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一章 回家

  南方边陲的萨丽尔小镇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这里没有喧嚣的夜市,也没有高耸林立的现代化建筑,在这里生活彷佛像是迷失在时间的一隅,温暖而宁静。
  张进背着一个灰色的牛皮筋双肩包从火车站台下走来,他如今的头发是棕色的,曾经的黑眼睛也变成绿色,连着两天两夜的旅程让他的眼里布满血丝,憔悴而干涩,看起来糟糕极了。
  原本因为失业在家睡觉的张进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名叫哈罗德的青年。而原主因为父母意外死亡正在赶回老家的路上。幸好这个世界在原主的记忆里和原来张进生活的时空有很多重合相似的地方,要是穿越到原始世代,张进估计自己连转木取火都不会的二楞青年可能直接就饿死了。
  虽然原主哈罗德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是依旧让刚从华夏穿越过来的张进感到十分不适应,他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就像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大城市的拥挤和混乱让他感到一阵躁动,如同生命的活力,是自我最好的展示。他无法想象原主的父母在萨丽尔这样的小镇一呆就是二十几年,每天重复过着一样的呆板无趣的生活。
  坐上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张进生涩的告诉司机自己家的街道住址,当他在念地址时,舌头发出让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词汇他才开始察觉到自己真的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里的语言类似于英语,也是用字母表音,记忆告诉他这是赫尔西语。
  坐在车上,张进一路望着车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原主小时候的记忆像是流水一般顿时涌入他的脑海之中。哈罗德最喜欢的海蓝冰淇淋,每次暑假他都会帮家里修剪草坪,多赚五块卢布币然后迫不及待的跑到街边的冰店去买两大根薄荷口味的冰淇淋,谢尔曼这时总会笑着说这是海蓝冰淇淋,因为薄荷味的冰淇淋颜色是碧蓝色的,就像拉尔海一般。
  出租车停在十字街口处等红灯,车窗外面飘来一阵烤肉的香味,张进知道这种孜然混合着地中海橄榄的独特味道一定是德姆大叔家的猪肉香肠,原主小时候的最爱。每个星期五的下午放学路过德姆家,他总要央求莉莉给他卖一根,他喜欢一口气把香肠塞进嘴巴,然后狠狠的用牙齿开始咀嚼它们,被火烤出来的肥油混合着猪肉在嘴巴里爆开,那种滋味别提多诱人了。莉莉看着他满嘴流油的样子总是耐心的拿出白色的帕子帮哈罗德擦嘴。
  他记得帕子上面是栀子花的香味,还有阳光晒过的甜味,原主很喜欢那个味道,直到现在原主在波什一个人租房子住,他也会去超市专门买有栀子花味道的洗衣液,但是住在城市的高楼里,没有草坪和院子,只能用烘干机把衣服快速甩干,再也没有记忆中阳光般的蓬松香味了。
  “到了,小伙子,二十个卢布币。”
  突然传来的话语打断了张进脑中的回忆,把他从虚幻中一下拉回到现实中。他嘴上应着,右手快速的朝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去,一大把皱皱巴巴的纸币被哈罗德抓在手上,他从中拿出两张面值十块的纸币递给司机,拿出背包从车上走下来。
  道路对面是一幢涂着奶黄色墙漆别墅,窗户和大门依旧是记忆里的白色,原主的母亲莉莉最喜欢的就是白色,谢尔曼只会顺着她的心意,他们可是最恩爱的夫妻。别墅周围是一圈草坪,地上的草因为春天的关系,发了许多嫩芽,张进猜想这里早上一定是刚下过雨,地面上的新草还残留着露水,一阵一阵向空气中散发出潮湿腐败的泥巴味。
  草坪的一边放着一个红色的除草机,谢尔曼或许是太着急出发去旅行,他都没来得及收拾好除草机割刀上面的杂草垃圾,要是让莉莉看到一定会好好骂一顿他,哈罗德记忆里莉莉可是最爱干净的。有时候哈罗德都受不了莉莉的洁癖,每次放学回家,要是他不换一条干净的裤子就甭想到餐桌上吃饭。
  张进一步一步朝对面的房屋走去,他的步子不快,看着与他记忆里一模一样的房子,他的内心是复杂的,原主残留在他脑中的情绪影响着他。
  时间真是一个混账的东西,它会带走一切,甚至连尘土都不会留下。张进讨厌时间,他平时总是不会去回想以前的一切,因为他知道这些回忆里的东西都还在,他根本不需要去浪费时间想念那些还存在的东西,因为只需要一张火车票,你就能重新再见到它们。而现在哈罗德和张进却再也回不到记忆中的世界了。
  记忆里的存在不见了,而他们却从来都没有练习去记忆他们,直到他们突然不见,他才发现自己的记忆因为生疏已经一片模糊。
  原主印象中的海蓝冰淇淋、德姆大肉肠、栀子花的味道都变得不一样了,它们变了,可恶的时间把这些美好的散发着甜味的记忆变成了灰色的腐败泥土,即使是在万物生发的季节都依然治愈不好它的腐朽之气。
  张进按住微微发抖的手,平复心境,压抑住哈罗德在身体里残余的情绪,慢慢拿出钥匙,鼓起勇气把钥匙轻轻的插入铜质的锁扣里,白色的木门嗞呀一声打开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是的,还是这个味道。临走的时候,哈罗德的母亲一定是在烤土豆苹果派,她最喜欢的甜点,当然也是哈罗德最喜欢的。
  每次差不多烤好的时候,哈罗德就会被浓郁的芝士香味吸引,趴在烤箱前面急不可耐的等着,苹果和土豆混合着芝士的味道任何人都能想到那是多么的诱人,没有人能够抵御它们,当然除了他们的宝贝布里,不过狗的鼻子和人的一定会不一样,所以布里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哈罗德是能理解的。想到这里,张进的内心涌起一阵哀伤,他记得哈罗德曾经怀念着莉莉的土豆苹果派,他的好朋友贝利还要他给她带上一块,可惜现在再吃不到了。
  房间依然是哈罗德离开时候的样子,张进满心疑惑,真是不知道谢尔曼和莉莉怎么能够把房子维护的这么好,天知道在哈罗德的单身公寓,只需要一天他的房间就像经历了一场地震一样,什么东西都被掩盖,一切秩序都从他的房里逃走。他甚至连每天都用的剃须刀都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