  似乎在这里,哈罗德的自我像是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空间,所有的事物都被磨平了棱角,沉没在无边无际的灰色大海中。
  在这个瞬间,哈罗德望向远方,那里的星辰隐隐闪烁,频率与自己圣木的灵知感应居然一模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太一”吗?
  古堡外面的阳光,花园中鲜嫩的绿叶,栅栏上攀援的白色蔷薇上面滑落下的透明水珠,还有停在枝头小憩吟唱的蓝鸟……
  哈罗德试图把自己的灵知感应范围更加扩大一些,脑中放如有一根细线牵着边长,微微的紧绷感使得他的头突然疼痛,钝钝的生疼像是被坚硬的钢针不断扎刺。
  整个身体越发紧绷,一股无名的恐惧像是一只无形的巨手突然袭来,幽黑,朦胧,邪恶,压抑,没有尽头。紧紧钳制住哈罗德的脖子,遏制住他的灵知,耳边的呢喃随着它的到来一下如潮水般褪去,只剩下那幽深压抑的嘶吼声。
  哈罗德心知不好,他急忙稳住脑中的生命之木,急促的呼吸从他的鼻翼中传来,额头上满是湿滑的汗珠,两股力量在他的脑海中撕扯,对抗。
  他的脑袋快要爆炸开来,所有的思绪混乱成一团,紧急中他死死护住眉心的生命之木,一道白雾从里面泛出,冰凉冷冽的气息让已经快要眩晕的哈罗德精神一振,他趁机迅速收回自己外放的灵知,从压抑黑暗的巨手中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