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三章 梅丽尔

  昏黄色的蜡烛淡淡的松香气息,萦绕在厚重古典的巴洛克风格的餐厅里面,四周传来清脆悦耳刀叉交碰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美好,只是……
  哈罗德无奈的瞥了一眼对面座位正在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托马斯,他满嘴油光,两眼光彩熠熠,正不断的切割着盘子里面的鱼肉,托马斯面前的餐盘已经换了三个了。
  虽然确实很美味,三文鱼肉经过大火已经煎出油脂,外焦里嫩加上少许黑胡椒和百里香调料,丝毫不显得油腻。但是看见托马斯好像几天几夜没有吃饭的样子,哈罗德一阵无力。
  很快,玛丽又端出来一个新的装满鱼肉的盘子,放到托马斯的面前,“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托马斯拿起餐巾粗鲁的抹抹嘴,愉悦的说道:“真是太美味了。你不知道和哈罗德这两天都在吃着什么,又硬又酸的黑面包,上帝凯亚!那简直就是灾难。更可气的是,原本我们晚餐时间就能到这里,我都打算好了,偏偏在路上遇到讨厌的大漩涡,耽误了行程。”
  “卡律布狄斯那家伙!?”玛丽惊讶的叫道,“她可真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东西,有次我出去买菜也碰到了她,她把我的新裙子给弄破了。你知道对我来说一件新裙子意味着什么,我好不容易才从卡夫拉商店找到一条能塞进去的裙子,可把我气坏了!”
  托马斯附和的点点头,愤然答道:“可不是嘛。我的西装也被她刮坏了。”
  一旁的卡斯礼貌的微笑道:“被宙斯偷去了身体,只剩下一张大嘴,怨气让她愤恨,化身为漩涡吞噬周围的一切。看在她可怜的份上,原谅她吧。”
  哈罗德心里想着要是自己也只剩下一张大嘴,估计也不会比她温和多少。不过要是换成托马斯……他倒是可以实现一个吃货的理想——吞噬世间一切美食。
  “上帝凯亚!”玛丽同情的用手触碰眉心,不自主的说了一句同情的赞词。
  在托马斯吃完第五个盘子里面的鱼肉时,他终于放下手中的餐具,满足的往后一靠,整个身体摊在木制的椅上。“太舒服了,今晚我预感一定能睡上一个好觉。谢谢你,玛丽!”
  玛丽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双手在灰色的围裙上擦拭两下,收拾桌上的空盘子转身进厨房去了。
  卡斯轻轻敲了敲桌上的玻璃吊脚杯,“托马斯,罗瑟里长老要你明早八点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托马斯翻了一个白眼,他本来打算明天睡个懒觉,前两天在车里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睡好。“知道了。”他不耐烦的说道。
  哈罗德在心里正想着明天如何去找求特里长老询问关于传承的事的时候,卡斯白眼看向哈罗德,温和说道:“求特里长老一般早上在古堡的后花园里,你可以到那里找到他。”
  不知道是不是托马斯的错觉,卡斯温和对他说话的样子让他感到毛骨悚然,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起来。
  吃完晚饭,托马斯和哈罗德两人跟着卡斯到了古堡二楼的客房,卡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把黄铜材质的金属匙插入到房门的锁孔里面,微微一转,木门的铜锁“咔嚓”一声,打开了。
  “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好梦。”说完卡斯嘴角上扬,挺着脊背转身走进楼道的阴影中,消失不见了。
  哈罗德推门进去,果然房间里面的装修和“温暖小屋”如出一辙,一股阴森的鬼屋气息扑面而来。哈罗德摇摇头,暗腹道:看来作为狩猎者以后必须要适应这样的暗黑风格。
  躺在床上的哈罗德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些兴奋。他反复摩挲着手中的陀螺,虽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悲愤情绪,但是这是他成为狩猎者的第一个战利品。
  托马斯躺在床上摸着自己鼓起来的肚皮,愉快的哼起不知名的小调。“是不是很兴奋?我记得我当时第一次狩猎的时候也是这样。”瞥见哈罗德手里的陀螺,托马斯悠闲的说道。
  哈罗德颇为感兴趣的问道:“你第一次狩猎的是什么?”
  “一个狮兽。”托马斯感慨的回忆道,“你不知道那可真是一个大家伙,不过它的口臭真是太让人恶心了。我现在还能记得那个酸腐的菜味。也不知道它平常都吃些什么,哦,对了,明天你如果要见到求特里长老,记得千万别告诉他你猎杀了卡律布狄斯。”
  哈罗德疑惑的皱起眉头,“为什么?”
  “上次我不是说过狩猎者要领一块牌子吗,那个其实是狩猎执照,没有执照就私下狩猎的是触犯《狩猎章程》的。我记得要受到一个处罚,具体是什么……禁猎两年吧,好像是这个。”托马斯喃喃的答道。
  哈罗德放下手中的陀螺,坐直身体,认真的问道:“执照需要考试吗?怎么才能得到?”
  “反正当时我继承了天赋和传承之后,家族里的长老就把我送到协会。当时有个答辩,问我一些狩猎的问题,然后执照就被秃鹰带到我们家了。”托马斯带着自豪的表情回答。
  “就一个答辩?”不敢相信这么简单的哈罗德困惑的说道,“不用实战吗?”
  托马斯慵懒的躺在床上,伸了一个拦腰,“好像不用吧,反正我不记得有实战。”说完他打了一个哈欠,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阵,睡着了。
  哈罗德一夜无梦,一大早托马斯挣扎的从床上坐起来,慌乱的找了一件新西装穿好出门去找罗瑟里了。哈罗德被他吵醒,想到等下也要去花园,顿时半点睡意也没了。
  早上卡斯给他们准备了简单但却不失丰盛的西式早餐。当哈罗德下楼来到餐厅的时候,餐桌两边各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人一头烈焰般的火红色长发顺滑披散在肩上,闪耀着宝石般的光泽。还未消退的婴儿肥让她的脸更加圆润可爱,粉嫩的皮肤镶嵌着一双蓝色的眼睛,如同阳光下的海水涌动着光亮。她像是正在和对面的男人争执,脸颊因为急促的呼吸浮现出淡淡的红晕。
  哈罗德猜想她可能是昨天卡斯嘴里提到让托马斯安静如鹌鹑的梅丽尔小姐。
  “新来的?那一定是莱斯特家族的。”看到哈罗德走下来,红色长发的女人停下话语,转头望向哈罗德微笑的猜测道。
  她对面的男子随着女人的眼神一同望过来,哈罗德心里一跳,要是刚刚的女士是少女一般的可爱,那眼前的这个银发男子却如同鬼魅,冷艳的让人窒息。他披着一头银色长发,紫色的眼眸像深潭彷佛要把人牢牢的吸引进去。病弱白皙的皮肤稍稍发青,隐约能看到藏于皮下的血管。他的身材非常纤瘦,像是随时会被大风吹走。
  哈罗德礼貌的点头向两位示意,随后他拉开男子旁边的餐椅坐下。
  “我是梅丽尔·查尔斯,这位是伊洛·莱恩德加。”梅丽尔嘟着小嘴向他介绍起来。
  “哈罗德·莱斯特。”
  梅丽尔一幅猜对的神情,她拿起桌上的柳橙汁喝了一小口,突然想起什么,大叫道:“莱斯特,托马斯那个啰嗦的家伙是不是和你一起到的?”
  “他一早就去找罗瑟里长老了。”哈罗德拿起手边的刀叉开始切割陶瓷盘里面的培根鸡肉肠,烟熏的香味混着鸡肉的滑嫩,一些黑胡椒撒在上面,味道的层次更加丰富。
  “昨天晚上我就知道,要不是我已经洗了泡泡澡准备睡下,我肯定要出来教训教训他。我知道他一定对你说了乔治的坏话!”梅丽尔握起小拳头,气愤的小脸涨的通红,微微卷曲的红发随着她的气息有节奏的上下律动,十分可爱。
  哈罗德尴尬的笑笑,现在他才知道昨晚卡斯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说那句话给托马斯听。不过乔治·索尔居然是梅丽尔的偶像,看来这个游离于九大家族之外的狩猎人肯定非常强大。
  吃早餐的时候,莱恩德加一直沉默不语,他盘子里面的食物也没有怎么动过,只是一直在喝红葡萄酒。哈罗德禁不住好奇,一大早就喝这么多酒,不会醉吗?
  梅丽尔像是知道哈罗德心里面的想法,她右手拖着圆润的下巴,眯着眼睛解释道:“伊洛这个人是个大冰块,我们几个就属他不爱讲话,哦,也不是不爱讲话,他喜欢和死人讲话。所以他不理你……嗯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伊洛冷冷的看了一眼哈罗德,高举起酒杯向他敬了一杯红酒,哈罗德连忙拿起桌上的柳橙汁回敬过去。
  “莱斯特,等下我们准备去古堡后面的黑森林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你要不要一起?”
  哈罗德想起等下自己还有事情,礼貌的拒绝道:“谢谢,不过我准备吃完早餐去后花园找求特里长老,恐怕是不能和你们一起了。”
  梅丽尔和伊洛听到哈罗德的回答,很有默契的惊呼道:“上帝凯亚,祝福你!”
  哈罗德内心一惊,他居然和自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