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七章 消化

  房间里面一阵阵的呼噜声从旁边托马斯的床上传来。哈罗德右手扶额轻轻摇了摇头,他平复下心情,努力集中注意力开始进入灵视状态。
  一股凉气从虚空的未知之中进入眉心中央,他的瞳孔开始微红,淡淡的绯红血色侵袭了他的眼眸。感应到灵视中的那片生命之木,他轻轻控制住自己的灵知朝它探去,白色的雾光笼罩在他的周身,各种古老的文字语言形成一道道到光环展现在眼前,豁然之间,哈罗德的思绪和视线同时转移到一个狭小的白色房间里面,房间中央漂浮着晚上求特里借给他的那本《圣灵之路》。
  “看来这本书前人已经看过刻印在脑中,成为传承的一部分。”哈罗德伸出手臂,仔细的从第一页开始翻阅,他摒除脑中的杂念,慢慢的阅读着。
  “……支撑灵性的三大支柱啊,仁慈的创世之主,温和的羔羊,严厉的黑暗之神,你们是世界的支柱。它的牵引需要圣洁的引导……”
  哈罗德继续往下面读去,这次他通过灵视和所继承的天赋一个字一个字的研读着。
  手册中的一段引起了哈罗德的注意,
  “污浊混沌的暗夜啊,愚昧的人类在囚禁的枷锁之中,尚达奉维护人间的狩猎者化身为物质的元素在王国之中厮杀的妖魔。
  绯红的月色,灵魂与肉体中的灵气诞生在月球之上,加百列的激情已然熟透,钟情着被它俘虏的诱惑者。
  古老的荣耀,湍流的河水在金色的光环下流淌,拉贝利的翅膀在蓝色的空中翱翔。
  胜利的战役给与丰饶的珍宝,亚纳尔的宝剑在金星上挥舞。
  美丽的生命之木,力量的源泉,万物的中心,开出鲜嫩的花朵,沐浴在米迦勒的阳光守卫之下。
  怒发冲天的火焰,一切法制的规矩,卡麦尔的正义之杖在天平中丈量。
  伟大的慈悲,纯粹而神圣的宇宙法则,基尔的宽容让灵魂在绿色的生机中得到救赎。
  至高之母的黑色创造之泉,理解万岁的土星珍珠,亚夫结的母性神光是熟透的苹果照耀世间。
  至高之父的智慧圣光,永恒的天王,纯粹的理性,拉结尔的原点。
  最后的圆满,净化的圣光诞生出神性的源泉。至高无上的冠冕在生命之木的根基,成就最终的家园之路。”
  透过传承前人的记忆,哈罗德很快弄明白上面这一段文字是在讲述狩猎人的修行之路。在传承中有一段记录,狩猎之人是服务创世之主凯亚的勇士,他们自愿留在人世间铲除妖魔,封印地狱。
  狩猎人虽有不同的血脉天赋,但是修行的基本规则基本是以生命之树为中心的。这段话里面描述了追逐神性的火剑之路的九个序列途径,依次是:
  最低的途径是王国,尚达奉是这个序列的守护者,代表着物质。
  第二个序列是月亮,加百列是守护者,代表存在的万物的基础。
  第三个序列是水星,拉贝利是守护者,代表物质合成的铸型。
  第四个序列是金星,亚纳尔是守护者,代表勇气战胜的意义。
  第五个序列是太阳,米迦勒是守护者,代表着生命之木的灵性源泉。
  第六个序列是火星,卡麦尔是守护者,代表着秩序和规则。
  第七个序列是木星,基尔是守护者,代表着圣神纯粹的仁爱。
  第八个序列是土星,亚夫结是守护者,代表着创造的知性。
  第九个序列是天王星,拉结尔是守护者,代表着纯粹的理性。
  最后一个序列则是冠冕,它代表着圣洁无比的神域,净火之天。
  哈罗德揉揉眩晕的太阳***视的状态不能保持很久,他现在的灵知不够,只能维持一分多钟的时间。
  闭上双眼,然后睁开,重复两次后,深棕色的眼眸里淡淡的血色褪去,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厚重浑浊。哈罗德心想果然灵魂被肉体束缚的感觉使人笨重。
  不愧是狩猎人的天赋传承,虽然现在的自己只能够开启一点灵知来感受前人所留下的记录信息,但是对于穿越而来的哈罗德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技能。
  如同拥有了整个莱斯特狩猎家族的历史记忆,并且利用灵知能够“通灵”,即使现在自己还不能直接沟通生物的灵知,但是在传承中他找到了一本修习通灵术的笔记《迦勒底灵域》。这些记忆就是自己的修习老师,只要一步一步按照上面的步骤进行练习,他就可以掌握“通灵术”。
  窗外的银色月光淡淡的投射到房间的地板上面,晚风中幽幽的散发出阵阵蔷薇花的芳香。哈罗德躺靠在红橡木的雕花床头板上,静静的感受着他以前从没有过的静谧。
  原来月亮也有灵力,他能够受到月光里面银色冷冽的阴森之气。即使不进入灵视,他也能通过五感细微的感受一些微弱的灵气。
  哈罗德半闭眼睛,虽然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假寐休息,但是心中却是从没有过的兴奋。想到过几天的狩猎人执照考试,他张开双眼,准备再一次进入灵视的冥想状态。
  夜晚的安宁让他很快集中注意力,额中的冷冽之气袭来,双眼逐渐微红,倒悬的生命之木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哈罗德在脑中专注的想着“通灵术”三个字,一本厚重的黄色封皮的《迦勒底灵域》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伸出手指慢慢翻开书中的第一页,上面赫然写着“索娜得·莱斯特,公元1480年。”几个大字。
  “索娜得?”看着上面用娟秀字体写成的赫尔西语,哈罗德可以肯定这部著作的作者是一位女性。
  “通灵术是一种仪式活动,我在拉尔姑姑家练习传承感知的时候发现我居然能听见海利尔的笑声。一开始我非常害怕,我以为自己可能练习错误,陷入精神的魔障。后来随着练习越来越频繁,海利尔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出现的次数就越多,甚至有时候还能够模糊的看见对面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她。天知道,她死的那天正是穿着这条最喜欢的衣裙,拉尔姑姑亲手为她缝制的生日礼物。”
  “难道是我的精神出现了问题?我害怕极了,犹豫了很久,内心的惶恐最终战胜了我的理智,晚上我偷偷敲响了拉尔姑姑的房门,告诉她这几天我看到的奇怪景象。她显然非常激动,是啊,海利尔是她唯一的孩子,那么小就因为在院子里爬树而摔死了,拉尔姑姑那时候整整痛苦了好几年。她拉着我的双手,告诉我海利尔的遗体就埋葬在园中的那颗赤阳树下。她一再恳求我让我试试能不能让她和海利尔说说话,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希望我能帮她弥补这个遗憾。”
  哈罗德内心吐槽这通灵术有点类似华夏的巫,他收敛情绪,目光下移,继续翻阅。
  “面前满脸泪水的拉尔姑姑,我真心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她让她和小海利尔最后好好告别。我答应了她,我告诉她只有在午夜时分我的感应才最为清晰。当天夜里我和拉尔姑姑来到园子里的赤阳树下,开启灵知进行感应。不一会儿,小海利尔穿着那件鲜红的连衣裙笑嘻嘻的从树后向我们走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次的她比以往每一次都更加清晰,我甚至还能看到她脸颊上的小雀斑。拉尔姑姑也看到了她的样子,她一直在哭泣,小海利尔上前抚摸她的脸庞,笑嘻嘻的抱住拉尔姑姑的腰,就像活着时候的样子。”
  ……
  “天啊,上帝凯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拉尔姑姑她从那一次之后居然迷上了这件事情,原本我的假期已经结束,我要开始去执行狩猎任务,但是拉尔姑姑这个样子我根本不放心丢下她,她每天晚上都要去见小海利尔。她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我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会不会生病。每当我想让拉尔姑姑去床上躺着的时候,小海利尔就会跑过来拉住拉尔姑姑的衣角让她去园子里陪她玩……”
  ……
  “拉尔姑姑不会原谅我的!但是不一定要这么做,希望小海利尔能够在天堂快乐的飞翔。我……我没有办法看着亲爱的拉尔姑姑一天天衰弱下去,我决定送走小海利尔。人死了就应该到另一个地方,而不是在人间徘徊不走。我也不知道怎么能送走小海利尔,我所继承的莱斯特传承并没有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这几天我去图书馆查找了很多资料,但是都一无所获。怎么办?我要好好想想办法!”
  ……
  “是盐!海盐!星期日早上邻居山姆大叔从海边度假回来送给我们一包粉色的海盐。我放在厨房的橡木岛台上面,心想中午的烤蔬菜的时候可以试试,不知道味道有什么不同。拉尔姑姑在厨房准备晚餐,小海利尔又从园子里跑进来,我想让海利尔离开厨房,要不然拉尔姑姑可能这个中午又不吃饭了。一着急旁边的海盐袋子倒在一边,里面粉色的盐粒哗啦一下撒到厨房的地板上,小海利尔尖叫的哭泣着,她的肩膀一半已经被海盐灼伤,冒着白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