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地狱狩猎人 > 第十章 变故

  第二天一早哈罗德就醒了,他拿出昨晚买的黑麦面包一个人坐在床上啃起来。经过一晚上,面包变得又干又硬,已经失去了水分,让哈罗德感觉难以下咽。
  托马斯揉揉眼睛,神情发呆的看着哈罗德,嫌弃的说道:“看着你啃面包的样子,我一点都不想起来。”
  哈罗德没有理他,三两口吃完面包,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下,艰难的把喉咙里面的硬物吞进胃里。
  “再开大半天,傍晚估计就能到协会了。”说完,托马斯懒洋洋的从床上坐起来开始洗漱。
  想到协会,哈罗德心里还是充满好奇的,“狩猎家族传承的事情,协会知道多少?”
  托马斯一边在嘴边涂上剃须膏,一边说道:“每个家族在协会都有自己的长老,……我记得你们莱斯特家族的长老是求特里,不过我和那些老古板不熟,你到时可以问问。”他说完,拿起盥洗台上的剃须刀一点一点往脸上刮。
  很快,哈罗德和托马斯继续开车向北边的巴斯托行驶。今天的公路上面甚至看不见一辆汽车,86号公路就如同一个永无尽头的甬道,一直向前。
  “到协会还有别的路吗?”哈罗德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无聊的问道。
  “没有,只有这一条,还是协会出钱自己搭建的。除了开车过去没有别的途径。要是有飞机我可不愿意开几天几夜!”托马斯抱怨起来,“要知道虽然狩猎一族历史悠久,但是大部分人类是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协会规定一般情况下我们的行动要对外保密。所以很多家族在外都有自己的产业,一是掩护,二嘛,人还要赚钱享受生活不是吗?比如昨天和你说的,哈雷家族在建筑行业很有名声。希尔那个老古板主要经营酒店,莱尔德加那个变态是做电子的……不过还有家族什么有参与,你们莱斯特家以前听说是经营餐馆的,我还去吃过几家,味道算是还不赖吧。”
  哈罗德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有经营餐馆?记忆里谢尔曼和莉莉只是很喜欢烹饪而已,他们在哈罗德小时候经常会做些好吃的点心,记忆里的烤土豆苹果派是最香的。
  如果按照托马斯说的莱斯特家族以经营餐馆为生,那这些家族餐馆现在是谁在经营?想到这里哈罗德只觉得自己对于莱斯特的事情完全不了解,更加告诫自己要谨慎小心。
  ……
  天边一阵炸耳的轰鸣声打扰了哈罗德的美梦,早上起来的太早,哈罗德在吉普车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当他从副驾驶座上坐起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停在路的一边,而原本应该在驾驶座位上的托马斯却不见人影。哈罗德心里一紧,他的车钥匙还插在车上,后备箱里面的行李也没有拿走,哈罗德迅速从腰后面抽出摩撒之刃紧握在手中,他打开手机上面显示没有信号,五点十分,按照托马斯的计划傍晚应该快到协会了,可是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公路,哈罗德预感事情恐怕没有那么顺利。
  推开车门,小心的从车子上走下来,他抬头环顾四周发现除了道路两边的碎石块和杂草之外,空无一人。狂啸的北方呼呼的刮着,刚刚从远处传来的响声很快淹没在风中。
  握着摩撒之刃哈罗德警惕的慢慢向前面移动,沾着露水的草地很快打湿了他的裤脚,贴在皮肤上变得又硬又冷。他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双脚,希望能够减少身体上的不适。
  “托马斯!……托马斯·哈雷!”
  哈罗德张开嗓子向远处喊道,回应他的只有空中偶尔飞到脚下的几片打湿的落叶。继续一个人向前走着,刺骨的冷风吹得他鼻尖通红,哈罗德拉上皮夹克的拉链,翻起衣领企图阻止它们从空隙中钻入自己的身体。
  路边单调的景色让哈罗德心生烦躁,他感觉自己就像陷入迷宫之中。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托马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不知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哈罗德握着匕首的右手,手指微微发白,他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看到不远处停在路边的黑色吉普车,哈罗德心里一阵绝望。他快步走到车前,里面依然没有见到托马斯。
  “鬼打墙?”哈罗德想起以前在华夏听过的鬼故事,自己难道是撞鬼了?心中的不祥又扩大几分,哈罗德刚刚是向着车子左侧的方向一直往前,他准备试一下沿着公路的方向,如果这次还是回到这里,那情况就糟糕了。
  他从地上捡了几块体积较大的石块,把它们一个个堆放在车子旁边,另外他还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一条毛巾压在石头下面。做完这些哈罗德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如果是沿着公路一直开,按照托马斯的估计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带着渺茫的希望哈罗德启动车子,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黑色吉普车奔跑在86号公路上。
  ……
  “该死!”托马斯提上裤子,嘴里嘟囔了一句。他只是停车到旁边方便一下,却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原地打转。他最讨厌湿冷的天气,自己的呢子风衣还放在车里,身上只穿一件西装的他现在已经浑身哆嗦,他可以想象自己的嘴唇一定冻的像吃了爱丽丝魔法变色糖一样,是乌紫色的。
  “真想马上钻进车里喝一杯热热的咖啡暖暖身子,也不知道哈罗德睡醒了没有。”想到这里,托马斯还是决定快点找到车子和哈罗德,要不然自己晚上可能赶不及开到巴斯托了,他可不希望在这样的天气里窝在车上睡一夜。
  托马斯从西装裤子外侧的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和他想的一样没有信号,四周的风刮得更猛烈了,他从白色衬衣里面掏出一个小的项链吊坠,吊坠的形状类似一个十字架,但是在原本十字架的上面还多了一横。
  托马斯用双手捧住十字架形状的吊坠,嘴里开始默念咒语,他的眼眸颜色变成了深棕色,放开双手之后,吊坠没有回到他的胸前,而是始终漂浮在空中。托马斯嘴里默念“黑色吉普车”三遍之后,吊坠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缓缓向他所在的北边飘去。
  托马斯跟随着吊坠一起移动,他的步伐稳健,丝毫不显慌乱。即使空中刮着大风下着暴雨,他依旧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脚步随着风暴的来临越走越快,他并不因为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色而懊恼,他知道现在他的视线是虚幻的,眼前的一切都是诱惑他迷失的幻象。
  途中,他好几次经过他刚刚方便的地方,等到他再次经过这里,终于这次在公路边上出现了一个刚刚没有见过的石堆。
  托马斯停下来,拾起被石堆压在下面的一条蓝色毛巾,他的嘴角向上抽动,“这个臭小子居然自己开车跑了。”说完他认命的重新拿出吊坠,重复一边刚刚的咒语,吊坠又一次漂浮在空中,托马斯在心中默念“哈罗德”三遍,吊坠一开始在空中打了一个圈,然后在石堆的上方定住。
  托马斯没有着急,他的眼眸再次变深,胸前的吊坠随即开始漂浮,这一次还是跟上次一样,往四周转了一圈,只不过这个圆圈比刚刚的范围大些,最后还是停留在托马斯脚下的石堆上面。
  “咦?洛林是不会错的。这里应该就是激流漩涡的中心,哈罗德应该就在我的面前!”
  把吊坠重新放回到衬衫里面,托马斯抬起手腕看了下腕表,“七点了,动作要快点了。我可还想去协会蹭个晚餐呢。那里的牛油柠檬汁鲑鱼还是挺不错的。”
  说完,他静下心,双手呈三角形状合十在一起,一道灰色的雾团从他的眉心溢出,雾团一出来就围着托马斯身边打转,兴奋的飞来飞去。
  “赛斯蒂安,安静些!”听到托马斯的呵斥,雾团原本圆圆的形状一下就塌扁下来,无精打采的耷拉在他的肩膀上,讨好一样的往身边蹭去。
  “我能不能吃到肥美的鲑鱼可就靠你了。”听到这话,雾团灵性的上下跳动,像一个孩子一样高兴的点头一般。
  “去吧,找到哈罗德。”
  听到命令,雾团高高一跃,跳离托马斯的肩膀朝面前的石堆飞去,它跳到最上面的一个石块,发出“叽叽”的声音,
  “我知道他在这,但是被某种力量遮盖住,现在看不见他。”托马斯安抚的拍拍雾团,无奈的说道。
  雾团似懂非懂的跳了几下,突然它飘到石堆之上,灰色的雾团往自己的中心一缩,体型变小成了一个黑色小圆球,从它的身体上伸出无数的黑丝线向四周的空气中延伸出去。
  天上的狂风在黑丝线伸出触手的时候更加猛烈,呼啸的暴风在空中扭曲成型,竟变成一个空气漩涡不断的旋转,狂风围绕着托马斯的位置不断的怒嚎,他身上的西装被气流割破,划出一道道裂痕。托马斯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风暴,低沉说道:“卡律布狄斯,别惹我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