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棉袍子君休换 > 关于木棉诗意

  申请的修改权限即将出消息,不知道发什么保投资了,闲聊一下自创的木棉诗吧。
  【寻棉】:
  待来世,我愿成为一朵木棉,
  不为在枝头惊艳你的芳华,
  只为默看并驻守尘世间的浮夸。
  当四月即逝还抽出花蕾的枝芽。
  我静静安身在枝头,
  看到你脉脉凝望地回眸。
  那刻你为我转身的模样,
  划在了永不轮回的时光。
  待木棉落尽旧城繁华逝尽,
  我悄然无声被埋入你踏过的泥土里。
  没有人会发现这朵红木棉为你而开,
  也没有人会探寻它沦陷以后归向何方。
  这首诗在小说中我把它作为向冬漾写给姜晓棉的诗,文笔不太好,毕竟是2014年的诗了,现在看来想大体修改融入小说中,但是一想向冬漾本就不擅长文科,不需要多工整优美词藻的诗去衬他,所以就一字不改了。当然,也为我文笔不好而找懒的借口。
  还有一首古体诗,去年记录于我QQ空间的日志,现在发来给读者们取笑一下:
  了望南国木棉新,
  仙翻染茜使妆成。
  何来好意歇花满?
  不愿风催迟叶声。
  作诗兴趣来源:
  最近仿佛是中了《中国诗词大会》的毒,看着近日木棉花的盛开,我也学人做了诗。很多年以前我也颇喜欢诗词只因与现代格格不入,也就丢开了。偶一看诗词大会,庆幸我的诗词储备量不仅仅限于语文课本上学过的诗。最记得读三年级那时候,报过学校的寒暑假兴趣班,我当时随便选了个书法班,每天都要花半天在学校练字,练的正是些古诗词,如今我都不记得,为何字没怎么练得好看,古诗到是记得一大堆。后来2013那年买了本古诗词大全,从先民牧歌到诗经楚辞,从汉词再到魏晋南北朝古诗,最后唐诗宋词,清朝的诗就相比之下较少。遇到喜欢的背一下,不喜的就读一下。厚厚的两本书呢可随着我到至今,连书都发霉了。所以呀,每首诗,我都能记得它是以什么样的来源方式储存在我的大脑里。
  若喜爱诗词,《红楼梦》是最值得读的。这本巨著是诗词最多的一部诗词,曹公的文笔很伟大。优秀的诗篇上至薛林两位,稍次则湘探两位,下至宝玉香菱。所以读者们就老纠结的一个问题:到底是林黛玉的诗写得好还是薛宝钗的诗写得好?(诗词大会中对于这个问题,康震老师说了“那不都是因为曹雪芹写得好”)。其实李纨他们评诗都因为林黛玉的诗较伤感而以薛宝钗的诗为尊,我也是这样的心思。一味觉得林黛玉的《葬花吟》和《桃花行》太过伤感而有些排斥她的诗,还没看完《红楼梦》之时,这两首长诗我也能够背出,但我更极为喜爱薛宝钗的诗,那句“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以及“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能玉无痕。”,还有每当看到螃蟹,就想起宝钗的“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而在《中国诗词大会上》,看到有关于薛宝钗的《螃蟹咏》以及《柳絮词》出题,我也很是激动,当然,答不出来的人都是没看过《红楼梦》的人。
  我作为一枚红迷,凡是《红楼梦》中出现过的诗,没有没背过的只有没背熟的。
  木棉诗意来源:
  自古诗人们咏物都一样,爱极了才咏,喜爱菊花的则咏菊,爱极了梅花的则咏梅...因为只有足够去喜欢某一件事物,才会乐意起诗去咏,去歌颂。而我爱极了木棉,而著名的诗人咏木棉的少之又少。于是,我一时兴起,完成了我的“处女作”...
  【了望南国木棉新,仙翻染茜使妆成。何来好意歇花满,不愿风催迟叶声。】这首诗我主要是根据木棉花的节令特点来写的。“了望南国木棉新,仙翻染茜使成”,“南国”一词,不陌生,起源于王维的那句“红豆生南国”。因为木棉是适暖的一种植物,故生长在南方。在广州这样的暖乡的确是木棉城,而在北方,看得了白雪纷飞,肯定看不到满城红木棉,故“南国”用义如此。“木棉新”一词,“新”字则是指木棉轮回又重新生长,植物嘛,就像人类一样都有新陈代谢的一个过程,木棉也一样,遇冬败落逢春又生。冬天的木棉树光秃秃的,少部分黄叶残留在树上。等到三月春天一到,乍然花开。后句“仙翻染茜使妆成”,茜字要读“欠”音,茜是一种红色,这个字来源于《红楼梦》中一个名字“茜雪”,名字意义谐音“欠血”,曹公在《红楼梦》里也不止一次用茜字代表红颜色。我翻阅到“染茜”是一种染红色的草本颜料,故此用来表示,满城的木棉,就像天上的仙女打翻了颜料落染而成。
  回过头来讲“了望”这个词,同眺望,遥望一样的意思,而“了望”这个词相对就比较陌生。眺望,遥望都是视线很广的一个词,“了望”则似“一目了然”让视线更加清晰,又合了平仄,所以我较中意“了望”一词。
  “何来好意歇花满,不愿风催迟叶声。”前半句诗之前我曾经很中意“何来好音歇花满”,“好音”指动听的音乐,杜甫曾经写过“隔叶黄鹂空好音”,“好音”指黄鹂的歌声优美,转弯试想一下“:好音”应该也有佳音的意思,我查了一下百度,果真是这样,便对这个词很是欢喜。
  “歇花满”指木棉花开得很盛,“歇花”也是我斟酌很久的自创词,歇字指很短的一段时间,歇花,我意指花期很短,整句连起来的意思就是:“是哪里来的好消息让这样花期短暂的花开满了枝头?”下句就勾出了回答:可谁又希望听到风催那迟生叶子的声音呢?(潜意思就是:还不是因为叶子生得迟)这是一个关于木棉树的节令知识,木棉树是先开花后长叶,新叶长出以后,花朵逐渐从枝头凋落,也就意味着叶子生长,木棉花也就“死到临头”了。所以要先知道木棉先开花后长叶,“叶生花随风”的意思才能理解我写这两句的含义,否则读的人将一头雾水,不明我表达的词意。我将风声拟人化,仿佛是催促迟叶的生长的声音,故此不是“生”而是“声”,这样更显出一静一动的景象,上句花开为静,下句风声为动。生怕你们以为前面我说过迟叶生长,理所应当是“生”,实则不然,确切地说我隐藏了“生”,用了“声”。
  这诗也有让我满意而又改不了的地方,比如“何来好音歇花满”其中“音歇花”三字连着阴平,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意境去改哪个字。这样的例子也有,比如苏轼的“正是橙黄橘绿时”也连三字都是阳平,既然有例也可忽略不计,但是很快又有一个难处,“音”字又和下句的“催”字撞了平声,这得必须要改了,否则这两句的平仄都没有互补,如何读得通顺。
  想了好久,真的没有哪个字更适合去替换“音”或是“催”,不论改哪个,意境都要破坏掉其中一个,索性将“好音”换做“好意”一个声调之差,而“好意”并非是通俗的好心的意思,这样句意不就变成了“是谁这么好心让木棉花开得那么绚烂?”这样的翻译肯定是来搞笑的!这个“好意”是指授意,传意的意思,转换一下思路,也有消息的意思在里头。虽不及“好音”意境动听,但是这是我想到能接受的词,也就这样敲定了。
  最后来想题目,随便一点,有古人曾用“木棉花歌”为题,我也以此为题吧!不管以什么为题,这也不就重要了,连李商隐还曾经那么多首诗为“无题”呢!更何况我的诗又不需要给后人背诵,没有题目妨碍不了什么。
  现在接收读者建议,请留言……